深淵 (遊戲王世界觀)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遊戲王卡圖故事:深淵世界觀
這是一個編輯中的條目,歡迎有興趣的決鬥者加以補完。
條目内所有提及設定圖的部分都能點進外部連結查看檔案,以補足設定資料

その邂逅かいこう運命さだめか、必然ひつぜんか?

深淵しんえんなる世界せかいきざまれし、

追憶ついおく物語ものがたり

解說

  • 深淵系列是由Konami發行的遊☆戯☆王OCG的卡包第11期(1101-1112)的系列
    • 與【DT世界】、【龍劍士】(第9期)、【星遺物】(第10期)一樣,都是以卡圖上的牌組怪獸為藍本展開的背景故事
    • 通過卡圖資訊和官方設定集交代世界觀和劇情走向,因此世界觀下會涉及不同牌組,牌組之間亦存在部分關聯性
    • 雖然由於第一幅牌組的關係最開始常被玩家叫做「教導世界觀」,但根據官方宣傳介紹以及SD43的描述來看「深淵世界觀」更爲準確
  • 目前包含的系列有:【烙印らくいん】【教導ドラグマ】【鐵獸戰線トライブリゲード】【守寶妖精スプリガンズ】【絕望戲曲デスピア】【相剣そうけん】【氷水ヒスイ】【鬥獸神セリオンズ】【雷精靈スプライト】【深淵之獸ビーステッド
    • 故事則圍繞《亞路白斯的落胤》與《教導的聖女 艾克蕾希亞》的冒險為核心展開
      • 由於每一期的卡包和卡片,除了新系列以外所有單卡都是在晚上8點釋出情報,因此也被戲稱為「烙印八點檔」
    • 有趣的是其中【教導】【鐵獸戰線】【相劍】【烙印】[1]【鬥獸神】【雷精靈】【深淵之獸】推出時都在OCG環境中位於主流牌組的位置,整體實力可謂是強勁。

背景故事

  • 各條目會依次以發行時間介紹各個教導世界觀下的牌組以及背景故事、牌組風格,詳細介紹請參閱條目。
    • 下述背景介紹均出自《VBEX2021》《VBEX2022》《VBEX2023》。
  • 因各個勢力的背景介紹在各個卡組條目有收錄,此處的劇情介紹便不收錄勢力單獨的背景介紹。
    • 補充包1101-1110的劇情部分在【教導】-【深淵之獸】條目亦有收錄,若已從其他條目觀閱劇情,請跳轉至#最終決戰的開幕:死線即可。
第一章-閉鎖的大陸(1101-1104)
以下為隱藏的內容

閉鎖的大地

這是一個因眾多團體之間相左的信條而充滿著爭端的世界。

在這無止盡的鬥爭的中心,少年與少女奇迹般的相遇激起了能够左右紛爭趨勢的波紋。

與外界隔絕的大陸

連通深淵的巨大的异次元之門「空洞」自古出現於此,它如同災禍一般侵食土地與眾生,卻又仿佛施恩似的播散無人見過的兵器、遺物和蘊涵力量的結晶。

在此地生存的人們為了守住那為數不多的資源而互相爭奪,不知何時開始便以種族為繩區分敵我。

於是用這種管道團聚在一起的人們成立了眾多的國家和組織,就這樣度過了群雄割據的年年歲歲——

閉鎖大地的住民:教導國度


名列恩享榮光教導騎士團者。聖文六百六十六項當刻於魂,當日日誦諸暉下。

「教導國家 多拉格瑪」位於大陸的極北之地,這裡也是神眷之地。

被賜予國民的聖痕會給宿主帶來被人們贊稱為「奇蹟」的特別力量。

隸屬於享有榮光的教導騎士團的是其中能够表現出尤為强大的奇蹟之力的人,他們趕赴同沒有聖痕寄宿的獸人、妖精之類的所謂「邪教徒」們廝殺的戰場。

由於擁有强大奇迹之力的兩位聖女「艾克蕾希亞」和「芙露德莉絲」的出現,「多拉格瑪」在這一代迎來了鼎盛之時。

在「多拉格瑪」與「鐵獸戰線」的鬥爭之中突然出現的少年


來自各方獸人組成的義勇軍——「鐵獸戰線」為瞭解救出在此前的戰鬥中被俘虜的夥伴們,决心開啟人質解救作戰行動,最終踏入了「多拉格瑪」的聖地。


但就是在這時,隱藏著恐怖力量的龍突然從「空洞」中現身。

雖然巨龍在芙露德莉絲的一擊消去了身影,但是一名負傷的少年卻留在了原地——


龍的身影消失後出現的黑衣少年。在身受重傷、幾近失憶的他身上,隸屬於教導的「聖女」艾克蕾希亞以一顆慈愛之心庇護著少年,卻因所行之事違背教義而遭彈劾。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鐵獸戰線」,在因命運的玩弄而失去容身之處的少年與少女身上,看到了被部族排斥而陷入生死邊緣的過去的自己。

於是他們決定出手將其保護起來,在一番抗戰之下衝出重圍,將二人都帶去了自己的據點。

連記憶都已然失去、連自身都無從信任的少年,在他們對本該以刀劍相向的「艾克蕾希亞」的溫和對待之下,也開始明白了信賴所謂何物。

然後,修萊克遞給了少年能够證明自己身份的機械伯勞鳥,指引他帶上少女,前往大砂海與自己的夥伴匯合。

在閉鎖的大地之上遍歷,少年與少女的物語——閉ざされた大地を渡り歩く、少年と少女の物語—

與「守寳妖精」的相遇


大砂海黃金戈爾貢達————

目光所及之處皆是廣闊的天空,皆是無垠的砂海,再免費贈送一點點大到嚇人的怪物

在怪物們經過時留下的痕迹「空洞」看起來好像會以异常的頻度頻繁出現,然後冒出來很多似乎是財寶和工業品的東西。

而他們為了追求更大、更高、更絢麗的燃燒也是不惜挑戰,通過與發掘出的機械融合來點綴自我,每天都重複著砰砰啪啪的生活,直到極限方才停下。


笨拙的二人在從未經歷過的旅途中慢慢地培養著情誼,最終在大砂海中與「守寳妖精」相遇。


「守寳妖精」本想要粗暴地接待訪問大砂海的外鄉人,但是琪德注意到了機械伯勞鳥,於是把他們從險境中救了出來。


在想辦法完成了危險而絢麗的所謂「入團測試」任務後,財寶團團圍住的二人就被接納為「守寳妖精」的成員了。


二人經歷了一番苦鬥,正要被「守寳妖精」接納為夥伴,但是就在這時,可能是因為感受到了地面上的騷動,巨大生物「戈爾貢達」伴隨著地鳴突然從地下出現——

以「大砂海」為巢的怪物「戈爾貢達」現身了!


從那巨大的身軀中發射出的與「空洞」同源的能量,在那似乎能吞下「空洞」的龐大身軀中散發出的能量影響之下,讓少年變身成了恐怖的龍——「烙印龍 艾爾比翁」…


於是在「戈爾貢達」與「艾爾比翁」之間,足以動搖天地的死戰開始了……


即便是琪德開發的試驗機也沒能封锁這兩隻怪物交戰,就在他們覺得要陷入大危機的時候,一束巨大的雷霆擊穿了「戈爾貢達」。


在不遠處出現的出手相助之人「妖眼的相劍師」看似陌生,卻是艾克蕾希亞最熟悉的人物——芙露德莉絲!

另一邊,「多拉格瑪」喚起了新的奇迹……!!


…就在死戰展開的同時,身處「多拉格瑪」的大神祇官仰頭望天,在滿心歡喜帶來的顫抖之下行使了奇迹。

值此之際,福音之時,已然到臨。

第二章-深淵的大陸(1105-1108)
以下為隱藏的內容

深淵的大陸

少年與少女在「教導國家 多拉格瑪」相遇,席捲他們的命運風浪又把眾多的種族捲入,逐漸地膨大、激烈起來。

少年與「艾克蕾希亞」的故事

從异次元之門中出現在「多拉格瑪」的龍被教導騎士團討伐,變成了少年的模樣。

正巧在現場的「聖女艾克蕾希亞」以被彈劾的覺悟將少年庇護下來。

他們在曾是敵對勢力的「鐵獸戰線」的幫助下從絕境中逃出生天,一同决意踏上了流浪的旅途。

「在「多拉格瑪」相遇的二人抵達了「戈爾貢達」

少年少女從「鐵獸戰線」手中得到了機械鳥「梅柯列」,在它的指引之下二人抵達了「戈爾貢達大砂海」,並且被「守寳妖精」們作為同伴接納。

二人在此得到了片刻的休憩,但是在暫時放弃了他們的「多拉格瑪」的土地上,卻正在進行著可怕的儀式……

大國「多拉格瑪」的終焉:福音之時

「大神祇官」在「教導國家多拉格瑪」的聖地舉頭望著天空。


他終於得償宿願,準備開始實行儀式。

那是讓長久以來一直被妄稱為「聖痕」的、将國民身上寄宿著的「烙印」覺醒,讓黑暗之力從被開放的「空洞」之中噴發而出的禁忌之事。


隨著「大神祇官」把本來交叉著的雙手緩緩打開,天空上那如巨顎般張開著的「空洞」之中也散發出了覆蓋全國的波動。

片刻之後,國民、士兵、整個大國「多拉格瑪」,都盡數變異成了「慘劇的演者」的形貌。

原来,「大神祇官」施加在國民身上的「聖痕」,是為了福音之時而寄宿的關閉著的「烙印」。

刻在肉體上的「烙印」會被儀式打開,化為「空洞」。


在儀式的波動之下,曾經名為「多拉格瑪」的這片大地開始割裂,從下方浮上了充滿了災禍氣氛的形似巨大城堡的物體。


然後,從已經變成了「凶導的白騎士」的那些神器之中,又爬出了一隻絕美而可怖的怪物。


沐浴在歡喜帶來的顫抖之中,「大神祇官」也將黑暗之力納入了己身,變成了「大導劇神」。


於是,方才還在與教導騎士團展開死戰的「修萊克」等人所構築的戰線,在「絕望戲曲員」們的狂亂猛攻之下崩潰了。


有一位少年從上空眺望,仿佛觀劇一般將散佈在「多拉格瑪」的狂亂盡收眼底。

仿佛在獨自享受著這幕場景的少年變成了道化之龍,讓自己也登上了這個慘劇的舞臺。

福音的影響:大砂海的激鬥

在福音儀式的影響之下,從未有過的巨大「空洞」被打開,從那之中發散出的能量也傳遞到了遙遠的「大砂海」。

於是,能够吞食「空洞」化為己用的「大砂海」的霸主,「霸蛇大公戈爾貢達」在能量的影響下被狂暴化。

然後,也不知是偶然還是必然,感受到那餘波的少年也變成了火紅而熾熱的「艾爾比翁」,陷入了狂暴狀態,就連夥伴們也被捲入其中。

拯救絕境的再會:相劍師,從天而降


就在「艾克蕾希亞」陷入絕境之時,貫穿天空的雷霆奏響,「戈爾貢達」在這一擊之下失去了聲響。

在為之喝彩的「守寳妖精」們的眼前現出身影的是原教導騎士團的成員「提歐」與「亞丁」,以及曾經身為聖女的「芙露德莉絲」。

她察覺到了被「大神祇官」所隱藏起來的目的,雖然來自神徒的執拗襲擊讓她身負重傷,但還是找到了封印「聖痕」的手段,趕來馳援。

現在站在這裡的,是得知「艾克蕾希亞」被流放後,與「多拉格瑪」一刀兩斷,並且封印了「聖痕」的「妖眼的相劍師」!

二人之間成長的牽絆: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


直面著在「戈爾貢達」沉默之後依然沒能停止暴走的「艾爾比翁」,「艾克蕾希亞」一步接一步地向前走去。

少女的心中沒有膽怯,有的只是對眼前的少年的信賴之心。

在呼喊著由艾克蕾希亞所贈予的名字的聲音中,少年取回了自我。


這漫長的旅途之中收穫的無數回憶,走過的路途萌生牽絆,讓二人之間的感情變得更為強韌。

被「多拉格瑪」追殺,一同經歷了行至「大砂海」的旅途的二人。

艾克蕾希亞向連自身的名字都已經忘卻了的少年,贈予了一個象徵著「白」的名字——「亞路白斯」。

那純白無暇的心靈,今後將會填滿回憶。顧念著未來,少女將名贈與少年。

那名所揭示的,究竟是囚禁於黑暗中的過去,還是閃耀著光輝的未來?

大砂海的冒險結束

於絕境中現身的「芙露德莉絲」告訴他們,為了封锁「大神祇官」的凶行,自己會要回到母國「多拉格瑪」。

另一邊,在得知了「聖痕」是詛咒的「烙印」之後,「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為了封印「烙印」而决心踏上新的旅途。


他們將要前往靈峰,那裡有救下芙露德莉絲等人的人們正在等待著他們。

帶著「琪德」為他們準備的新裝備,以及飽含了「守寳妖精」心意的錘子形態・小火箭,二人啟航。

二人抵達的聖地:霞中的大靈峰


從「大砂海」離開的「艾克蕾希亞」乘在化為龍的「亞路白斯」背上,向「芙露德莉絲」所述的方向前進。

突然,他們的身前被烟霞所完全籠罩。 他們在這連眼前的事物都無法看清楚的烟霞之中,拼命地飛行著。

終於,仿佛不屬於這片大陸的幽玄群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


在二人的視線中展開的「大靈峰」,是只有被選中的人才能抵達的聖地。

與「相劍師」的相遇:靈峰的守護者

在抵達了「大靈峰」的二人眼前出現的,是以身攜輝劍的幻獸體軀,守護著靈峰的「相劍師」們。

在他們所屬的相劍門中,傳承著將「相」,也就是自己內心的模樣,依靠一種被稱為「冰翠水」的只存在於靈峰的能量映射出來,並且昇華為劍的形態的技藝。


「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被帶到了「相劍師」的首領「相劍大公-承影」的面前,在經由能够明辨正邪的「相劍瑞獸-純鈞」的「相劍角」認定了資質之後,被授予了踏入靈峰秘境的資格。


在得到了「承影」的許可之後,二人前往靈峰的中心部分,在那最深處目睹了美到令人窒息的冰與水的世界——那是如母親一般的「伊尼恩克雷多爾」。

在那水底隱秘地存在著的是這片土地上的「冰翠水」能量的源泉,「大靈峰」也正是因為由此生出的烟霞才得以在外界之中隱藏。

「伊尼恩克雷多爾」孕育出了作為自身的小顯現體而存在的「冰翠水帝柯斯莫庫洛亞」,而「冰翠水精」又由「柯斯莫庫洛亞」孕育而成。

「柯斯莫庫洛亞」又將「冰翠水」的力量授予了「相劍師」,讓他們成為了守護靈峰的劍。就這樣,「伊尼恩克雷多爾」與外界隔絕,被一直守護著。


遠遠地察覺到威脅靈峰的力量的「冰翠水」與「相劍師」,迎來了作為與威脅對抗的關鍵的、來自外界的「艾克蕾希亞」等人。

在「冰翠水」的加護之下,她們得以暫時防止身上的「聖痕」墮落成「烙印」。


但是,仿佛連她們的這點努力都要嘲笑一般,「絕望戲曲」開始了暗中行動。

惡意襲來:使徒們的邂逅

「大導劇神」通過「烙印」的覺醒獲得了淩駕於「伊尼恩克雷多爾」之上的力量,看穿了靈峰的烟霞,將「絕望戲曲」的軍勢送到了靈峰之下。


與此同時,「龍淵」奪走了「莫邪」的「相劍」,向「伊尼恩克雷多爾」發起了襲擊。


將兩柄「相劍」統合為一後,回歸了本性的「七星龍淵」盯上了「柯斯莫庫洛亞」的性命。


趕來馳援的「承影」與「柯斯莫庫洛亞」孕育的守護獸「翡翠靈翠鳥」一同,開始與「七星龍淵」展開了激鬥。

來自「龍淵」的叛亂與「絕望戲曲」的襲擊,將靈峰的混亂撩撥到了極致。


就在這場騷動之中,即便隔著一層假面也能讓人感受到與「亞路白斯」毫無二致的氣氛的少年「亞路博」,出現在了「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的面前。


張開赫灼的雙翼,突然在二人面前出現的「亞路博」, 他的意圖究竟是什麼?


感到大事不妙的「艾克蕾希亞」等人為了幫助於己有恩的「冰翠水」,與「相劍師」們一起努力封锁「絕望戲曲」的凶行。


將「空洞」的力量如同自身的手足一般揮使著的「亞路博」拘束了「亞路白斯」,並且從他身上奪走了龍化之力,變成了寄宿有神代之炎的「魯貝力翁」。

隨即,他用災禍的火焰,燒盡了與「七星龍淵」對峙著的「承影」和「柯斯莫庫洛亞」。


「亞路白斯」失去了龍化之力,但是他並沒有選擇放弃。

對此明悟的「柯斯莫庫洛亞」與「承影」將自身最後的力量解放,「亞路白斯」覺醒了「相劍」之力,化身為纏繞著冰炎的劍龍——「冰劍龍 米拉傑德」!

之後,「米拉傑德」用那無數的冰劍將「七星龍淵」擊退。


在反復的激鬥以及「米拉傑德」的覺醒之中耗盡了自身力量的「柯斯莫庫洛亞」,在「艾吉爾」的眼前分崩離析。


「米拉傑德」與「魯貝力翁」釋放著截然相反的力量,二者之間的激烈衝突形成了强大的力場,它們在其中戰鬥,同時也在被逐漸統合。


隨後,仿佛太陽似的能量團自「伊尼恩克雷多爾」之底出現,越過靈峰扶搖直上。 在那之中,出現了一隻全新的龍——「深淵龍 亞爾巴雷納圖斯」!

與元兇的對峙:烙印斷罪


就在「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被捲入靈峰之上的騷亂之際,「芙露德莉絲」等人抵達了那片曾經名為「多拉格瑪」的土地。

一行人看著本應守護的國民們如今異變後的模樣,在驚愕不已的同時,被心中的怒火與使命感驅使著,踏入了受「空洞」影響更加濃烈的地方。

於是,「芙露德莉絲」等人直面了一切的元兇「大導劇神」,與之對峙。

面對著這位現在正掛著瘋狂的笑容的、曾經的最高指揮者,「芙露德莉絲」挺身逼近,向前全力揮出了包含「相劍」之力的一刀。 然而……

沉入絕望的聖女:愚昧的演者們

憑藉著從降臨的少年身上得來的儀式之力,「最初的聖女」庫艾姆暫時獲得了肉體,以及自「多拉格瑪」建國以來,不斷被注入神器中的663位染上絕望色彩的聖女的「烙印」。

而剩下的那兩份,想必也會化為味道與她們之間那深厚而親切的情誼同樣甘甜的鮮美食糧。

之前發生的這一切,只不過是在這個掌中舞臺裏逐漸上演的悲喜劇,只不過是現在才剛要開始的凶劇的序幕罷了。

少年與少女被無從回避的命運玩弄,他們的故事,現在即將迎來急劇的發展……


「芙露德莉絲」斬開的,是被庫艾姆的奇蹟改變了形態的「神秘劇」,而芙露德莉絲自身也落入陷阱遭到囚禁。

在戰場的不遠處,目睹空洞中這一幕的「艾克蕾希亞」把手伸向了被囚禁的「芙露德莉絲」……

「守寳妖精」們的奮鬥記:守寳妖精! 齊心協力!~ 鐵之國篇~


「亞路白斯」與「艾克蕾希亞」踏上旅途之後,「守寳妖精」們還是一直擔心著他們。

“可愛的小弟小妹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俺們總不可能不去給他們幫忙的吧?”

從「鐵獸戰線」的槍械射出的能量彈,有著抑制教導騎士團所行使的「奇蹟」的力量。

「守寳妖精」們為此啟程,探訪這種力量的源頭。

為了尋求能够遏制教導騎士團「奇蹟」的力量,他們一心踏上了前往又怨恨又懷念的鐵之國的路。


一行人抵達了以火山能量來維持運行的「圓盤鬥技場」。 跟名字一樣,那個渾圓渾圓的超大混球今天也一直在山上盯著鬥技看。

“想要跟那玩意打的話,必須先要把那堆除了幹架之外毛都不會的破鐵皮全都幹趴下。”

“全靠你的了,我們的船長「尾宿五」大哥!”


「圓盤鬥技場」的那群傢伙居然比想像中的更强大! 「尾宿五」雖然陷入了苦戰,但是為了可愛的小弟們還是使出了最大級的火花來奮戰。

面對接連出現的強敵,「尾宿五」一個一個地打趴下,終於輪到和『國王』的對決了!


激熱的雙方之間拳擊相錯,屢屢打中沾上黑灰的身體。

不要輸啊,「尾宿五」! 站起來啊,「尾宿五」!

第三章-開啟的大陸(1109-1112)
以下為隱藏的內容

北方大地的決戰

在多舛劇本的引導之中,少年與少女相遇。在漫長旅途之中,二人間又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然而,命運的齒輪在無從預測的悲劇之中陷入瘋狂,故事的落幕也隨之加速到來。

相遇與啟程

某一天,依靠信仰進行統禦的大國「多拉格瑪」上空裂開一個「空洞」,一頭龍自那之中降臨。

巨龍雖然被聖女「芙露德莉絲」的力量所擊墜,但是在其本應墜落的地點附近,出現的卻是一名受傷的少年——「亞路白斯」。

作為肩負引導群眾重任的當代聖女「艾克蕾希亞」,因著一顆慈愛的心,選擇了保護那位少年。

但其行為被視作違背教義之舉,遭到彈劾的少女與少年一同被驅逐出了國境。

陷入危境的二人受到以反抗大國支配為理念所組結的「鐵獸戰線」的幫助,逃出了「多拉格瑪」。

從此開始,二人踏上了漫長的旅途……

一路旅途的苦難磨礪,讓原本素不相識的二人心意相通,情誼也變得深厚。

在與旅程中結識的夥伴「守寳妖精」以及追尋著「艾克蕾希亞」從「多拉格瑪」出走的「芙露德莉絲」的共同幫助之下,他們來到了據說擁有著能够封印「烙印」之力的「大靈峰」之下。

但正當他們謁見居於最深處的靈峰之主「柯斯莫庫洛亞」的那一刻,經由「大神祇官」的儀式化身為禁忌的「絕望戲曲」攻入了靈峰之中。

集結的惡意:二人旅途的終結

「絕望戲曲」的軍勢突如其來,襲殺向「大靈峰」。 而「龍淵」也在同一時間斷然反叛,似乎同他們早有密謀。

「艾克蕾希亞」雖然在諸多壓力之下艱苦奮戰,但是此時,「絕望戲曲」的魁首「大導劇神」——曾經的「大神祇官」,出現在了戰場之上。

言行宛如帶著假面的預言家一般的「大導劇神」打開了一個「空洞」

而透過那「空洞」呈現在「艾克蕾希亞」眼前的,是對她來說與最愛的姐姐無異的那位女性——「芙露德莉絲」淒慘凋零的模樣。


在幫助「艾克蕾希亞」之後,獨身一人前往「多拉格瑪」的「芙露德莉絲」。

在身為災厄元兇的「大導劇神」的威迫之下,她最終被囚於那魔掌之中。

雙重的離別:狂亂的演者們

 ——為什麼我要從「多拉格瑪」逃走呢?

 ——為什麼我要在「大砂海」同她道別呢?


「艾克蕾希亞」帶著心中的悔恨之情,將「芙露德莉絲」擁在懷中

——從這個被鎖鏈重重捆縛的小小箱庭之中,放飛那只悉心養育好的雛鳥,讓它在廣闊的大世界中成長出一顆更加美妙而堅強的心臟。

只有這樣,才能讓少女在心中清晰地刻下那深重的悲傷、悔恨與絕望,讓她失去「冰翠水」的庇護,讓那「烙印」佔據心靈。


用毫無溫度的雙臂抱住陷入哀歎的「艾克蕾希亞」的,是復蘇的最初聖女「庫艾姆」,以及那些同樣得以在心中將愛與絕望迴圈不息的聖女們所化的「神秘劇」。

她們期盼著陪伴,期盼著依賴,因而融為一體。

——啊啊……這是多麼清亮的光景! 就算放到所有的作品之中,也堪稱傑作! 這副以至高純真之物所繪出的畫作,將成為這世上最初的教導畫!

「大導劇神」在心中如是感歎不已。


在作為被要求同時身具堅強與清廉兩種特質的「多拉格瑪」聖女生活的日子裡,「艾克蕾希亞」與「芙露德莉絲」之間漸漸地培養出了如同親生姐妹般的情誼與信賴。

此時此刻的「艾克蕾希亞」在絕望中緊緊地抱住「芙露德莉絲」。而在她身後,「烙印」聖女之「System」緩緩地敞開了門扉。


與此同時,「亞路白斯」在同與自身毫無二致的「亞路博」的力量共鳴之中敗落,瀕臨消逝。


在逐漸統合為一體,將要作為龍王「亞爾巴雷納圖斯」於世界之中重生的途中,「亞路白斯」聽見了「艾克蕾希亞」內心那悲痛欲絕的哭喊。

即便自身的力量已經被「亞路博」奪去大半,但是在激鬥的最後,「亞路白斯」還是拼死抓住了正消散而去的「承影」與「柯斯莫庫洛亞」所留下的最後一份力量。

思念化為「冰翠水」之劍,取回了自身原本姿態的「亞路白斯」,終於得以從龍中分離。

在荒廢的戰場之上,他用那斷斷續續的呼吸喚著「艾克蕾希亞」的名字。

但是她並沒有出現在他的眼前,只留下呼喚聲還在「大靈峰」內,空蕩地迴響……

復仇心的甦醒:冰之怒火


那如慈母一般的人,就在眼前逐漸分崩離析。 年幼而單純的「艾吉爾」,心靈在一瞬間就被漆黑的憎惡所填滿。

在「柯斯莫庫洛亞」之死所帶來的衝擊之下,她的身體於無心之間開始朝著下一代「冰翠水帝」急劇地覺醒……


「相劍師-莫邪」的軀體似乎像是在與那覺醒相呼應一般,開始為冰所纏繞,逐漸成為為守護「艾吉爾」的「冰翠水艇」

——不,以那身姿,成為守護者絕無可能

——她將要化身的,是為那已然失去應當守護之物的二人而存在的「復仇之劍」。

「守寳妖精」們的奮鬥記・續:弟兄們可不會見死不救!

為了能够幫上作為弟兄的「亞路白斯」和「艾克蕾希亞」的忙,「守寳妖精」們千里迢迢趕到了鐵之國。


在「尾宿五」大哥的奮戰之下,那堆「鬥獸神」紛紛被幹趴下,終於來到了鐵之國的頭頭「水銀系統」的身前。

“接下來,只要把那種酥麻能量從搶過來就行了!”


正當他們這樣志氣高昂之時,「水銀系統」發出轟鳴聲,激起了一道道火山雷。

就在被突如其來的事態打亂節奏的「琪德」等人面前,作為「水銀系統」的分身「群獸的方舟/ Therion's Ring」管理者而存在的不滅能量生物「雷精靈」們,現出了身影……



支配著鬥技場內群獸的「雷精靈」向「軒轅十四」注入了過量的能量,使他陷入狂暴狀態。


接著,又替因為過於兇暴而被「水銀系統」鎖死了鬥技場參賽權的曾經的『女皇』艾拉西亞解除了封印。

現在的鬥技場,已經成為了沒有任何規則可言的大亂戰的戰場!

愛與絕望的落胤:赫色聖女


由曾經作為「多拉格瑪」的宗座聖殿鎮壓四方的「神龍四教導」突變而來的「演藝舞台」,緩緩地敞開了門扉。


從那之中出現的,是由被愛與絕望的重量所壓垮的666個無上純真之魂相互交雜,所形成的通體無垢的混沌之人——「卡魯特西亞」。

她的外表看似和「艾克蕾希亞」一樣是個楚楚可憐的少女,但是其身體實際上是由怨念構成的集合,並沒有誰在主導支配,能流露在外的只有一雙空洞的眼。

額上那閃著灰暗亮光的印記融入了所有聖女身上「烙印」,化為昏暗的「空洞」結晶,從暫時的肉體之中解脫而出。

身為傀儡的龍王們:自深淵顯現之物

受到「卡魯特西亞」覺醒的影響,「烙印劇城絕望絕望戲曲」的內部也開始悄然胎動。


「大導劇神」利用已經被「烙印」增幅的力量在天空之中開出了無數的「空洞」,從那被虛無吞食殆盡的「空洞」之中,出現了巨大亞龍的身影。

那是在「空洞」的另一面,在人與神都還存在時,在世界本身還存在時,對萬物的支配還能通過力量來完成時的,君臨天下的王們——同時也是現在,已然淪為傀儡的龍王。


儘管它們的身體已被鎖鏈束縛,但是呈現出來的力量仍然能够開天撼地。

「卡魯特西亞」看向它們的眼神,就如同面對孩子的母親一般慈祥。

各陣營的全軍集結:決戰之地戈爾貢達


如同被引導著一般,「亞路白斯」來到了此地——「大砂海黃金戈爾貢達」。

在那裡等待他到來的,是存活下來的「鐵獸戰線」眾人。

在此前的戰鬥之中,由「亞路白斯」放出的機械鳥「梅柯列」來到了他們身邊,隨後由他們所率領的「牙之部族」、「爪之部族」、「翼之部族」組成的聯軍也相繼在此集結。

「亞路白斯」十分確信,留存在自己體內的力量殘渣,一定會與那人的體內的龍之力相互呼喚。

就像是已經等候了多時一般,在用力凝視著前方「亞路白斯」的視線中,出現了仿佛想要徹底支配這整片天空的龐大身影。

被異樣的氣氛完全包裹的「烙印劇城」。 然後是,刻在天空中的無數空洞……「亞路白斯」等人究竟還有無勝算呢。

 

察覺到「亞路白斯」存在的「亞路博」臉上露出了嘲笑,催促著「卡魯特西亞」動用那昏暗晶體的力量,於是巨大的「空洞」如表演一般開始在上空展開。


從那之中降臨的,是如巨龍般散發著無比威壓的兵器,那是在自古以來的傳說之中出現的——「護衛女神的雙頭之龍」。是「大神祇官」曾在宗座聖殿之上仿造過的,源自神話的力量。

「亞路博」將那力量的一端收為己用,在已經失去了龍化之力的「亞路白斯」面前,化身成了巨大的龍——「深淵之獸 魯貝力翁」。

最終決戰的開幕:死線

「亞路白斯」等人,在敵人龐大的戰力之下開始顫抖。

不止如此,甚至就連那「霸蛇大公戈爾貢達」都從大地之下現出了身影。


被「承影」逐出靈峰的那位曾經的大公,最終墮落成了貪食的怪物。

它被心中有著同樣黑暗欲望的同胞「龍淵」統合為一,為著窮極霸主之道化身成邪炎之龍。


另一邊,目睹著從「空洞」之中飛出的巨龍們的身影的「卡魯特西亞」,也同樣讓化身為「烙印」之龍的姿態,於城中飛起。


接下來,在「烙印劇城」的最深處,巨大災厄的門扉正緩慢而堅定地打開著。

能從那門扉間窺見的,是「大導劇神」那已經超越了人的領域,恐怕只有以「神明」二字方能稱呼的終極姿態——「兇導的白天底」。

極限之中的再會:緊相牽絆的人們

最終的決戰終於打響, 但是從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看,「決戰」二字空有其名,將要發生的實際只是其中一方對另一方的蹂躪。

但是在此時,一股混合著無比的冷冽與憤怒的波動席捲了全場。


在嗟怨中急劇獲得了力量的「冰翠水帝」追逐「龍淵」而來,於此地現劍。

在降臨於「大砂海」的「艾吉爾」和「霓石海神盔蝦」那赤紅的眼眸之中,所能映射的只有僅僅一人——那根絕了各自家族的仇敵「龍淵」。

不論被擊倒過多少次,「絕望戲曲」的尖兵們都會在「凶導的白天底」的力量之下復活,接著再以更加兇惡的面貌壓迫而來。

聯軍得知他們曾經都是「多拉格瑪」的人民之後,也不再忍心把手中的槍口對準這些普通百姓們,哪怕它們來自那正處於敵對中的國家。

但是在「兇導的白天底」的率領之下,來自「深淵之獸」們的攻擊卻意圖把「絕望戲曲」連同聯軍一起焚燒殆盡,仿佛是在嘲弄著他們的天真。

就在這時,整場決戰之中最為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大砂海」,甚至驅散了漫天雲朵。 而緊隨著的,是一股勢力從天而降。


那是新晋的King of Captain——「巨神『冠軍』尾宿五」,和已經將「雷精靈」能量填充至極限的「守寳妖精」們!


不論何時,不論何地,幫助朋友都不需要任何理由!

在血肉橫飛的激鬥之中,「軒轅十四」與「尾宿五」互相交會著相同的信念。

這兩位王者以作為各自存在之根源的圓盤之雷同火山之火融合而成的「雷精靈」能量為媒介,合為一體。

接著,他們又把「守寶妖精戰艦 調查者號」的龐大船體融入自身,進化成了最大最强的終極形態!—— 巨神『冠軍』尾宿五


「守寳妖精」們將「雷精靈」能量充入自身,在「戈爾貢達」四處爆發綻放。

他們四處散播著能量,不僅成功地封住了來自「絕望戲曲」的尖兵們的行動,而且還勇敢地向飛在空中的亞龍發起了突擊,在那翅膀上打開了透風的破洞。

在這群嚷嚷著“我才是今天的絢麗No.1”的「守寳妖精」們的積極作戰之下,「亞路白洛斯」的動作開始變得稍稍遲緩了一些。


正是在這一瞬間,閃爍著輝光的兩道能量以無比的速度和威力襲向「亞路白洛斯」,擊穿了它位於兩個龍首上的炮臺。

其中一道,是由「尾宿五」擊出的「冠軍腰帶炮」。


而另一道,則是來自於戰場之上複歸的「鐵獸戰線」大將「修萊克」。

「修萊克」在他被「神秘劇」所傷的左臂上裝備了實際上已經超出規定用途的超重型武裝,通過讓內含的龐大的能量之間互相抵消來運作,此刻的他再次展開了雙翼。

 ——來吧,侵略之徒們,再次聽取這來自鐵獸的咆哮吧!

 ——為了向奪走了同伴性命的敵人,獻上那最後的一擊。

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戰場變局之中,與「守寳妖精」們一同加入了戰鬥的「琪德」呼喚著「亞路白斯」的名字。


她此時所乘坐著的,是渾身黑鐵的機械龍龍——「擊鐵龍 林德布魯姆」。

「琪德」將「史普林特」和「藍輝熊」這2台試製機與在鐵之國的戰鬥經歷相結合,成功地將深淵之力與「雷精靈」能量同時激發。

「林德布魯姆」在救出困在地表的「亞路白斯」之後,帶著他一同向已經失去了「亞路白洛斯」的「魯貝力翁」的方向突進。


正當其上裝備的兩門專用武器『布可法爾斯炮』已經向「魯貝力翁」發起攻擊的時候,「卡魯特西亞」突然飛身來到了炮擊能量的跟前。

作為「烙印」之聖女重生的她,當目睹那持有神炎的龍、那統御深淵的君王即將遭受攻擊之時,不論內心作何想法,都會獻出自己的生命……

靜靜等待接受炮擊的「魯貝力翁」, 它的模樣間窺不見絲毫慌亂之意,把視線投向了飛躍至眼前的聖女……


「亞路白斯」毫不猶豫地從「林德布魯姆」上一躍而下,鼓起自身所能調用出的一切力量,大聲地呼喊道——

——「艾克蕾希亞!!」

在他第一次向她伸出手時,她猶猶豫豫地握住了。

在往後的旅途之中,她也無數次向他伸出了手。

在大戰中被迫分開的那雙手,這次一定要緊緊牽牢……!

「亞路白斯」緊緊地追逐著在炮擊中墜落的少女, 向著那個比世間一切都更重要的人,他拼命地伸出自己的手。

決戰的終焉:真炎之王與隕落的天底


當「亞路白斯」的手觸碰到下墜之中的「卡魯特西亞」時,耀眼的光芒自那閃耀,裹住了二人的身軀。

那到底是因為「亞路白斯」被奪走的龍化之力,還是因為「卡魯特西亞」的力量,還是說,那是由另外的什麼所引發的奇蹟呢……

隨後,在這只有光明存在的空間之中,「亞路白斯」取回了被藏在「卡魯特西亞」內裡的「艾克蕾希亞」。

當光芒收束之時出現在此的,是蘊藏著美雅而威猛的黃金之炎的嶄新龍王——「真炎龍 艾爾比翁」!


「艾爾比翁」從身體之中放出黃金之炎,那神秘的火焰幾乎席捲了整個淪為戰場的「戈爾貢達」…

但是沒有任何一人因那火焰而被灼燒,反而是「絕望戲曲」的尖兵們在那之中收起了此前的兇惡姿態,接著再為光芒所擁,逐漸取回了自身曾經作為人類存在時的模樣。

目睹了席捲戰場的黃金之炎後,有人作出了强烈的反應, 那就是正在從城中宣洩力量的亞龍們…

以及「兇導的白天底」——那個引導群眾最終建成名為「多拉格瑪」的大國的大神祇官。但是實際上,他才是那個最為瘋狂所染的兇信者。

——為什麼會有那樣的龍誕生?

 ——「他的半身(Aluber)」在幹什麼,「我的半身(Assassin)」又在幹什麼?

——知道我為了在這片大地站穩腳跟,為了重建那個世界,花費了多少個百年歲月嗎?

——我描繪的故事,才剛剛拉開序幕啊。

 ——接下來我必須要用數千具屍體堆積成山,我必須要讓數億滴鮮血匯流成河,我必須要坐在用名為死亡的藝術徹起的玉座之上,作為引導眾生的神明接受天下人的膜拜啊!

對神的欲求已然發生轉變的「凶導的白天底」徹底陷入癲狂,將周圍的亞龍喰食一空,開始犯起為著讓自身更加接近神明的凶行。


得到被喰食的亞龍的力量之後,「凶導的白天底」墮落成了更加強大的姿態——「神深淵之獸 迪斯帕特」!

它斷不容許再有任何的意外發生,於是立刻將矛頭指向了「艾爾比翁」。

但就在這時,在「卡魯特西亞」墜落之處的那片土地上,激起了無數道赤紅的雷霆。

原來在失去了作為最後的容器以及關鍵的「艾克蕾希亞」之後,「卡魯特西亞」也迅速地失去了形體。

趁著這個破綻大開之時,那無上剛強的聖女之魂奪取了力量的支配權。

——要守護「艾克蕾希亞」!


這是由信念化為心相,讓原本已經熔化攤開的「卡魯特西亞」的肉身開始逐漸重新獲得形體,化成源於自身的姿態,作為誓言的象徵而穿佩於身的騎士之鎧與騎士之劍的形態——「赫聖的妖騎士」!

這就是「芙露德莉絲」所覺醒的,她自身最初且最後的「相劍」。

「迪斯帕特」在瘋狂地暴動著,但是與其意相違的是,這場大戰已經開始走向了終局。


「烙印劇城」在「尾宿五」所放出的規模至大的爆擊之中轟然隕落,「芙露德莉絲」以最强的雷擊分成數千道一齊襲向了「迪斯帕特」。

隨後,「修萊克」將他最速的一擊打向已經陷入頹勢的「迪斯帕特」,在它身體上穿出了致命的大洞。


在「艾爾比翁」所播散的黃金之炎中,「迪斯帕特」連同那些被它吞入腹中的亞龍一起化為灰塵,四散飄去。


「亞路博」一邊用餘光捕捉著這邊的情景,一邊悠然地翩翩落下,隨後向著眼前跪服的身影投去了慰勞與讚賞的話語。 看起來就如同丑角一般,十分地、十分地愉悅……

重新開始的戰亂序章:開放的大地

自聯軍顛覆堪稱絕望的戰力差距攜手取勝的那場大戰之後,已經過了有不少時日。

但是被刻畫在北方大地上的那些戰亂的傷痕,仍然在向人們訴說著「失去」二字的沉重。

即便如此,不管是那些負傷歸來的人,還是在災難中存活下來的人,每個人都面向著前方,選擇著自己應當前往的未來。


新即位的冰之女帝,將仇敵在冰中封印,一個人呆呆地守在那孤獨的搖籃之中。

在比「冰翠水底」更深的地方沉睡著的「我母其獸Zoa」也如同「艾吉爾」的內心一般,將整個「大靈峰」用充滿了寒意的冰封鎖住。

變得堅固、變得更加堅固,直到它絕不會再次崩塌為止……


像是和誰在一起旅行似的,她時而張口說話,時而回頭張望,就這樣獨自一人走在被戰亂所摧毀的道路上。

在「芙露德莉絲」的靈魂再次沉入內心深層之後,成為聖女們的統括之人的「庫艾姆」抹去了自己臉上流露出的寂寞之色,轉身離開了那已然失落的大國……


其誕生既是突然,也是必然。 其人不曾有過記憶,然此便是真理。

在「大砂海」被釋放的「雷精靈」能量以「亞路白洛斯」的殘骸為容器,誕生出了一個獨立的人格。

這個無父無母,但是卻獲得了自我意識的來自那「Argyro-SSystem」的落胤,像是被什麼所引導一樣,邁出了脚步。

——不愧是「戈爾戈努扎(Golgonooza)」,就算已經陳腐,也是曾經支配過鐵與藝術的都城,居然能孕育出如此有趣的東西。

——從來就沒有什麼事物,能比完全依照劇本發展的故事更為無趣。

——先來看看這剛剛誕生的落胤,會被這世界安排上怎樣的角色吧。

——不管將要造訪的是何種因果,「昏暗烙印的結晶奇蹟之種」都將常存此處。


戰爭的傷痕尚未褪去,留下的痛楚仍在, 但在「鐵獸戰線」的生還者們與取回了原本姿態的「教導騎士團」攜手,眾人慢慢地向著全新的光景開始推進著復興的行程。

在這段時間裡,一直做著準備的少年與少女終於决心要踏上旅途,踏上那取回重要之物的旅途。

這片大陸,至今仍然充滿著未知之事與强大力量,那麼這次的旅途,想必也會比他們曾經歷過的那場冒險更加艱難吧。

但是在這旅途之中,少年與少女將會見識到廣闊的世界,也一定將會有無數的回憶,填滿二人的未來……

之後以「戈爾貢達決戰」聞名於史册的那場北方大國「多拉格瑪」的亡國之戰,只不過是將整片大陸領入亂戰的一頁序章而已。

有人心憂在大地上流淌著的污穢,也有人終於迎來了能够結束蟄伏的那天。

强大力量的脈動成為了燎原的火種,不論這世界的人們究竟是願還是不願,時代都在向著更加混亂而迷惘的方向飛速地發展著……

在開啟的大地之上遍歷,少年與少女的物語——開かれし大地渡り歩く、少年と少女の物語—

包含牌組系列

教導

  • 詳見條目介紹

鐵獸戰線

  • 詳見條目介紹

守寶妖精

  • 詳見條目介紹

絕望戲曲

  • 詳見條目介紹

相劍

  • 詳見條目介紹

冰翠水

  • 詳見條目介紹

鬥獸神

  • 詳見條目介紹

雷精靈

  • 詳見條目介紹

深淵之獸

  • 詳見條目介紹

烙印

  • 不屬於上面任何牌組,或是關於《亞路白斯的落胤》的相關卡牌

其它

  • SD43代幣卡圖一覽
    • 一般來說代幣卡圖很少引人注目,但把代幣卡圖拿來加入卡圖故事的一環補足人設可以說是前所未見
    • 甚至這是第一次官方推特貼出代幣卡圖的高畫質全圖,待遇非同小可
    • 細心留意會發現艾克蕾希亞和亞路白斯的卡圖剛好可以拼在一起
SD43介紹文(點擊展開)
輝け空は赫に染まり
極北の大国は死の行軍へと姿を変える 
神の子らは歓喜し、悲嘆し
導きのままに踊り明かす
求めるは最後の聖痕
最も剛く、最も聖く
烙印二つ
凶劇の幕は上がり 
運命は少年と少女を翻弄する
たとえ庆におちょうとセ
たとえ塵にかえろうと七 
二人の心に灯された篝火は
いっか眞の炎にならんことを
巨いなる揺籠の上で
深淵の落とし仔は対峙する  
赫焉の力は白き闇を喰らい  
神の炎ならしめん
焼かれし身は煤のご、とく 
なれど心は氷炎を纏い 
その力は残火のご、とく 
されど想いを剣に宿る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此牌組又能細分為以【絕望戲曲】為主或是以【亞路白斯的落胤】為主的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