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ria Caster (Fate)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阿爾托莉亞‧Caster/アルトリア・キャスター/阿爾托莉亞‧阿瓦隆/アルトリア・アヴァロン
關於泛人類史的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請參閱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的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若不想成為星之兵器的材料,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基本資料

  • 名稱:阿爾托莉亞‧Caster(靈一、二)、阿爾托莉亞·阿瓦隆(靈三)
  • 稱號:術傻、Castoria、キャストリア、吉田阿爾托莉亞[1]、預言之子、樂園妖精
  • 身高:154cm
  • 體重:42kg
  • 屬性:中立‧善
    • 「哇,真是一趟不錯的巡禮!下次再一起旅行吧!」
  • 形象色:白
  • 特技:空手搏鬥、梅林魔術
  • 喜歡的東西:巧克力(靈一、二)、蟲子以外的料理(靈三)
  • 討厭的東西:軟弱的自己(靈一、二)、阿爾比昂之龍(靈三)
  • 天敵:不明

性格

(表面上)

  • 天真爛漫
  • 充滿朝氣
  • 不服輸
  • 不屈不撓

(實際上)

  • 自卑
  • 消極
  • 悲觀主義者

萌屬性

  • アホ毛

愛好

  • 巧克力
  • 蟲子以外的料理
  • 藤丸立香

略曆

  • 居住在異聞帶不列顛的妖精,被稱為「預言之子」,身邊帶著同被選中的「選定之杖」。
  • 和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有著相同容貌、似是而非的少女。
  • 實為星之內海派到異聞帶不列顛的魔豬氏族樂園妖精,其職責為讓不列顛妖精悔改當年他們祖先殺害神明和放棄星球任務的罪過。
    • 同時,她也是鑄造星之聖劍的材料,需用到她的肉體和記憶鑄造。
  • 身為樂園妖精的她和不列顛妖精不同,會猶如人類般成長,魔力亦會隨著長大亦俱增。
    • 另外,她亦具備看穿一切謊言和真相的妖精眼。
  • 在女王曆2001年漂流到異聞帶不列顛邊境廷塔哲海角的孤兒。
  • 最初被鏡之氏族收養,然而鏡之氏族預視到自己即將滅亡,而把她連同一些財寶使用小船送走。
  • 年幼時被鏡之氏族送走的她在一個妖精村莊在河流發現並收養,財寶則被村民據為己有。
  • 村民們得知她為「預言之子」,打算在她16歲時賣給女王,於是把她當成馬匹來照料。
    • 她的腳趾頭也因為居住環境太差被凍掉兩隻。
  • 期間,她跟從看不下此等遭遇的奧伯隆所偽裝的梅林學習魔術。
    • 不過奧伯隆本身不是梅林,教授也是現地取材,與其是魔術,更是一些戲法之類實用性技能。
    • 另外,她亦有在山上的土之氏族「不死身的艾克塔」學習鍛造,期間單方面認識了妖精騎士高文,也憑妖精眼察覺這並非她的真名。
    • 其餘時間則被村民們監視。
  • 在16歲時便逃離開村莊,開始預言之子的旅程。
    • 由於阿爾托莉亞未能展現妖精們預期的魔術同時財寶差不多耗光,因此被質疑是假冒「預言之子」。
    • 為了證明真正身分,村民要求她殺死艾克塔來證明。然而,阿爾托莉亞無法下手而撒謊,但被她的「友人」識破。
    • 阿爾托莉亞被牢禁,正準備交奉給伍德華司時,村民們由於對餘下分配財寶而開始自相殘殺導致滅村。
    • 期間,艾克塔前來拯救阿爾托莉亞,最後身負重傷離世。

故事中經歷

第六異聞帶《妖精圓桌領域 阿瓦隆‧勒‧菲

  • 和主人公及崔斯坦一樣被無名之森附近的妖精撿走,一度假裝失憶且被主人公稱為瑪修。
    • 她會前往無名之森的原因是最初的旅行中目睹妖精們的醜陋,不打算拯救妖精不列顛而打算在無名之森忘掉自己的身份。
  • 和奧伯隆見面後假裝恢復記憶,但依然與主人公同行。
    • 她一度誤認對方為梅林,而實際上她沒有猜錯,這個就是教導她魔法的「梅林」。
  • 和主人公巡迴不列顛,在諾里奇擊倒災厄後,便下定決心完成巡禮。
  • 敲響位於諾里奇的第一座鐘後,在夢中窺見泛人類史的阿爾托莉亞的人生,此後開始變得越來越像那個自己。
  • 在完成巡禮,擊敗摩根後。在戴冠儀式上被指責毒殺諾克娜蕾雅而逃亡,並同時目睹了妖精們再次互相殘殺和摩斯湧現。
  • 在梅林引領下,她終於下定決心完成自己的使命,與主人公一同前往阿瓦隆鑄造星之兵器。
  • 在阿瓦隆鑄造星之聖劍,需要透過收集她的記憶鑄造,同時主人公亦需面對面各記憶產生的敵人。
    • 記憶以冬秋夏春的順序回顧她的一生,但從她誕生於世的「冬」到村莊陷於火海的「夏」都滿是她被村人虐待、欺騙與傷害的回憶,並產生了強悍的敵人。最後的「春」因為作為樂園妖精從來沒有過任何快樂的回憶,所以此處的記憶沒有任何敵人。
    • 因此,馬上明白了沒有敵人代表甚麼的主人公一行,看著仍強裝堅強的阿爾托莉亞不禁憤慨起來,甚至在她進入星之熔爐前打算攔下她。然而,正因為主人公的推動才走到這裡的阿爾托莉亞只是帶著悲傷的表情拒絕了主人公的好意。
  • 了解製造星之聖劍需要她本人做為材料的她毅然前往星之熔爐並與主人公訣別。
  • 在成為聖劍前的最後一刻,感嘆雖然作為樂園妖精從沒有過幸福,但一生中唯一還是有讓感到幸福的記憶,那就是和主人公一行人相處的時間。
  • 但在這時,村正前來代替她,將自己做為材料鍛造出聖劍的原型。
  • 回到不列顛與主人公並肩作戰,擊退炎與獸之厄災,並對主人公表達了友愛與感謝的心。
    • 在和克爾努諾斯的最後一戰前,向主人公問到在巡禮的旅途中最開心的甚麼時候[2],阿爾托莉亞會回答是在第14天和主人公第三次握手,還有主人公說想幫助阿爾托莉亞的時候。只是之後她會在心裡偷偷回答對她來說最開心的,是在第11天和主人公一起在格洛斯特逛街,因為那是她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和喜歡的人一起在大道上逛真・御主LOVE勢,然而……
  • 在與克爾努諾斯的最後一戰中從迦勒底一行身邊離開、獨自來到卡美洛玉座前,啟動了摩根留下來鎮壓克爾努諾斯的十二把聖槍,一開始本來為了再見主人公一面以有所留力,但之後下定決心燃盡自己的一切。
    • 如果聖槍是炮台,那裝填別的炮彈那就好。
    • 如今的自己,是『聖劍的概念』。
    • 將回線從王座,轉移至自身的心臟。
    • 聖劍,拔刀———!
  • 灌有自身存在的全魔力的誓約勝利之劍成功擊破祭神的九成神軀、暴露了神核讓迦勒底有機會打倒神明。她也因此力盡消滅。
  • 消滅以後,在主人公與奧伯隆的戰鬥中用暫訂契約的形式、以未來成長為守護者的樣貌被召喚現身,成功協助一行人打倒了最終黑幕。

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Caster 藤丸立香 B D B A B A++
泳裝Berserker B C B A B A+

職階技能

作為Caster時

  • 對魔力:A — A級以下魔術全部無效。實際上現代的魔術師是無法傷害到她的。
  • 道具作成:B — 製作帶有魔力的道具。
    • 然而多半是『只要魔力通過就能發動/只能使用一次』。這種使用方針有點類似炸藥。
  • 陣地做成:EX — 立於人理要塞・白堊的卡美洛城之人。
    • 在與『人類威脅』的決戰中,可以形成最高等級的守護陣。
  • 獨自魔術:B —
  • 妖精眼:A — 並非人類持有的魔眼,而是妖精與生俱來,「能夠切換不同世界」的視角。
    • 據說高位階的妖精所持有的妖精眼能看穿所有謊言,並映照出真相。
    • 對妖精而言,善意惡意並無區別,所以是一種沒什麼意義的異能,
    • 但會被善惡之差所迷惑的人類若持有妖精眼,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 因為擁有妖精眼,阿爾托莉亞.Caster能看見人們所有的謊言與真心話。
    • 對她而言人類的世界就有如「惡意的風暴」,對妖精或是人類都感到「害怕、不舒服」便是由此而來。
    • 當她進入夢鄉時,所看到的也都是這些「惡意的風暴」。
    • 本來阿爾托莉亞就算陷入瘋狂,拋棄不列顛也不奇怪,但對她而言的唯一希望,就是在風暴的另一端閃耀的唯一一顆,湛藍而渺小的星星。

作為泳裝Berserker時

  • 對魔力:B — 因為變成了Berserker,對魔力的階級似乎有所下降。
  • 道具作成:E — 因判明其只能製作出破壞工作範疇的事物,階級顯著低下。這是世界認證。
  • 狂化:A — 雖然阿爾托莉雅·Caster非常溫和,A·A更是理性的化身,但她卻持有高階級的狂化技能。
    • 這雖然是十分令人費解的事情,但在本應是理性化身的A·A會因為「畢竟是夏天」這樣的理由而放棄職責的時候,就該察覺到這次是怎樣的異常事態了。
    • 而阿爾托莉雅·Caster這邊,則是在第二靈基正式獲得了狂化技能。
  • 妖精眼:? — 並非人類持有的魔眼,而是妖精與生俱來,「能夠切換不同世界」的視角。
    • 據說高位階的妖精所持有的妖精眼能看穿所有謊言,並映照出真相。

固有技能

作為Caster時

  • 希望的統率力:B — 以預言之子的身分被養育長大,啟程旅行的阿爾托莉亞受到眾人倚賴、期待的統率力。
    • 效果近似魔術師梅林所展現出的『如夢的戰意高揚』。
  • 湖之加護:A — 來自湖之妖精們的加護。
    • 預言之子被賦予的祝福,或是誓約。
(以下技能在完成Lostbelt No.6取代上述技能)
  • 阿瓦隆的妖精:A — 以「湖之加護」的名稱被隱藏起來的力量。
    • 來自星之內海妖精們的佑護。
    • 賜予預言之子的祝福,或是誓約。
    • 樂園妖精所擁有,祝福生命,並守護對象的命運力免於汙染的力量。
  • 選定之劍:EX — 表示與選定之杖共同被選中的她終將到達之地所在的技能。
(以下技能在完成Lostbelt No.6取代上述技能)
  • 聖劍作成:EX — 以「選定之劍」的名稱被隱藏起來的力量。
    • 展現出阿爾托莉亞‧Caster最終通往的存在方式的能力。
    • 若此力量真正覺醒,她所製作的所有物品都會變成「劍」屬性。

作為泳裝Berserker時

  • 春之悸動:EX — 通常狀態的阿爾托莉雅·Caster的第一技能因夏天的解放感而發生了變化的產物。
    • 從支援隊伍全體的技能變成了強化阿爾托莉雅自己的技能。總而言之就是開心!戰鬥啊度假啊都超有意思!
  • 夏之妖精:B — 通常狀態的阿爾托莉雅·Caster的第二技能因職階轉換而發生了變化的產物。
    • 話雖如此,但和其他技能不同,唯獨這個技能似乎沒什麼變化。向周身播撒夏日的歡樂,也稱為假日妖精。
  • 聖劍操縱:A — 將從聖劍中摘出的使魔進行強化的技能。「聖劍作成」的個人專屬版本。
    • 不論是聖劍的概念,還是守護人理的A·A,成為了Berserker便都只會強化自己了。
    • 戰鬥時出現的使魔都是基於聖劍的基型(Essence)製作的,所以各自有著如下對應:
      • 虎鯨:十拳劍[3],名為埃克托。
      • 金雕:米斯特汀[4],名為馬赫。
        • 稍等一下,這兩隻劍都分別跟村正體內那兩尊神有關係是怎麼回事……

寶具

作為Caster時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kOxuaO6.gif 環繞著你的希望之星 Around Caliburn A 對軍寶具 0~50 100人
通過『選定之杖』開放的阿爾托莉亞的心象世界。
可以守護,強化並肩作戰之人的響徹於樂園的鐘聲。
具體名字的由來,就連她本人也不清楚。

(在遊戲中並未反映出來,其實是『只有阿爾托莉亞自己不會上到Buff』的能力)
(以下寶具在完成Lostbelt No.6後取代上述寶具)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YFGVRiD.gif 集結真圓的約定之星 Round of Avalon A++ 對軍寶具 1~999 我方全軍
化身「不列顛守護者」的阿爾托莉亞的寶具。
令黃昏的卡美洛城顯現,給予一同作戰的友軍「圓桌騎士」的護佑。
我說你是圓桌你就是圓桌。
阿爾托莉亞.Caster完成了她在妖精國的使命並消滅了。
獻身給聖劍,成為聖劍本身的她從此之後,
成為了幫助「對抗星球威脅的存在」的人理輔助裝置。
其名為阿爾托莉亞.阿瓦隆。
第三靈基的樣子才是被召喚的她的真貌,

第一、二靈基的樣貌並不是以曾經製造出她的「某個人」的存在方式……樂園妖精的記錄,
而是以預言之子身分展開旅程的春之記憶為範本……所模擬重現的樣子。

作為泳裝Berserker時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9DzMRRV.gif 連接宿願的希望之劍 Hope Will Camelot A+ 對神寶具 1~90 1體
過去建造在妖精國不列顛的罪之都卡美洛中的護國之槍,倫戈米尼亞德。
將其術式再現的對災厄肅正寶具。是在異聞帶不列顛中用於祓除詛咒之災厄的術式。誓約勝利之劍與於盡頭閃耀之槍的重疊技。
原本自其魔力量中產生的爆發足以波及廣闊的地域,但畢竟對象限定為「1體」,是不會造成其他損失的高度結界魔術。
對「混沌」「神性」「人類的威脅」特攻。祭神:?!
唯有在使用這個寶具時,她不再沉浸在夏日的明朗氛圍中,而是會化作純度100%的「預言之子」,成為「聖劍守護者」。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作為Caster時

名稱
約定之刻
那樣的話,你終會抵達的吧。
為了與迥然不同,
而又相差無幾的,
另一個自己相遇。
第一聲鐘響驅散黑暗。
第二聲鐘響揭穿謊言。
第三聲鐘響授予勳章。
第四聲鐘響表露真實。
第五聲鐘響締結約定。
第六聲鐘響賜下光輝。
鐘聲響徹於希望之地。
未來的王終有一天會甦醒。
終有一天會到來,在迎接真正的明天的那一刻。


作為泳裝Berserker時

名稱
2023年的———
就這樣,一夏之冒險宣告了終結。

雖然快樂的時光總是轉瞬即逝,
但留下的記憶卻會像這樣。

與感覺或許不會再遇見的友人一起的購物活動。
與毫無隔閡的競爭對手間的友誼。
與嶄新的夥伴們的團圓。
一點也不坦率的熟人疏忽大意的樣子。
還有——

還有,和重要的人一起嬉鬧著奔跑的,
彷彿無邊無際的夏日海濱。

即便這個『我』僅存在於這段夏日時光,
這片藍天也會永遠光輝閃耀。


簡評、其他資料

  • 第一個在遊戲中通關後,個人資料大幅改寫的從者。
    • 其出處由「亞瑟王傳說、《Fate Grand Order》」削減為「《Fate Grand Order》」。
    • 地域從「濤聲的廷塔哲」增加為「星之內海、濤聲的廷塔哲」。
  • 《FGOM 10》提到可以設想為阿爾托莉亞沒有拔出石中劍、一直當鄉村少女長大的IF。
  • 由於不是生於不列顛境內的妖精,不列顛的妖精們會本能的討厭她。
    • 反過來說,討厭不列顛裡所有一切的妖精、並非生於6個氏族內的妖精、根本上就憎恨著自己的妖精,「樂園妖精」才能成為他們心靈的慰藉[5]
    • 套用島民常用的一句話就是外來種滾。
  • 雖然泛人類史的阿爾托莉亞性格表裡如一,但異聞帶的阿爾托莉亞卻沒有這麼堅強,而是內在相當脆弱,性情彆扭的悲觀主義者。
  • 無論是身為「預言之子」的自己,或是對這名號抱以期待而自取滅亡的人們都跟傻瓜一樣,她對此嘆氣著。
    • 並非感到心灰意冷或是瞧不起對方,就只是「哈啊……」的覺得他們的期待很沉重而已。
  • 不過會留意周遭氣氛的阿爾托莉亞並不會主動表現出這樣的內在,而會以不想和任何人發生爭執,不希望彼此互相仇視這類理由,說出「好,請交給我吧!」並做出周遭期望的舉動,把當下的場面搞定。
  • 然而她只是個不得要領、經常失敗,還常常遭遇挫折,非常努力的一般人而已。
  • 遭遇挫折後,重新振作的速度也很快這點便是她唯一的優點。
    • 因此,「我這麼弱小真是對不起。我會努力,我會努力的」就成為了她的口頭禪。
    • 此時她內心的自白則是「我很害怕戰鬥。彼此仇視也很折磨人。平凡的過活還比較快樂」。
  • 偶而阿爾托莉亞露出的『不擅長笑而有點僵硬的可愛笑容』表情,其實是『壓抑排斥感勉強自己笑』的表情。
  • 雖然本人時常像這樣「指責自己」,但無論遭遇多麼嚴酷的環境或是待遇,
    • 阿爾托莉亞那「不會墮入邪道,不會忘記禮節,並繼續留意周遭的氛圍」的性格仍不改變這點其實就是出身高貴的證明。
    • 這也是她與奧伯隆有著決定性差異的一點。
  • 順帶一提,由於魔術在妖精國被視為多此一舉再加上她的魔術是由奧伯隆所傳授,所以常為了自衛而鍛鍊體格。
    • 在奧克尼與諾克娜蕾雅對峙前,在空中揮拳躍躍欲試也能說明筋力B這一點。
  • 若妖精國是摩根所描繪出的童話,那巡禮之旅就是描述阿爾托莉亞成長的童話。
    • 表面上是「綠野仙蹤」的主角桃樂絲,實際上則是有如結合了無法好好走路(看不見腳下的路、沒有智慧)的稻草人、沒有心的錫樵夫、無法提起勇氣的獅子這三者一般的弱小。
    • 這樣的阿爾托莉亞為何能以「預言之子」身分堅持到最後,又是為何而戰,這些答案將會是她故事的結局。
  • 被召喚至迦勒底的大術傻阿爾托莉亞·Caster,既不是過去的摩根,也不是迦勒底在異聞帶不列顛遭遇的小術傻阿爾托莉亞,而是星之聖劍本體,被名為「人理輔助裝置阿爾托莉亞·阿瓦隆」的存在。
    • 靈一、二是模擬過去時代(不列顛異聞帶?)中成為素材的樂園妖精在春之回憶(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時的行動和思考模式說白了就是裝嫩,所以不要再問為什麼泳裝版中她十根腳趾都還在
    • 靈三才是真正性格本體。
    • 大家想把小術傻抽回來過過好日子,結果卻告訴大家抽回來的只是擁有本人記憶、會裝嫩的遺物,而那位和我們一起同甘共苦走遍整個異聞帶的小術傻則再也回不來了,蘑菇你不是人。雖然對天天拖著她周回的無良御主根本沒差啦。
  • 縱然她算是騎士王阿爾托莉亞的異聞帶同位體,但在梅林眼中阿爾托莉亞只有成為騎士王的那一位。
    • 梅林對阿爾托莉亞·Caster的稱呼只有「她」、「詠唱者(Caster)」、「預言之子」、「聖劍守護者」、「無名之王」,但一次也沒有稱她為「阿爾托莉亞王」。[6]
  • 在《Fae Round Table Domain Avalon le Fae Synopsys》中提及具有冠位劍資格。
  • 在2020年5周年活動中實裝,徹底改變了遊戲生態
    • 此前的藍卡隊雖然也有一定的可用隊員(玉藻、帕拉塞爾蘇斯、賢王、強化後的嫁王等),但由於最綁死的玉藻在普通狀態下未能提供NP,如要做到沖浪隊伍組成相當受限
    • 但是阿爾托莉亞‧Caster單人已解決了NP供給、NP率提升和藍卡強化(另附帶對人類之敵特攻和一次無敵),令隊伍組成、打手甚至禮裝選擇等條件大幅放寬
      • 雙阿爾托莉亞‧Caster的場合只要攻擊手的NP回收率不太爛(或攻擊hit數過低)並有足夠的敵人在場,幾乎就能只靠寶具完全回收NP達成連發,火力甚至比以往的藍卡隊還要高
      • 這不僅令藍卡隊正式能與紅卡或綠卡隊分庭抗禮,甚至能更穩定地達成6農具3T周回、門檻也比兩者更低,令藍卡隊一躍成為新的主流隊伍
    • 另一方面她的寶具除了全體弱體解除和提升攻擊力,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對肅正防禦,只要對方沒有強化解除,就連無敵貫通也能無視我無效你的無效、必定能擋下對方的攻擊也因此讓原先讓無數玩家頭疼不已的蓋提亞的人理裝填瞬間成了笑話[7]
      • 雖然有回合和次數限制(基本是三回合一次),但如搭上梅林和寶具有提高OC功能的卑彌呼,三人的寶具回轉將輕易令肅正防禦的次數夫高至最高的三回合五次,幾乎沒有甚麼對手能打得進去。
    • 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對肅正防禦如果沒有疊OC的話很易被對手追擊死,而且在失效前再開寶具也不會補充次數(會出現NO EFFECT),因此如開寶具時間不當便很容易令戰線崩潰。
      • 而且對肅正防禦屬於強化防禦,雖然因為效果發動次序的關係不怕強化無效[8],但遇上前置強化解除的攻擊寶具還是會被打穿[9]
      • 另外因為沒有回血技能,如果要打長期戰一般會帶梅林或玉藻其中一人,不過只要先將對方滅掉就沒有這個問題了(誤)。
    • 訪談提到其實她在性能上最一開始只是想扶一下藍卡隊,然後順便帶到「對肅正防禦」這個名詞而已。結果反而超過當時流行的綠卡隊甚至強到飛天的程度,蘑菇自己感到有點失敗。
  • 人物方面的畫師為武內崇,武器方面的畫師為下越

名台詞

  • こんにちは! キャスター、アルトリアと申します!実のところ、サーヴァントというのはよく分からないですが、魔術なんかでお役に立てるなら遠慮なくお使いください。え?魔術は『なんか』じゃない? うわぁ……こっちの世界ではそうなんですか?
    「你好!我是阿爾托莉亞Caster!其實,我不太懂什麼是從者,但如果區區魔術能幫上您的忙的話,請盡情差遣我吧。哎?不是什麼『區區』魔術而已?嗚哇……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嗎?」
    • 召喚時的台詞。
  • ガレスちゃん、円卓の騎士だったんだ!?うわー、うわー!かっこいいー!鎧すごーい!なんだろう、わたし、踊り出しそうなくらい嬉しい!
    「加雷斯,原來妳是圓桌騎士呀!?嗚哇~嗚哇~!好帥啊~!鎧甲好厲害!不知為什麼,我高興到想要跳舞了!」
    • 持有加列斯時。在異聞帶中為了完成她巡禮的預言而死去。
  • あの方が、メイヴさんですか?うわぁ……姿形だけじゃなく、性格、口調まで……。わたしの知っている妖精とそっくりすぎて逆に引きます。今度、チーズケーキを差し入れに行きましょう
    「那位就是梅芙小姐嗎?嗚哇……不僅外表和性格,連口氣都……和我認識的妖精過於相似,反而讓人有點害怕呢。下次我帶一些起司蛋糕送給她吧。」
    • 持有梅芙時。跟異聞帶的姊妹淘重逢了就別做那種給人家送剋星的事啊。
      • 雖然她未必知道泛人類史的梅芙怕起司就是了。
      • 梅芙(泛人類史):這味道,看來需要教育一下呢![上100等起源彈]
      • 阿爾托莉亞(術):等等我沒做什麼![丟蛋糕+開寶具]

相關人物

泛人類史

  • 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 —— 泛人類史中的同一人物,術傻得知泛人類史阿爾托莉亞的事蹟後嚇到說不出話
    • 敲響位於諾維奇的第一座鐘後,在夢中窺見泛人類史的阿爾托莉亞的人生,此後開始變得越來越像那個自己。

生前(不列顛異聞帶)

  • 摩根 — 同為樂園妖精
  • 妖精騎士蘭斯洛特 — 不想再應付的對象
  • 妖精騎士崔斯坦 — 雖然被對方視為眼中釘,但本人卻挺喜歡她
  • 妖精騎士高文 — 過去還在成長的村莊時有一面之緣,並不小心窺見她的真名
  • 奧伯隆 — 在巡禮中的同伴,也是教授自己魔術的導師,亦是她需要討伐的對象
  • 加列斯 — 與不列顛異聞帶的她是好友兼護衛
  • 諾克娜蕾雅 — 與她是好友兼勁敵
  • 珀西瓦爾 — 被不列顛異聞帶的他,協助自己巡禮
  • 藤丸立香 — 與自己一樣被逼得不得不努力朝目標前進但更值得信賴的友人,與他一起旅行的時光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 千子村正村正ァ,照料自己甚至為自己犧牲的前輩,在《FGOM 10》的因緣角色中,唯一一個是以阿爾托莉亞‧阿瓦隆的口吻來評價。也可以說這段亦是把Fate/Stay Night二人的因緣再次牽線[10]

相關條目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其聲線類似吉田一美
  2. 選項有在索爾茲伯里發覺阿爾托莉亞是預言之子,多拉奇河的跳水事件以及愛丁堡的巧克力大戰
  3. 日本神話中泛指長度約為十個拳頭長度的劍
  4. 也就是古北歐語的槲寄生,北歐神話中洛基便是擲出這個植物,將其變為武器並殺死了巴德爾
  5. 討厭不列顛所有的妖精:芭班・希、並非生於6個氏族內的妖精:諾克娜蕾雅、憎恨著自己的妖精:加雷斯、以上皆是:奧伯隆
  6. 尤其如果想教魔術的話,他只會在夢裡教授。所以更進一步引證當初教導阿爾托莉亞魔術的人不是梅林而是奧伯隆。
  7. 第一回合時發動,蓄能充滿、三層寶具威力強化+無敵貫通,但只發動這麼一次
  8. 先加攻、再解弱體、最後上對肅正防禦
  9. 如天草或阿比的寶具
  10. 「……如果說會是他指引了她的緣由是命運的話,那麼命運也不總是諷刺的呢,代替已經不在這裡的她致上發自內心的感謝與敬意,如果有遇到艾克塔的話兩人肯定意氣相投的。」被美露莘擊敗、從大洞生還後的他,曾經到過某間在海角上空無一人的冶煉坊這件事,直到最後他都沒有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