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lanta (Fate)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Ἀταλάντη(アタランテー)
關於登場在Fate/Stay Night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Stay Night)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Zero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Zero)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EXTRA—PC)Archer (Fate/EXTRA—NPC)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Apocrypha中敵對的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Apocrypha.黑)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strange fake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strange fake)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Archer (Fate/Prototype)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的同名角色Archer,請參閱Archer (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弓箭射穿以後做成烤串,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解說

基本資料

  • 真名:Atalanta(アタランテ/阿塔蘭塔)
  • 稱號:純潔的獵人、阿塔、塔喵、貓茶
  • 身高:166cm
  • 體重:57kg
  • 三圍:B78/W59/H75
  • 屬性
    • 中立・惡
      • 別再抱怨我偷獵野味了,我是不會停手的。
    • 混沌.惡[1]
      • ㄘ我ㄉ闇天之弓吧!
  • Master:不明→言峰四郎主人公
  • 形象色:綠、黃
  • 特技:不明
  • 喜歡的東西:孩子、蘋果、肉
  • 討厭的東西:殘酷對待孩子的人、事(弓)、從漂亮話上別開視線的聖女(狂)
  • 天敵:不明

性格

  • 野性
  • 率直

萌屬性

愛好

  • 小孩

略歷

  • 真名為阿塔蘭塔,希臘神話中,受到阿爾忒彌斯女神祝福而生的「純潔的獵人」。
  • 雖然作為阿卡迪亞的公主而生,因為不是期待生下的男兒,被捨棄到山中待死。但女神阿爾忒彌斯的聖獸雌熊給了她母乳讓其活下來,因此成為阿爾忒彌斯的忠實信徒。
  • 在荒野長大的阿塔蘭塔,成了一名兇猛的獵人,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她向狩獵女神阿爾忒彌斯發誓要做永遠的處女。
  • 長大後登上阿爾戈號,與眾英雄一起參加卡呂冬的野豬狩獵,並立下最大的功績。
  • 在卡呂冬野豬被殺死後,阿塔蘭塔被她的父親重新發現。父親希望她結婚,向女神發過誓要保持純潔的阿塔蘭塔並沒有這個想法,於是同意和在一場賽跑中跑贏她的求婚者結婚,輸了就得被殺死。
    • 斯庫尼俄斯國王同意了,許多年輕人都因受不了誘惑死亡,直到墨拉尼昂(或希波墨尼斯)出現。墨拉尼昂向愛神阿佛洛狄忒求助,她便給他三顆金蘋果讓莫拉尼昂丟,當阿塔蘭塔把他們撿起來時,就會減緩速度。那些蘋果都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每當阿塔蘭塔超過莫拉尼昂,他就把一顆滾到她的前面,讓她追著跑,墨拉尼昂就這樣贏了這場賽跑。
  • 兩人於是結婚。他們的兒子是帕耳忒諾派俄斯,即國王俄狄甫斯死後攻打底比斯的七將之一。
    • 然而墨拉尼昂卻沒有對阿佛洛狄忒獻上謝禮回報,因此阿佛洛狄忒讓兩人慾火焚身,失去理智的在神廟中交歡。神廟的主人希栢利(一說為宙斯)見兩人褻瀆自己,便將兩人變為獅子作為懲罰。
  • Fate設定裡也是曾與阿基里斯的父親比試過,漂亮地摔角贏了對手。這件事成為阿基里斯父親難忘的回憶,並告訴了兒子,此後Fate裡的阿基里斯對阿塔蘭塔有了特別的好感。

故事中經歷

Fate/Apocrypha

  • 在被召喚前,Master就已經成了言峰四郎的傀儡。被召喚後,言峰四郎以「仲介人」的名義指揮她。
    • 但她感覺到言峰四郎與赤方Assassin身上的陰謀味道,心裏很討厭他們。
  • 試圖說服暴走的赤方Berserker,但完全無效。之後在與迎擊的黑方戰鬥時被黑方Archer擊退。
    • 似乎在撤退時順手獵了些動物做成烤串來吃
  • 赤方大舉進攻時參戰,因為轉換陣營的赤方Berserker的攻擊落入下風。Ruler接近後與其一同對抗赤方Berserker,之後被言峰四郎調回使Ruler單獨對抗赤方Berserker。
  • 在空中庭園一戰,因Ruler的命令,與黑方一起討伐變為吸血鬼的黑方Lancer
  • 其後在面對黑方Assassin時被其死前的幻覺霧給纏上。
    • 身為棄嬰的她原本就對於孩童之事有著異常的執著,所受的影響特別大。
    • 因此對於Ruler執意要將他們超渡的舉動十分不滿,認為Ruler根本不是聖女。
    • 被怨靈纏身的她更是徹底失控打算一定要消滅Ruler。
  • 最終戰中,與Ruler的戰鬥中使用野豬皮「神罰的野豬」(Agrius Metamorphosis)變得兇殘而暴走。
    • 結果赤方Rider為了救她而與她同歸於盡,得到些許救贖。

Fate/Grand Order

第一特異點—《邪龍百年戰爭 奧爾良

  • 做為由黑貞德召喚的Servant之一,職階為Berserk‧Archer。
    • 打醬油程度更勝Apocrypha,除了戰鬥之外幾乎都沒戲份。

第三特異點—《封鎖終局四海 俄刻阿諾斯

  • 伊阿宋召喚,職階為Archer。
    • 雖然作為阿爾戈號的一員被召喚,但卻沒有像海格力斯一樣被奪去知性,因此得以偷偷離開船上。
    • 找到帶著約櫃的大衛王,為了求援而用天穹之弓射出箭書,把主角一行人叫來。
    • 阿爾忒彌斯(和俄里翁)也在場,箭書正巧就戳在俄里翁的頭上了。
    • 對第一特異點發生的事留有記憶,並因此向主角表達歉意。
  • 對於自己尊敬的阿爾忒彌斯是戀愛腦這件事深受打擊。

終局特異點—《冠位時間神殿 所羅門

  • 因為與主角的因緣而自主接受召喚,與其他第三特異點的同伴共同在第三柱掃蕩魔神柱。
  • 並沒有與黑鬍子、德雷克或者是伊阿宋等人共同行動,不過她不只要面對自己尊敬的阿爾忒彌斯在跟俄里翁玩無聊的夫婦相聲,還要看尤瑞艾莉跟阿斯忒里翁放閃光,又要應對大衛的搭訕,似乎累積不少怨氣的樣子。

絆劇情《女神的微笑》

  • 為了尋找自己不小心遺失在海島上的自製阿爾忒彌斯人偶而請求主人公一同前去尋找
    • 主人公發現人偶像上缺少俄里翁而疑惑,她表示自己討厭俄里翁那種不檢點、沉迷美色並毫不反省的人,還表示如果要在伊阿宋和他之間選一個的話寧願選伊阿宋。
    • 結果被阿爾忒彌斯抓包,生氣的阿爾忒彌斯(「就算你說的都沒錯也一樣要反對!」)表示要和她戰一場,輸了就要收回所有的恩寵
    • 結果當然是贏了。臨走之前還問主人公可不可以帶一點奇美拉的肉,被否決了還不死心地問可不可以帶點野豬皮回去當然也被拒絕了
    • 此戰過後技能「跨越阿卡迪亞」上升為A級,加成大幅增加,讓阿塔成為綠卡隊非常重要的成員。

絆劇情《倫敦孩童》

  • 擊敗了開膛手傑克後,寶具「訴求的箭書」由B升級至B+。
    • 另外從劇情中,亦明示了她擁有Apocrypha的記憶,並且解開了當時對黑Assassin的心結

第一異聞錄—《永久凍土帝國 安娜塔西亞

  • 是次以披上卡呂冬野豬的毛皮、Berserker職階登場,與Apocrypha時的立繪略為不同
    • 野豬塔、豬皮塔
    • 雖然Alter化且職階變成Berserker,但仍然擁有理性且能正常溝通。
    • 於主角抵達前三個月忽然受到召喚而現身於異聞帶的泛人類史從者,並順勢成為反抗軍的領袖。
    • 在她完全不像狂戰士的強大組織能力及領袖魅力下,幾百年來一直被壓著打的反抗軍在三個月內變成一個真正威脅到雷帝的勢力。
    • 在反抗軍的總部因為パツシィ的密告而受襲時,和阿維斯布隆一同被俘。受到卡多克招降時嗤之以鼻。
    • 在打敗伊凡雷帝後,得知異聞帶一但消滅,身處其中的生命也會消失。而唯一能阻止的方法就是沙皇的正統繼承者安娜塔西亞成為這個異聞帶的王,延續這個異聞帶。
    • 對身為泛人類史的英靈,以保護人理而受抑止力召喚的阿塔蘭塔而言,延續異聞帶是否定她自身立場的行為。而且異聞帶愈偏離泛人類史,她的存在也會愈薄弱。
    • 但是在這三個月她已經對這個世界的同伴產生深厚的感情,無法坐視這個異聞帶消滅。她帶著迷惘,下令反抗軍攻擊迦勒底一行,結果而言站在卡多克的一方。
    • 混戰中パツシィ為了保護主人公而被殺,主人公再度燃起鬥志,擊退反抗軍一行。
    • 戰敗的阿塔蘭塔深深感到「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帶著悔恨消失。

活動《Apocrypha/Inheritance of Glory》

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Archer 言峰四郎 D E A B C C
Berserker 藤丸立香 C++ C++ A+ B E B+

階級固有能力

Archer

  • 對魔力:D —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 單獨行動:A — 即使沒有Master仍能行動。但需要龐大魔力如使用寶具時就必需要有Master的支援。

Berserker

  • 獸化:B — 令全參數提升2Rank,強度足以匹敵A Rank的狂化,但不會被奪走理性,能夠保持冷靜的思考。
    • 不過會構築起作為野獸的邏輯,無法逃出其桎梏。
  • 單獨行動:A — 即使沒有Master仍能行動。但需要龐大魔力如使用寶具時就必需要有Master的支援。

擁有技能

Archer

  • 跨越阿卡迪亞:B → A — 能夠跨越場地上包括敵人在內的所有障礙進行移動。
    • 「吾遙遠的故鄉阿卡迪亞,險峻山嶺連綿,吾跳躍於岩間遊玩」。
  • 趕超的美學:C — 讓對手先行動並加以觀察,然後取回主動。縱然是在賽跑,她都一定會讓對手先跑。
    • 「先上吧,吾在其後將化作疾風,後來居上」。
  • 卡呂冬狩獵:A —

Berserker

  • 自我進化:EX — 超越自我改造的,針對自身的改良技能。為了能夠越過任何障礙來達成目的,將自身以秒單位做持續的進化。只是,因為太過聚焦在特定目的上,有著應用性比自我改造要低的缺點。
  • 魔性馴化:EX — 通關幕間後由自我進化強化而成
  • 跨越阿卡迪亞:A — 能夠跨越場地上包括敵人在內的所有障礙進行移動。
  • 野獸的論理:B — 化作野獸所形成的戰鬥思考。雖然不會使用那些卑鄙伎倆,但思考速度會為了迅速的殺害對手而高速化。和自我進化技能的連攜會更加快打倒敵人的速度。
    • 在Apocrypha裡此狀態下仍會偷襲也會針對敵人的弱點猛攻,故推測『不會使用卑鄙伎倆』是指人質等卑劣手段的戰術。

寶具

Arch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S4fi5Et.gif 訴求的箭書 Phoibos Catastrophe B[4] 對軍寶具 2-50 100人
「引弓放箭」這一概念具現化而成的寶具。

以守護神阿爾忒彌斯所賜予的「天穹之弓」(Tauropolos),射出祈求太陽神阿波羅與月女神阿爾忒彌斯加護的箭書。
破壞之神回應這個請求,以給與敵方災厄的形式授予Archer加護,天上降落豪雨一般的光箭,進行廣泛圍全體攻擊。

箭書會隨機由阿爾忒彌斯和阿波羅的其中一方收到。由阿爾忒彌斯收到的話,在場的所有女性會變成目標,由阿波羅收到的話便是男性被瞄準。
攻擊範圍可以憑藉Archer的意志收束。

這件寶具與多產女性尼俄柏嘲笑阿波羅與阿爾忒彌斯之母勒托「孩子數目少」,所以兩人將尼俄柏的孩子一個不剩地射殺的故事有關。

Phoibos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另一名字,意即「光」。

因為一次射出只能打男或打女的設定太難寫也不好看,因此小說版取消了針對男性或女性的設定,改成指定區域內的無差別掃射。區域大小可以調整,區域越壓縮光箭越集中降下,殺傷力隨之提升。
在動畫版中再改為同時射出兩支箭書,使男女同時都成為目標。
而在街機版和更新後的FGO的寶具演出中,在同時射出兩支箭書的基礎上,降下的箭雨分為兩種不同的顏色,分對應男性和女性。
神罰的野豬 Agrius Metamorphosis B+ 對人(自身)寶具 0 1人
卡呂冬野豬的毛皮和頭部,由殺死野豬的英雄墨勒阿格贈與。
乍看之下像豬,但那只是偶然以豬作為依附生物罷了[5]
披在身上時封印天穹之弓,幸運外的全能力和罩杯上升,並得到A級「狂化」和「變化」[6]
但精神會被野豬控制,無法認知Master[7]
由於已不再是Servant,也無法被觀測情報
此狀態下的弓名字改為「闇天之弓」(Tauropolos),以魔力生成的箭不但可以迅速連發還全都具備寶具級威力。

Berserk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fMck352.gif 闇天蝕射 Ταυρωπός Σκιά θερμοκρασία[8] A 對人寶具 1-99 1人
將Archer職階時使用的天穹之弓併入自身,釋放注入全部魔力的一擊。
比起箭矢,更像是彈道飛彈。受到這擊的對象會被黏著性的「闇」吞噬,並強制同化。要抵抗的話,必須有極為強力的對魔力技能。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Archer

名稱
金蘋果
——此乃諸神食用的果實。
擁有能迷惑任何人類理性的滋味,
與保證不死功效的禁忌果實。

只要使用這個,就能阻攔任何人類的腳步。
會拿起這個果實,渴望品嘗。
這是條件反射,就像拿到滾燙東西的瞬間,就會放開一樣,是刻印在肉體上的存在。

這東西曾被使用,而我停下了腳步。
在賽跑的過程中,我忘我地停了下來。
之後的事,我不願再回想起來。

所以這個由我拿著。不會給你。
……因為你不需要這種東西。
對吧?


Berserker

名稱
卡呂冬的毛皮
雖說是做為寶具得到的東西,
但不論是使用的必要性,還是手段都不清楚。
只有想過是不是用來詛咒對手的。

……現在的話可以理解了。
只有在面對真心憎恨的對手,無論如何都得贏過對方的時候。
只有在選擇讓憎恨燃燒自我的時候,
這件毛皮才會做為寶具成立。

想成為野獸。
想成為不會有任何感動,單純為了殺害對方的野獸。
化作不會感受到這份烙印在胸口的悲哀的,
純粹的野獸——


情人節贈送禮裝

Archer

名稱
蘋果箭巧克力
阿塔蘭塔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收下吧。
在徒步競走中是否對我使用蘋果是你的自由。
……但到時候你可要做好覺悟哦?
贏過我就意味著這樣。


Berserker

名稱
豬突猛進巧克力
阿塔蘭塔〔Alter〕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以魔獸卡呂冬作為原型製作而成的,
做得相當漂亮。
粉紅色的部分是用草莓巧克力製作的。
或許是為了應對小孩吧,味道偏甜。

「……那個,怎麼說呢。我猜你大概已經吃膩蘋果了吧。
 如果你願意和孩子們平分這個一起吃,我會非常高興的。」


簡評、其他資料

  • 擁有眾英靈裡頭頂尖的移動速度,本人也以此為榮。[9]
  • 天穹之弓是月女神阿爾忒彌斯賜與的武器,拉弓至全滿後箭矢會提升為A級。若再附加魔力,破壞力可說等同飛彈,連防禦力頑強的迦爾納都無法忽視。
    • 可透過魔力控制箭矢的軌道。
    • 弓技精湛,遠程狙擊威猛,近身戰也可以運用弓箭作戰。
  • 其實在月之聖杯戰爭也有參戰,遊戲裡確定通過一回戰、二回戰途中被紅Saber目擊過。
    • 可說是游擊戰的專家,相對的一對一的決鬥形式實在不適合她發揮實力。
    • 漫畫版她在劣勢之下仍通過了三回戰,推測於四回戰時淘汰。
    • 漫畫版被紅Saber援救過,加深了讀者對她似乎不怎麼強的印象。
    • 考量到EXTRA漫畫該篇的時間點與F/AP正式出版的時間點,漫畫作者多半只是想帶梗。實力考據應以F/AP為主。
  • 獸耳與尾巴是因為傳說最後受到的詛咒的後遺症,本人倒是不怎麼在意。
    • 在FGO中戰鬥的時候耳朵和尾巴會動。可愛
    • 在一破之前的髮型是非常微妙的雙馬尾。
    • 在完成強化任務後,會獲得技能「卡呂冬狩獵」。改善了儲NP效率差的弱點。
  • 因為是山中長大,眼神如同動物一般銳利,頭髮也沒有保養而是自然生長,看起來絲毫沒有貴婦的華美。但說話方式非常古風,性格率直,有著奇異的魅力。
    • 五感敏銳、察覺敵人的能力優秀。
    • 雖然沒有千里眼技能,但故事描述裡視力至少也是鷹眼水平。
  • 思考方式與生死觀和動物類似,認為通過搶奪得到生存食糧是理所當然,過度的榮耀連都不吃。
    • 沒有過多的尊嚴,一般來說不會蠻幹,該撤退時就會斷然撤退,擔任先鋒非常妥當。
    • 也因此以人類的觀點她是惡陣營的從者,不過惡屬性的設定跟她平常給人的印象差太多了,讓不少人第一次知道她是惡屬性時都吃了一驚
  • 最近被赤方Rider追求,平時總是一起行動。但自己完全沒有這個想法。
    • 並不是說雙方關係不好。恰恰相反,兩人關係極好,行動也大多在一起。
  • 其願望是「造就一個所有孩子都在愛的包圍下成長的世界」,因為她想將自己受過的恩情報答給孩子們。
    • 在型月世界的她是沒有孩子的。
  • 對當時的希臘戰士而言,戰鬥=獻給神的供品=蹂躪。對連狩獵也表現出必要以上粗暴舉止的他們,阿塔蘭塔沒有一個看得上眼。不過也有唯一在意的男性,就是以穩重態度接觸她的佩琉斯。
  • 人際關係上,對阿爾忒彌斯異常尊敬,很討厭伊阿宋和俄里翁,不過對後者似乎是出於可以伴在月神身邊的嫉妒。
  • 企劃階段擁有的技能「金蘋果」,是具有能引誘對手靠近功能的寶物。還有一個名叫「北斗七箭」的寶具,能從大熊座喚來七發流星之箭。不過兩個都在小說版被刪除了。
    • 金蘋果在FGO成為阿塔蘭塔的專屬禮裝,從文字說明可以得知這是能使人的理性消失並使食用者獲得不死,讓人下意識地就會想去追逐並食用。
    • 而北斗七箭很可能修改後變成了黑方Archer的寶具,可憐的阿塔喵喵。
  • 在FGO第二部第一章中以「神罰的野豬」附身姿態出現,不過使用Alter的名義
    • 職階理所當然是Berserker,但又理所當然的保持理性。整章中有最多的戲份。
    • 這個狀態下也可以稱作阿塔蘭塔.Metamorphose。
      • 只要剝除卡呂冬的毛皮,她就會迅速回復成Archer。
    • 由於是透過卡呂冬的毛皮所進行的魔獸化,她在獲得了匹敵A級狂化的能力值提升之餘,更是同時保有著冷靜思考的稀有存在。[10]
      • 依據Apocrypha的描述,卡呂冬在分類上雖然是魔獸,但靈格已達幻獸等級,此寶具以憤怒和憎恨去驅使會越加強大,可是也會引發失控。
      • 此版本或許能說是使用者在精神上達到了某種平衡,等級雖然下滑但仍保有卡呂冬的基本特性而且不會過度瘋狂,整體上較為均衡。
      • 然而在FGO裡玩家所召喚到的終究還是比較偏凶暴,理想狀態則是第二部2-1故事裡的那樣,同時保有弓職的理性和卡呂冬能力的狂阿塔,但很可惜玩家沒法使用……
    • 她能夠為了擊潰對手而實行最恰當的手段,依照狀況也會把撤退列入考量之內。然而,基本上她不會被曾經視為敵人的對象給說服。
    • 雖然有著與狂化同質的技能影響卻可以進行對話,不過基本上想以邏輯來說服她幾乎是不可能的。
    • 她對你是否支持人類並不感興趣。不論獸化成了什麼模樣,只要不脫離那個深深刻劃在心裡的規則,她就會是忠實的從者
      • 然而只要牴觸了那個規則,她就會捨棄御主與從者的關係吧。恐怕,就連識別御主都會變成不可能。
      • 當然了,只要不觸犯那個規則就不會有問題。
    • 另外在FGO的Apocrypha合作活動中也使用了神罰的野豬來讓自己取得飛行能力,可能是因為她是主動且並未在憤怒的狀態下使用之故,使用之後仍然保持相當的理性,而且也能憑自己的意志將野豬皮取下變回原本的姿態。
      • 然後就因為發現穿上後的姿態實在露太多而感到十分羞恥

名台詞

  • 「こら、あまり触れてくれるな。私は純潔の誓いを立てている。駄目だと言っているだろう、もう」
    • FGO中,與玩家的羈絆達到最高的時候能夠觸發的對話[11]
  • あのルーラーか……私はあいつが嫌いだ。だが、あいつは決して考えを変えぬだろうし、私もそうだ。似た者同士なのかもな、やれやれ
    「那個裁定者嗎……我討厭那傢伙。不過,她應該是絕對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的,這點我也一樣。也許我們很相似吧,唉」
    • 持有貞德時的MY ROOM對話。
  • 「燃ゆる影。裏月の矢。我が憎悪を受け入れよう。『闇天蝕射(タウロポロス・スキア・セルモクラスィア)』!」
    「燃燒之影。裏月之箭。接受我的這份憎恨吧。『闇天蝕射(Ταυρωπός Σκιά θερμοκρασία)』!」
    「間違いじゃない……間違いのはずがないんだ!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っ!タウロポロス、いけぇえええええ!」
    「沒有錯……不可能有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闇天之弓(Ταυρωπός),去吧啊啊啊啊啊!」
    • 狂阿塔寶具台詞
  • 「まだだ、まだ飢えている。耐え切れない程に。さあ、力を寄越せ!」
    「不夠,還沒滿足,到讓人無法人忍受的程度。來吧,把力量給我!」
    「放たれた矢が戻ると思うか?もっとだ!」
    「汝覺得放出去的箭會回來嗎?再給我更多!」
    「これが私の最果てだ。どうした?笑え。目を逸らすな!こうなったのは汝の責任なのだからな!」
    「這就是我的盡頭。怎麼?笑啊。別移開視線!會變成這樣也是汝的責任吶!」
    「平和だな……。これが本当の果ての地だったのか。……少し眠い……穏やかで。ああ……最果てにも、光はあったのだな……」
    「真是和平……。這就是真正的盡頭之地嗎。……有點累了……在這平穩之中。啊啊……即便是在這樣的盡頭,也有光芒吶……」
    • 狂阿塔靈基再臨台詞1~4
  • 「近寄るな。噛み付きたくなる」
    「別靠近我。會想咬了汝。」
    「少し眠る。起こすな、噛み殺してしまうだろうからな」
    「有點想睡。別叫醒我,我可能會把汝咬死吶」
    「汝は私が不安なのか?……気にするな。当然だろう」
    「汝對我感到不安嗎?……別在意。那是理所當然的」
    「眩しい陽だまりのようだな、汝は……。だから近寄るな。私には少し、その輝きは強すぎる」
    「簡直就像是耀眼的陽光呢,汝這人……。所以別貼上來。對我來說,那份光輝有點太亮了」
    「……ん。そこで見守ってくれ。汝の匂いがする限り、私は力を尽くして戦おう。マスターの為なら、ここで朽ち果てても悔いはない」
    「……嗯。在那看著吧。只要汝的氣味還在,我就會盡力戰鬥。若是為了Master,就算在這失去性命也不會有任何悔恨」
    • 狂阿塔絆對話1~5
  • 「主従……か。そうさな、私を躾けてみるか?」
    「主從……嗎。也是呢,要試著調教我看看嗎?」
    • 狂阿塔My Room對話。調♀教,妳知道這詞不能亂用的嗎?
  • 「偽の聖女……私が心から憎いのは彼女だけだ。……でも、彼女だけが私と真正面から向き合ってくれる存在なのだ。だからこそ、憎いのかもな……」
    「虛偽的聖女……讓我打從心底憎恨的只有她。……不過,也只有她是願意和我正面相對的存在。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恨她的吧……」
    • 持有貞德時的狂阿塔對話
  • 「ジャック・ザ・リッパー……彼女たちがいるのか。そうか……いや、すまない。あの時止められなかった私に何も言う資格はない。ないんだ」
    「開膛手傑克……她們也在啊。是嗎……不,抱歉。那個時候沒有阻止成功的我沒有資格再多說什麼。」
    • 持有開膛手傑克時的狂阿塔對話
  • 「ヘラクレス、か。……ふっ、噂から察するに、神話から少しは学んだようだな。大英雄は死してなお神話を紡ぐ、か」
    「海克力斯,啊。……呵,從傳聞來看,似乎從神話中學到了一些吶。大英雄即使是死後也會創造神話,嗎」
    • 持有海克力斯時的狂阿塔對話
  • 「メディア……あなたがあの時聞いてくれた私の想いは間違いではないはずだ。……なのに、行き着いた果てはお互いにろくでもないものだな」
    「美狄亞……那個時候我告訴妳的想法應該是沒有錯的。……但,妳和我最後抵達的終點都說不上好呢」
    • 持有美狄亞時的狂阿塔對話
  • 「我應該感謝當時你對我做的一切吧……毛小子就不要得意忘形了,下次我會咬你哦」
    • 持有阿基里斯時的狂阿塔對話
  • 「私の愛するものはこう成り果てても変わらん。子供達だけだ」
    「就算變成這樣我所愛的也不會變。只有那些孩子而已」
    • 狂阿塔講到喜歡的事物時的對話
  • 「嫌いなもの、か……そうさな、強いて言うなら綺麗事から目を背ける聖女あたりか」
    「討厭的東西,嗎……是呢,真要說的話就是從漂亮話上別開視線的聖女一類的吧」
    • 狂阿塔講到討厭的事物時的對話
  • 「全てが絶望であったとしても、そこに選択と救いを。聖杯など、それくらいの願いでいい」
    「就算一切都充滿絕望,也要在那留下選擇和救贖。聖杯這東西,實現這種程度的願望正好」
    • 狂阿塔講到關於聖杯的話題時的對話

相關角色

生前

Fate/Apocrypha

Fate/Grand Order

  • Meltlilith——同個CV,也跟阿爾忒彌斯有緣。

相關條目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穿上卡呂冬野豬皮時
  2. 狂阿塔靈4被形容很像
  3. 狂阿塔限定
  4. FGO中,完成了羈絆關「ロンドン・チャイルド」後,會升級至B+
  5. 依照本篇的描述,如果有人披上這張皮,變化後就會是魔人而非魔獸
  6. 對應環境讓自身改變特性,像是能讓身體液化、讓雙手變成滑翔翼、紅外線視力
  7. 這種寶具幾乎等同於自爆,在亞種聖杯戰爭中從未有過使用紀錄
  8. Tauropolos Skia Thermokrasia,Ταυρωπός為天穹之弓(變身時為闇天之弓)。Σκιά,陰影,特別指遮擋陽光產生的。θερμοκρασία,溫度。可翻譯為以陰影吞噬溫度的闇天之弓或是闇天之弓・蝕熱之影
  9. FGO勝利後會說對手太慢,房間對話有一半都在講腳程
  10. 因為並非是委身於怒火的變身,而是在已經獸化的狀態下被召喚出來,所以和作為寶具而使用的時候相比,等級較低
  11. 怎麼看都是在打情罵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