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usa (Fate)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Μέδουσα(メデューサ)
以下含有部分劇情,如不想半夜被Rider搾乾魔力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解說

出處

基本資料

  • 真名:Medusa(メドゥーサ/美杜莎)
  • 稱號:黑蛇、蛇女、蛇髮女妖[1]、R姐[2]、R妹[3]、R媽[4]、真·櫻Saber[5]
  • 身高:172cm (Rider)[6], 172+?cm (Avenger), 134cm (Lancer),160cm(Saber)
  • 體重:57kg (Rider), 57+?kg (Avenger), 30kg? (Lancer)[7],52kg(Saber)
  • 三圍:B88/W56/H84
  • 屬性:混沌・善 (Rider), 混沌・悪(Avenger), 中立・善(Lancer),混沌・中庸(Saber)
  • Master:表面上為間桐慎二,實質上為間桐櫻
  • 形象色:黑
  • 特技:騎馬、腳踏車、雜技、跟蹤
  • 喜歡的東西:酒、讀書、蛇
  • 討厭的東西:鏡、身高測定、海藻[8]
  • 天敵:SaberAssassin(小次郎)、葛木宗一郎、Kratos
  • 武器:無銘・短劍/Rider匕首
    • 普通武器,並非寶具,因此可以普通手段破壞。
    • 出典不明,但猜測此一武器反映了她的內心。
    • 約50cm的鐵釘配上1.5m長的鐵鍊,可作投擲用。
    • 雖說是短劍但根本不能作出斬擊而更適合作投擲,相當怪僻的武器,實際性能亦成疑。
      • 作者奈須きのこ:「不過似乎一插進去就很難拔出來。這不是有實用性嗎。」
      • 而且可以當晾衣繩使用,這不是有實用性嗎[9]

性格

  • 由於Fate線和UBW線的她是服從在慎二之下的敵人,玩家要到HF線以及hollow ataraxia時才會了解她的本性。
    • 不過在Fate/Grand Order中,因為是作為玩家的Servant被召喚出來,幕間跟很多活動也就不隱藏這些性格了。
  • 忠心
    • 無論Master是個怎麼樣的人都會效忠,甚至到了自暴自棄般的程度。
    • 看似冷血,實際上無時無刻都在擔心Master的安危。
  • 無私奉公
    • 不帶感情、機械式地貫徹任務。即使對Master所處的立場或者命令有什麼自己的想法,也會斬斷私情地去輔佐。
    • 只要是Master的命令,即使是以與聖杯戰爭無關的無辜普通人也會毫不猶豫地將其作為餌食。
  • 沉默寡言
    • 不會主動表達個人意見,只實行別人對她下的命令以及回答被問到的問題。
    • 但不代表她對周遭漠不關心,倒不如說她是因為無時無刻都在想事情而裝作木無表情以隱藏自己的想法。
    • 其實是毒舌(參見動畫特典的《Rider的慎二觀察日記》)。
  • 優雅
    • 給人黑色和嗜血的印象,但實際上是相當斯文的淑女。
  • 保護心極強,一瞬間就會決定眼前的人是朋友還是敵人。
    • 從超S的外表看可能很難想像,她一決定好要保護的對象就會捨身不顧一切、毫不猶疑地實行。這是基於自己最後沒有保護好姐姐的慘痛經歷。
    • 為了保護Master可以不擇手段,這反映在她的屬性上(混沌・善)。
    • 雖然對Master以外的人類基本上漠不關心,但也可以對被其判斷為對Master無害的對象展現一點溫情。
  • 對士郎抱有淡淡的戀心,但通常都會爲了櫻而壓制下去
    • 但到了不用顧忌的夢中就……
  • 自卑
    • 受姐姐們的影響,認為女性就該嬌小可愛,所以對身材高挑的自己感到自卑。
  • 母性

萌屬性

  • 典型「ギャップ萌え」角色。
    • 明明身材無可挑剔,但因姐姐們的調教有功,覺得自己不夠可愛。
    • 明明在戰鬥時殘酷地玩弄士郎,面對姐姐和Master時卻只能乖乖聽話。
    • 明明給人理性大姐姐的好印象,卻像小孩子般覬覦士郎的單車。
    • 明明是美女卻會在露出真面目時害羞,因此討厭拿下眼罩。
    • 給人一種ドS的氣質但在兩個姊姊的調教下變成ドM。
  • 眼鏡娘(此為奈須本人的愛好)
  • 御姐
  • 魔眼
  • 毒舌
  • 腹黑(幻想嘉年華)
  • 大食[10]
  • 料理上手
    • 不擅長決定要做的菜餚

愛好

  • 讀書
  • 飲酒
  • 間桐櫻
  • 美綴綾子
  • 衛宮士郎
  • 戲弄死敵Saber
  • 揍慎二(幻想嘉年華)

略歷

注意,Fate的設定與神話有很大分別,切勿混為一談。

  • 大地的女神戈爾貢三姊妹的么女。由於三人是相同的存在,因此是三胞胎。
  • 但跟兩位姐姐絲西娜尤瑞艾莉不同,兩人都是「已完成的女神」,不會成長兼不老不死;然而身為妹妹的美杜莎卻體型高大,因此經常被兩位姐姐捉弄(例如迫她洗衣服、搶走海神送給她的天馬、吸她的血等)。但是沒有不老不死能力的她作為替代得到了石化的魔眼、卓越的機動性(敏捷A)等能力。
  • 因被海神波塞頓愛上,招致海神之妻的誹謗,而後被忌妒她們三姊妹滿頭秀髮的雅典娜打壓詛咒。
  • 隨後雅典娜與奧林匹斯眾神憑藉信徒的盲目與無知,將其視為怪物並將她驅趕放逐至「無形之島」,隨後兩位姐姐因掛念她而自願到島上與她一起生活。
  • 之後不少人為了兩位姐姐而攻到島上來,她則為了保護姐姐不斷殺人。
  • 在戰鬥過程中漸漸迷失,在殺戮的過程中內心被憎恨侵染;在殺人過程中找到快感,在成長的過程中型態愈發趨近魔物,最後因為雅典娜的詛咒失去自我而魔化為傳說中的怪物(Gorgon)模樣。
  • 兩位姐姐十分心痛,自願被她吞噬——臨死前向她表白依舊愛著她。
  • 魔化後終日盤據在鮮血神殿內部,從未有外出傷人的紀錄。
  • 青年珀耳修斯帶同寶具鏡之盾及Kibisis之袋上島討伐她;然而跟傳說不同,鏡之盾只是探路機,沒有其他功能。
  • 珀耳修斯在鮮血神殿找到她時瞬間明白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可以與她對抗。
  • Gorgon使用暗黑神殿想把他吞噬時,Kibisis之袋漲大包住了珀耳修斯並發揮作用把內外的概念逆轉;結果在外面的Gorgon反被自己的暗黑神殿封印,在最後一刻見到了記憶中的姊姊們,珀耳修斯乘機用被賜與的鎌狀魔劍(Harpe)斬下她的頭顱,並用此袋裝著她的頭顱,凱旋而歸[11]
    • 在梅杜莎的血液中誕下了兩個怪物,一個是天馬佩加索斯,另一個則是怪物之父克律薩俄爾。
  • 以反英雄身分[12]被人們崇拜,成為英靈。

故事中經歷

Fate/stay night

  • 於第五次聖盃戰爭開始前約一個月被間桐櫻召喚,但沒有戰鬥意志的櫻對Rider下了「遵從間桐慎二的命令」的令咒,把命令權以偽臣之書借給了間桐慎二(但櫻繼續提供魔力)。
  • 於Day 4在學校架起了鮮血神殿的結界,不管在哪一路線都會發動並影響劇情發展。

Fate線

  • 士郎提到學校有大結界的事,第二天早上再叫士郎幫忙找結界的基點。
  • 士郎在弓道場找基點時慎二突然出現並表明自己也是Master。慎二慫恿士郎到自己家中,向他展示Rider。站在慎二背後的Rider「差點手滑了一下」(請參考《  Rider的慎二觀察日記》)。
  • 慎二向士郎尋求合作,士郎拒絕。Rider護送士郎離開時笑說士郎是個好人
  • 在慎二指示下襲擊美綴綾子。
  • 在柳洞寺監視Saber與Assassin的決鬥,攻擊前來找Saber的士郎。
  • 第二天慎二把士郎叫來學校三樓後發動結界。Rider出手幾乎將他置之死地,再把他踢出窗外。
  • 士郎千鈞一髮之際以令咒召喚Saber。慎二只好命Rider收回結界。Rider把短劍刺向自己喉嚨,以血魔法陣召喚出有強大破壞力的不明物體(天馬),帶著慎二逃走了。
  • 士郎和Saber到新都找尋慎二和Rider。Rider發出魔力挑撥Saber,兩人在中心大樓外牆戰至屋頂。
  • Rider召喚天馬並發動Bellerophon。士郎卻不顧情況衝往Saber身邊,Saber只好用上全身魔力以Excalibur應戰,消滅Rider。
  • 慎二逃走時不巧遇上Berserker伊莉亞,慘遭滅口變成稀巴爛的裙帶菜

UBW線

  • 空氣
  • Rider在慎二指示下襲擊美綴綾子。
  • 士郎和凛在學校決鬥時突然聽到尖叫聲,發現走廊有人倒下,凛救人時士郎以右臂防住向她飛來的鐵釘。
  • 士郎忍痛到雜木林追蹤兇手,卻發現對手是Servant。Rider輕易把他吊在樹上,還想把他的眼挖下來。
  • 凛及時趕到並把鐵鍊切斷。Rider逃離現場。
  • 兩天後士郎和凛正討論結界的事時慎二剛好發動結界,士郎以令咒召喚Saber叫她打倒四樓的Caster,兩人則衝往一樓結界基點所在的教室,卻發現Rider已被葛木宗一郎手撕而死,結界亦自動解開,慎二則發了瘋似的溜走。
    • ufotable作的UBW動畫版比原作更慘,不但被大搬運法鑲到牆裡,而且頭雖然還連在身上但脖子硬是扭了兩圈……

HF線

  • 士郎和Saber照常在夜晚巡邏時,聽到新都公園傳來尖叫聲,兩人趕過去後發現Rider正在吸路人的血。
  • Saber輕易把Rider重傷,慎二卻只對她大哮大叫並發出無理命令令她傷勢加劇,連Saber都忍不住叫他停手。這時間桐臓硯出現,把偽臣之書銷毀,令慎二失去Master的資格,Rider亦當場消失。
  • 第二天晚上Rider對士郎使用寶具自己封印・暗黑神殿進行吸精。
  • 慎二強行把櫻帶到地下蟲倉,迫使她令Rider與自己再度契約。
  • 士郎和Saber到柳洞寺視察時Saber誤中真Assassin的陷阱而被黑影吞噬,士郎千鈞一髮之際Rider突然出現,把真Assassin重傷。
  • 第二天慎二與Rider一起到衛宮宅帶走櫻,要士郎一人到學校。慎二命Rider在櫻面前毆打士郎,士郎在Rider幫助下奪走了慎二手中的刀。這時Archer趕到,斬傷Rider。
  • 慎二再度以偽臣之書苛責Rider。櫻在忍受不了下終於收回命令權,Rider在Master改變時從聖盃中得到魔力而復元。
  • 慎二使用發動櫻體內刻印蟲的藥令她暴走後逃之夭夭。櫻在痛苦和失控之下展開結界。因櫻成為Master,鮮血神殿的威力大增,連士郎和凛都快撐不住。
  • Rider為阻止凛和Archer而解開魔眼封印令三人漸漸石化。櫻在渴求魔力下向凛射出吸收魔力用的槍,士郎卻一時情急以身作盾,櫻大驚暈倒。
  • 綺禮替櫻進行緊急治療但說她撐不了多久。士郎決定為櫻放棄成為正義使者的理想。
  • 士郎決定與伊莉雅聯手而出發到艾因茲貝倫城,Rider則留在家看守櫻,但櫻因擔心士郎安危而叫Rider幫助士郎。
  • 士郎因櫻的腹黑性而被黑影吞噬左手後,臨死的Archer拜託Rider移植他的手臂。Rider迅速把一眾人帶到教會。
  • 晚上Rider對士郎表露對櫻的感情並質問他是否直到最後依然站在櫻的一方。
  • 士郎想對櫻下手時Rider差點先下手為強殺了他。櫻之後命Rider不准對士郎出手,但Rider說自己只為保護間桐櫻一事行動。櫻問Rider假如自己變得不是自己她是否也會如此做,Rider無語。櫻以最後的令咒命令Rider守護士郎,自己則獨自回到間桐宅,命Rider不要讓凛出外。
  • 櫻殺了慎二後以黑化的姿態回來,吸乾了凛的魔力,Rider則遵從櫻的命令保護了士郎。伊莉雅為了阻止櫻而自願作為人質與櫻一起回到艾因茲貝倫城拿取Heaven's Feel(天之衣)。
  • 士郎與言峰綺禮到艾因茲貝倫城救伊莉雅。被黑化Berserker迫至絕路的士郎解開了左臂的聖骸布作投影。雖然此時Rider亦在場,但因她認為士郎跑去救人是自作自受,沒有出手幫忙。
  • 最後一夜Rider想阻止士郎殺櫻的意圖,但在士郎回答那一晚Rider對他的提問並表示對她的期待後,Rider對與他一起救櫻一事欣然答允,還承認他為一時的Master。
  • Rider開放魔眼與Saber Alter(黑Saber)決鬥,看準時機使出Bellerophon,與Saber的Excalibur正面交鋒,士郎則投影花瓣盾Rho Aias作後援,終於打敗了Saber。
  • 櫻的事解決後Rider抱住櫻和凛離開正在崩塌的大空洞,並叮囑士郎一定要活下來。
  • 聖盃戰爭結束後,櫻因聖盃影響力仍在而處於魔力過多的狀態,Rider順理成章成為她的使い魔分擔她的魔力,四人一起快樂地生活下去。

Fate/Grand Order

動畫《Fate/Grand Order -First Order-》

  • 特異點F的聖杯戰爭中,以Lancer職階被召喚出來 [13]
    • 寶具為不允許再生的鐮刀,但外貌與FGO遊戲中不同;反而和王之財寶中的那把一樣
    • 雙眼亦沒有被自己封印・暗黑神殿所封住
    • 頭髮還可以變成蛇和鐵鍊
    • 靈衣實裝希望
  • 主人公一行人到達之前就被黑Saber殺掉,再被其以黑化狀態召喚
    • 被召喚後會石化一切踏她狩獵場的人慎二牌血噴泉
  • 遇上主人公一行人之後與Shielder交戰 新手教學
    • 因為新手教學的關係,有對魔力B的Lancer被後來的Caster以火焰魔術殺死

第七特異點—《絕對魔獸戰線 巴比倫

  • 以第七特異點的大BOSS正式在劇情中登場,在烏魯克北部建立鮮血神殿為據點
  • 由聖杯之力將本身所有能力連乳量進化到極限,以復讐者——魔獸女神/地母神戈爾貢的身份向全人類報復,以消滅人理為目標
    • 跟女神伊絲塔羽蛇神魁札爾.科亞特爾組成三女神同盟,訂下争先搶奪位於烏魯克的聖杯、且不可互相攻擊的制約
    • 以天之鎖恩奇都的遺體製作自己的孩子——金古,外表能力都跟恩奇都一樣。作為己方旗下的大將行動
  • 將人類抓進自己的鮮血神殿作為生產魔物的溫床,日以繼夜的生產大量幻想魔物。
    • 因為幻想魔物實在太多太強,本人對報復人類的信念又太堅定,事實上是三女神同盟中威脅最大的。
  • 直到世界最後的Master來到前的半年都在圍進攻烏魯克,基本上除了烏魯克及位於南部密林的羽蛇神的思里市以外,只剩下幾個殘缺不全的城市了。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幾乎全滅。現時只剩找尋不死藥回來的賢王吉爾加美什在率領烏魯克全力對抗。
    • 吉爾加美什以英靈召喚呼叫了7騎英靈對抗自己。其中手下的大將,魔獸吉爾達布魯魯在巴御前的捨身攻擊下被同歸於盡。
    • 然而多番攻防交戰下,半年後吉爾加美什手下實際上只剩下牛若丸弁慶列奧尼達一世三騎及魔術師梅林了。
    • 只要烏魯克倒下,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將會消失,人類歷史會出現破損,所羅門的人理燒卻就會完成。
  • 平日就在鮮血神殿生產和休息,直到某天心血來潮親自到烏魯克北壁迎戰主角跟瑪修一行人。大大的打亂了敵我雙方的所有計劃。
    • 以絕望的實力差獨自殺向烏魯克陣營,力迫主角一行不得不棄守北壁城牆而逃。
    • 知道在場以主角最為關鍵,雖然心中百般看不起身為人類的他,仍用全力追殺。
    • 為主角拖住腳步的牛若丸使出薄綠.天刃縮步斬過來。雖然做成傷害,卻在下一刻將她插成重傷,戰後給金古俘去鮮血神殿作為苗床。
    • 魔眼的一擊被列奧尼達一世以寶貝具反彈回來,卻也將沒有高等對魔力的他石化而死。
    • 弁慶在這一役對自己失望而失去戰意,烏魯克戰力只剩下主角一行、梅林及一般士兵了。
      • 本想一舉殺進烏魯克的市中心搶奪聖杯,但被金古的進言擋了下來。
      • 理由是第二世代的魔獸尚未生產好,即使現在得到聖杯,也沒有把握在之後可以獨力對抗其他兩柱女神的合力圍攻。
    • 揚言將在十天後消滅烏魯克後,回去神殿進一步擴建兵力。
  • 事實上,作為女神戈爾貢被召喚的反彈,自己年幼時真正的女神形態也用Lancer的職皆作為中立從者顯現了,目的就是要殺死那個已經完全魔化了的自己,話雖如此,跟長大的自己一樣討厭著人類。
  • 在森林偶爾遇到魔術師梅林,被他的巧言搬弄,給騙到烏魯克陣營一起行動了。FBI,就是這個人
    • 這時期的她名為安娜,卻不知是梅林改的還是自己改的。
    • 在走去烏魯克時剛好見到被金古攻擊的主角跟瑪修,以手上的鎌槍拖住金古,讓梅林施展幻術帶自己及所有人逃走。
  • 來到烏魯克後跟主角住在被瑪修名命為加爾蒂亞大使館的公館,之後一個月就時不時跟主角過著打工日常的生活
    • 某次幫忙後跟城中某位獨居開花店的老婆婆變得很要好,被當成已經死去的孫子疼愛著。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老婆婆仍誇口讚自己長大後將是全烏魯克最美的女孩
      • 北壁一戰之後,老婆婆把自己手織的花環交給主角希望可以他幫忙轉送給安娜,感謝她在北壁一戰的努力及平日對自己的照顧。
    • 在烏魯克生活的日子多接觸了主角及烏魯克的各人,已經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討厭人類了。
  • 之後跟著主角到處尋找對抗戈爾貢的方法,還懷柔了另外兩柱的女神。
    • 十天期限的前一晚,主角終於找到適合的時間想把花環交給安娜,但自己認為自己根本沒有資格接受老婆婆的好意。
  • 決戰日,主角一行先發制人,在北壁主戰場留下羽蛇神對抗魔獸大軍及金古。瑪修及他還有安娜就潛入北部森林破壞鮮血神殿。
    • 鮮血神殿被破壞後作為女神的神性權能大幅下降。被迫以弱化的形態迎擊主角一行。
  • 戰鬥時發現了身為自己的女神幼體的安娜,陷入驚慌甚至不願意正視以前的自己。
  • 最後安娜的全力一擊攻向戈爾貢,兩人雙雙落入百獸母胎的黑泥消失
    • 掉落前的安娜拒絕了主角伸出救援的手,就像沒有接受老婆婆的花環一樣。
  • 趕來的金古甚至來不及睹母親死亡的一刻,面色平静的對主角發怒攻擊。
  • 然而,戈爾貢的死亡只是喚醒真正的地母神——Beast II迪亞馬特的機會
    • 事實上戈爾貢受到聖杯及金古的影響,誤會把自己當作迪亞馬特了。雖然因為共感而得到Beast II的部分傷感及權能,但只是真正的地母神的代理
    • 知道這事的只有把聖杯交給戈爾貢的金古,雖然是在利用戈爾貢,但真的對她的憤怒及死亡感到悲傷;羽蛇神魁札爾.科亞特爾,卻因為希望人類能正視戈爾貢的憤怒,而非只注意後來更大的威脅迪亞馬特,所以在此事上選擇對主角一行人秘而不談;連梅林對這也只是一知半解。
  • 覺醒的迪亞馬特只用半天就把烏魯克殺剩500人,過強的實力令烏魯克陣營甚至連阻慢她的腳步都做不到。魁札爾更直言現時的兩河流域根本沒有消滅迪亞馬特的手段
    • 然而本應消失的戈爾貢(安娜)突然出現,在犠牲自己使出寶具下才勉強擋下了迪亞馬特的猛攻。
      • 發動前因為不想讓主角跟瑪修看見完全成為怪物的自己,冷言冷語的呼喝他們逃回烏魯克城。
      • 消失前的一擊成功破壞了迪亞馬特的右角,是第一個能夠做成有效傷害的英靈。
      • 雖然沒有感謝到主角,但花環的心意今次卻好好地收到了,最後心滿意足地消失。

奏章— 《虛數羅針內界 平面之月》

  • 作為AI聖杯戰爭的Saber登場。
    • AE性質為「忌愛」
    • 雖然非常重視自己的御主——櫻,但心裡認定必須保持一定距離才是最好
    • 在發出全體人員討伐Caster命令後,與主人公一行人及Berserker組聯成一線
    • 對於迦摩有著和自己御主有著相似容貌而若有所思
    • 在瑪奇利接二連三的襲擊下,因為櫻的構造問題,無法補充拉妮能量。為了保持櫻的存在,在Caster和Rider都退場後,以寶具「怪物的黃金劍」大量召喚克爾柏洛斯無差別襲擊生產部以外區域的AI,被主人公及Berserker組阻止
    • 本想帶同櫻逃離聖杯戰爭,但被杜爾嘎狙擊阻止,原打算利用自身「石化之魔眼」特性反擊,但卻被對方彈開攻擊,從而確定第七名從者Archer為神靈級從者。
    • 面對追來的主人及Berserker組,最後捨身一戰敗退。消失前,將自己曾目睹Archer的右眼托付給主人公,作為找出Archer的導標。
      • 其後右眼亦在希翁修改下,給予主人公作為禮裝「怪物的黃金劍」砲灰召喚裝置使用。

活動《ぐだぐだ帝都聖杯奇譚》

  • 登場於二周目的惡搞劇情
  • 茶茶去買冰的時候,發生了帝都聖杯奇譚事件。完全沒參與到的茶茶心生不滿,於是組織「帝都七本槍[14]」要把這個世界打進恐怖的深淵!
    • 七本槍之一就是果然還是逃不了的片桐メドゥ元[15]
      • Master:「可以拿ぐだぐだ全勤獎了呢」

活動《魔眼交響曲 妖精森林與美麗足跡》

  • 作為剛被召喚到迦勒底的從者與主人公等人一同行動。

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R姐Rider 間桐慎二 C E B B D A+
間桐櫻 B D A B E A+
藤丸立香 B D A B E A+
R妹Lancer C D A E C A+
R媽Avenger (戈爾貢怪物 ver) A++ A++ B B D A
Saber A+ C C A E A
A+ C C A E A

階級固有能力

當以R姐Rider階級現界時

  • 對魔力:B — 可將詠唱是三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即使是大魔法、儀禮咒法依然很難傷害她。
  • 騎乗:A+ — 所有獸類,包括幻獸、神獸均可靈活駕御,但不適用於龍種。

當以R妹Lancer階級現界時

  • 對魔力:B — 可將詠唱是三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即使是大魔法、儀禮咒法依然很難傷害她。

當以R媽Avenger (戈爾貢怪物 ver)階級現界時

  • 復讐者:B — 象徵集人之怨恨於一身的存在的技能,能夠更簡單的積攢怨念與仇恨。
  • 忘却補正:C — 人類是健忘的生物,但復仇者絕不會遺忘。
  • 自己回復(魔力):A — 直到完成復仇為止,魔力會不斷湧出。

當以Saber階級現界時

  • 對魔力:A —
  • 騎乗:A — 能靈活駕御除幻獸和神獸以外的野獸。
    • 另外作為Saber的她無法保持「騎英的韁繩」。
  • 神性:D- —

擁有技能

當以R姐Rider階級現界時

  • 魔眼:A+ — 魔眼Cybele。可無條件石化MGI(魔力)為C以下的對象。B級則按Save判定決定會否遭石化。A的話雖無法石化,但仍可施加把全能力下降一級的「重壓」。
    • 此為與生俱來的超能力。魔眼亦細分成多個等級,其中「石化」是最為高級的,只有神代的魔獸、聖靈才擁有。
    • Rider持有的魔眼為最高級的吸血種才有的「寶石」,比「黃金」更為高級,外形亦相當異色:顏色為灰色,瞳孔為四方形。士郎形容:與其說是眼球倒不如說是水晶細雕。
    • 由於實在太強力,連Rider自己亦不能控制,因此平時要用自己封印・暗黒神殿將魔眼封住(HF線結局及HA中則使用魔眼殺し眼鏡)。當然在這個狀態下的Rider是完全失去視覺的。
    • 能力成立的條件並非「視線接觸」,而是用心眼「看到」。也就是說,只要意識到Rider的存在,即使閉上眼也會被石化。
    • 在對手沒心理準備時使用最有效,因此第一次使用時效果最佳。
    • 儘管在遊戲中標註的石化條件為MGI,但是在Complete Material 3中吃書成性的奈須改口稱判定條件為「對魔力」……澄空所做的漢化版遵循CM3,將MGI改作「對魔力」。
    • 但在FGOM 上卻又以魔力作為判定條件。
  • 單獨行動:C —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一天。
  • 怪力:B — 暫時加強筋力。此為只有魔物、魔獸才持有的攻擊特性。使用此技能後可將筋力上升一級,持續時間按「怪力」等級而定。
    • 但由於效果不能持續,且越使用就越會向怪物方面墮落,Rider盡量避免依賴此技能。
  • 神性:E- — 雖有神靈適性,但已幾乎完全退化。英靈自身的魔物、魔獸等級越上升,神性就越減少。

當以R妹Lancer階級現界時

  • 魅惑的美聲:B - 和姐姐們擁有同樣的固有技能。天生的美聲,能作為對異性用魅惑魔術,但只要有對魔力便能防禦,沒對魔力但抱有抵抗的意思也能輕減其效果。
  • 儚き姉妹:A - 在強化任務中由魅惑的美聲強化而成。
    • 除了原本的賦予單體異性魅惑效果外,追加Q卡耐性下降效果。
  • 怪力:C - 一時增強筋力。僅魔物、魔獸才能持有的攻擊特性。使用的話筋力會上升一個等級。持續時間由“怪力”的等級決定。因為其作為魔的性質很薄弱所以等級很低。
  • 彼方への想い:C - 或許某日會出現也說不定的彼方—— 對令人憐愛的每日的想念支持著她的戰鬥、直至最後一刻。
  • 女神の神核:A - 作為完全的女神降生而得到的固有技能。是包含神性在內的複合技能。

當以R媽Avenger (戈爾貢怪物 ver)階級現界時

  • 怪力:A+ - 本是魔物、魔獸的技能,用於提升筋力。
  • 巨怪蹂躙: EX - 在強化任務中由怪力強化而成。
    • 原本只有1回合攻擊力提升效果優化成4次・2回合,並追加1回合B卡集星率提升。
  • 変転の魔:B - 標示著英雄或神在生前轉變成魔,藉由強調過去存在的事實而顯著強化Servant的技能,以戈爾貢來說,達到了人的身體所不可能達到的筋力與耐久力。
    • 本來應該是自我改造和戰鬥續行一起的複合技能,但不適用於FGO中。
  • 魔眼:A++ -持有最高等級的魔眼「丘貝雷」,但是平時為封印的狀態。
  • 恐懼的吼叫:A++ -做為生物的本能對恐懼的咆嘯。對所有敵人造成恐懼與持續性的防禦力下降,瞬間的防禦力大幅下降,並附上詛咒狀態。但是在本作中基本上是無法使用的狀態。

當以Saber階級現界時

  • 魔之血脈:A -
  • 因子捕食(戰女神):EX -這個美杜莎身上裝備著給人以戰爭女神般的印象的某面盾牌和某副鎧甲。
    • 其中詳情尚無定論,但據迦勒底分析,這可能就像其他職階的美杜莎會裝備有屠戮不死之鐮一樣,是因為某種能力而攝入了『與自己的死因接近的要素』的結果也說不定。

不在此列的特殊能力

當以Rider階級現界時

  • 天馬召喚 —— 刺穿喉嚨後噴出的血形成魔法陣,召喚天馬。詳看「其他裝備」部分。

寶具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他者封印・鮮血神殿 Blood Fort Andromeda B 對軍寶具 10~40 500人
Rider在生之時覆蓋無形島神殿的血之結界,是對身為吸血種的Rider來說效率最佳的吸血方式。未發動時只會把結界內的人的體力慢慢奪走,而發動後被結界捕捉的人會被急速溶解成血,再還元成魔力,供Rider或其Master吸收。結界對普通人效果最大,對擁有抗魔力的魔術師則成效不彰,但這只是在Master為慎二時的情況。在Master變回櫻時結界威力會大幅上升,連凛和士郎也無法招架。

此一結界使用高度技術編成,已接近魔法的領域,即使凛消去咒刻的魔力仍不能把結界撤消。雖然是大結界,但在外界是無法感應到這個結界的存在的。(在外面也能感應到的結界為三流的結界。)

由於規模太大,要完全把整個結界完成需時十日,而且在準備階段就會被魔術師察覺有異。由於會顯著傷害大地靈脈,不可在同一地方連續使用。

Andromeda(安德洛墨達)是珀耳修斯的妻子之名[16]
自己封印・暗黑神殿 Breaker Gorgon C- 對人寶具 0 1人
與覆蓋世界的鮮血神殿相對,此為封鎖世界的大結界。被結界捕捉的人的意識會被囚禁在Gorgon的內心並看到歡喜與禁忌交織的夢。本來的用途為支配對手意識。此寶具亦可作為淫夢侵入正在熟睡的人的意識中用以吸精。對魔力低的人不單無法回避效果,更不能看破結界。

平常Rider將此寶具以眼罩形式封住魔眼。當然,封住魔眼時的Rider是完全失去視覺的,只能靠聽覺、嗅覺、魔力探知等方式接收外界訊息。

對鏡使用此寶具時可暫時壓抑魔眼效力,但視力也會同時下降,不過視力在短時間內即會回復,而魔眼壓抑效果則持續一段時間。

Gorgon為希臘神話中對其三姊妹的合稱。
ixmtczs.gif 騎英的韁繩 Bellerophon A+ 對軍寶具 2~50 300人
細長的黃金色韁繩。使用時全部能力均上升一級,AC亦+100。是駕馭神代的獸,以超高速突進將對象粉碎的物理攻擊。最高時速約為500公里。使用時受到天馬加護,防禦力亦會上升數倍,可說是攻守兼備的最高級寶具。使用前需與對手拉開約50米的助跑距離。

Fate線和HF線的Excalibur對Bellerophon亦可說是遊戲中代表的寶具對決。

Bellerophon(柏勒洛豐)是希臘神話中馴服了天馬珀伽索斯的青年之名。

Lanc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E0x9mJm.gif 女神的抱擁 ‎Caress of the Medusa B[17] 對人寶具 0~20 1人
不是身為怪物,而是身為女神時的Rider的寶具。

Rider時期自己的技能=對現在的自己來說的未來所得的能力。以手上的鐮刀進行猛攻後,以魔眼「丘貝雷」進行強力的石化攻擊。她往往以此為核心展開攻勢。

在《F/GO》中完成了羈絆劇情後會追加敵方綠卡抗性下降的效果。

真の英雄は眼で殺す


Harpe
登場於希臘神話的神劍,形狀特殊如鐮刀一般,內側帶刃。原持有者為珀耳修斯,此劍本身並不優秀,但曾割下過美杜莎的頭顱。
最大的特點擁有被稱為「歪曲延命」的能力。這是令不死系的特殊能力無效化的技能,Harpe所製造的傷口是無法還原的[18]
在FGO中以比較像傳統RPG鐮刀的形狀登場,但能力一樣;在FGO第七章中破除了戈爾貢的不死性。

在動畫中,因為那是與「美杜莎的結局」有關的傳承,藉此獲得了寶具。 「殺掉美杜莎的武器是Harpe」→「所以美杜莎的死亡必定緊鄰著Harpe」這樣,是只限以死亡為終點的聖杯戰爭才有可能成立的寶具獲得法。 另外,帕耳修斯並不存在於冬木。[19]

Aveng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LhxC8Vg.gif 強制封印・万魔神殿 Pandemonium Cetus A[20] 對軍寶具 1~60 400人
放棄作為女神的最後殘影、將自己最後成為的「戈耳貢的怪物」在一時間內顯現出來、溶解指定範圍內的所有生物。如果是人的話馬上就會被奪去生命,對Servant也能造成強烈的傷害。

雖然是Rider時期的寶具『他者封印・鮮血神殿』的強化版、但不需要準備時間、只需真名解放就能發動。對無機物的效果比較低。

在《F/GO》中完成了羈絆劇情後NP的回復量由10上升至15。
自己封印・暗黑神殿 Breaker Gorgon C+ 對人寶具 0 1人
某種結界寶具,平常被用作封印魔眼之用。

對其他人使用時,會將對方封印在美杜莎的精神內側,並妨礙對方魔術、技能、以及寶具的發動。

基本上在FGO中不會被使用。

Sab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KGLPXlS.gif
怪物的黃金劍 Chrysaor A 對軍寶具 1~40 200人
那是自死去的梅杜莎的血液中現身、從出生時就手握黃金劍的存在,身為眾多魔獸之祖,被稱為「怪物之父」的名字。
而將寄宿了其力量,或者說就是「其本身」的黃金劍進行真名解放的話,連斬擊都會附加「怪物之父」的屬性。也就是說,這柄劍的真正價值就在於「能夠誕生怪物的斬擊」「怪物本身一樣的斬擊」。

一揮之下便會有以黃金之光構築出形體的怪物(厄喀德那、刻耳柏洛斯等)從劍中誕生,而它們都會如同將黃金劍視作父親的生物一般順從地聽取命令,或是自動對敵人展開攻襲。
雖然這些黃金的怪物們一段時間後就會如霧般消散,但因為它們本身也可說是劍光的一閃,所以在任意的時機都能夠通過黃金的魔力斬擊恢復原形。

在FGO中做為其專屬概念禮裝「怪物的黃金劍」,說明文為:
據說是從美杜莎的鮮血中誕生的怪物,
克律薩俄耳手握著的黃金劍。
Saber職階的她所使用的這把劍,究竟是不是「克律薩俄耳本身」這一點尚無定論。
平常,這把劍的黃金的光輝會被遮蔽起來——
和她的魔眼一樣。

她會這樣發怒。
「我說,你要讓它斬這麼骯髒又惡臭的東西?
簡直不可理喻……! 」

她也會這樣珍重地拿起。
「必須保持漂漂亮亮的。不像樣的話絕對不行哦。」

她也會這樣注視著它,露出不為人知的微笑。
「……呵呵。這樣就好了。今天也很棒呢。」

她還會這樣對刀劍狂熱粉皺起眉頭。
「我說。能不能別用奇怪的眼神盯著這邊看?」
她還會這樣和它一起睡覺。
「……呼……」

關於這柄劍,她並不打算談及。

不過,她究竟是如何看待這柄劍的,一眼就能看出來了。
自己封印・暗黑神殿 Breaker Gorgon B 不明 不明 不明
本來是寶具。
擁有能夠製造噩夢,以及「封印」的傾向性的結界。
也可以作為封印自己的魔眼的枷鎖使用。
作為Rider職階時戴的眼罩的替代,Saber職階的她會戴上太陽眼鏡,或是展開頭盔的護眼部分。

其他裝備(注:非寶具)

天馬
雖然作中沒有被人用名字直接稱呼過,但實際上就是眾所周知的天馬珀伽索斯。

幻想種。普通的天馬即使成長後亦只不過是魔獸級,可輕易被Saber的風王結界打倒,但因Rider是神話時代的人,她的天馬已到達幻獸的領域,加護力甚至已超過龍種。Saber形容牠在放出大量魔力同時的滑翔就如巨大的城壁衝突過來一樣。
Rider的天馬防御力遠高於攻擊力,本身並非破壞用的道具,不過Rider以Bellerophon令牠狂化突進便可以提升攻擊力,膨大的魔力的加護也令防禦力提升,令Bellerophon成為攻守兼備的寶具,兩者實是天衣無縫的組合。

Rider刺穿喉嚨後噴出的血形成魔法陣,便可以把牠召喚出來。由來是神話中美杜莎被珀耳修斯斬下頭時,頸部噴出的血中生出了據說是美杜莎與波塞頓的孩子天馬珀伽索斯。
但是此一召喚方式與作中Rider的天馬為海神波塞頓所贈的設定有所矛盾。

天馬突進時看起來尤如一道白光,與黑色為主調的Rider及黑Excalibur形成強烈對比。另外由於珀伽索斯的傳說實在太過有名,因此Rider雖然到HF線才被真正揭穿身分,但仍被很多玩家以眼罩及天馬為根據輕易推斷出她就是美杜莎。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作為Rider時

名稱
無形島
在不可理喻的迫害之後,三姊妹都到了那座島嶼。

小小的島上只有荒蕪的神殿,和潮起潮落的波浪聲。
豐郁的森林、動物們、華美的貢品都無法奢求。

但是,只有寂靜也十分足夠了。
姊妹三人,能安穩的生活下去就夠了。
可以為永不改變的兩個姊姊而活,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她為此感到高興。

即使,那是終將失去的夢想。至於在某個聖杯探索中三姊妹不只重聚,還增值成六姊妹又是另一回事了


作為Lancer時

名稱
無以到達的明日
我是在這世間獲得的生命。

對,從誕生的瞬間起,就與姊姊們不一樣。
姊姊們是真正的女神。
與生物那樣的存在方式不同,
在獲得形體的瞬間,就全部都完成了。
但我卻誕生了。
就像人類一樣。
作為與時間一起成長,外形會發生改變的生物。

即便如此,
我過去依然渴望過擁有
能配與姊姊們在一起的樣子。
渴望身著同樣的衣物,擁有相同的外形
舉止就像女神一樣的日子能夠到來。

請盡情嘲笑吧。
嘲笑我這渺小的誤會。


作為Avenger(戈爾貢)時

名稱
克律薩俄耳
怪物,被英雄打倒。

可怕的戈爾貢——
或是作為戈爾貢的怪物大肆施展淫威,
殺害了眾多人類,
最終迎來了自己的死期。

怪物的屍骸被人們與神明用在各種地方。
用血管制成了致死之毒與能令死者重生的靈藥。
滴落於沙漠的鮮血變成了毒蛇。
首級化為了獨一無二的武器。
甚至那位大英雄赫拉克勒斯表示,
只要將其毛髮揮舞三次,就能令整個軍隊潰敗。
據說後世,征服王伊斯坎達爾在自己的肖像上
裝飾了帶有戈爾貢首級的紀念章。
怪物的屍骸擁有獨一無二的力量,
長久以來一直被人們視為某種象徵而用。

那麼,從英雄珀耳修斯的一擊撕裂的傷口
流下的鮮血中誕生的兩位神秘究竟為何。
佩格索斯。
克律薩俄耳。
難道如傳說所述,是海神饋贈的表現嗎?

或是。
拒絕屍骸遭到貪食的
那怪物最後的情感呢。


情人節贈送禮裝

作為Rider時

名稱
名牌巧克力
美杜莎(Rider)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區區薄禮不成敬意,請收下。
總覺得我一直在讓您見笑,
真希望戀愛和戰鬥都能做得更帥氣一些。


作為Lancer時

名稱
蛋型巧克力
美杜莎(Lancer)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啊。搞錯了……

蛇蛋和鳥蛋的形狀是不一樣的吧。
我大意了。
但是,這無疑是巧克力,
所以不用客氣,吃吧。
應該……很甜。


作為Avenger(戈爾貢)時

名稱
蛋型巧克力(複數)
戈爾貢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你說和蛇蛋的形狀不一樣?
你在說什麼呢。這可不是參照蛇蛋的形狀做的。
只是普通的糖果。
形狀根本沒有什麼意義。


簡評、其他資料

  • 因慎二不是魔術師,在他之下能力被大大的限制住,到HF線Master變回間桐櫻時才正式發揮應有水準,寶具他者封印・鮮血神殿Blood Fort Andromeda的效果亦同時急升。
  • 本身就是並非以自身力量(不依靠道具)取勝的Rider,白兵戰能力當然無法比上其他Servant,在平地上可以被Saber、Archer一擊斬殺。但這是在Master為慎二的情況下。Master為櫻時,連真Assassin亂射的短刀也能悉數無傷避開,再用怪力完全壓倒他;在要保護身後的櫻的這種不利情況下勝過擅長近戰的Archer;用魔眼的重壓抑制Saber Alter後還可以跟她打個十分鐘等等,總之戰鬥力大幅上升,完全無法與Master為慎二時的情況比較。
  • 最大特性為高機動力,飛檐走壁也難不到她,連完全沒有魔力的車子都能從懸崖下垂直開上來[21],在有地形之利時仍不會輸給其他Servant,在Fate線就是用大廈外牆的地利把Saber玩弄個徹底。
  • 因白兵戰能力比不上其他Servant,採取戰術為以速度拉開雙方距離,再從遠處以鎖鏈及短劍攻擊。當然,最大殺手鐗為天馬+Bellerophon及魔眼。
    • Lancer因有Rune魔術的加護,魔眼對他無效,再加上他對消滅魔物、怪物得心應手,Rider如果對上他便會陷入苦戰。
    • 跟Archer交手是小手段大對決,最後看Bellerophon與Rho Aias分勝負,而Rider勝算較高。
  • 敏捷跟Lancer同為A級,但Lancer在爆發力上較優勝,Rider則在平均速度勝過他。
  • 實際上在已知的眾多Servant之中是繼Caster之後最擅長魔術的,HF線後的櫻也拜她為師。
  • 身為不是三騎士的Rider卻擁有與階級不相稱的高對魔力,達到B級,可說是相當的異例,甚至比除了Saber以外的其他三騎士(Lancer為C、Archer為D、Gilgamesh為C或E)還高,只次於Saber的A級,這應該是因為Rider本人擅長魔術的原因。加上Rider敏捷性高,要以魔術攻擊她恐怕相當困難。
  • 除了Bellerophon外另外兩種寶具可能在戰鬥時沒什麼用,但都是相當強力的結界武器,強力程度已經接近「犯規」。在unlimited codes中,Rider以這兩種寶具把其他Servant的魂鎖在結界裡不讓他們流向聖盃(櫻),但也因超過身體限度而面臨消失的命運。
  • 與Saber在各種意義上(包括吃方面)都是天敵。
  • 因生前與Caster有類似經歷而完全合不來(日文中所謂的「同類嫌悪」),兩人在unlimited codes更是一開場就唇槍舌劍,但在取笑Saber方面則是志同道合。
  • 本來聖盃戰爭中並不能召喚如Caster或Rider這類「擁有黑暗面的英靈」(或反英雄),但自第三次聖盃戰爭中聖盃被Avenger污染之後就可以召喚了。
  • 士郎首次見到Rider時,覺得她的服裝跟臉孔完全不合襯,比喻她為沾滿了血的巫女——雖邪惡,卻又神聖;雖然只給人冰冷和血的味道,卻沒有散發殺戮者的氣氛,是個充滿了矛盾的存在。
  • 沒有使用觸媒時會召喚出跟自己最為接近的Servant。在櫻跟Rider的例子中,共通點是「暴露在周圍的惡意下而扭曲成為怪物」。Rider把自身經歷跟櫻重疊起來,發誓要免她受到任何傷害,可見第五次聖盃戰爭中對Master最為忠誠的人是Rider。
    • Rider說她們能心靈相通就是這個原因。亦因此兩人有很多共通點,例如運氣奇差。
    • 儘管長期以來,包括FHA的文本在內,Rider和櫻是「召喚出相性相仿的Servant」的代表,但揭示奈須吃書本性的CM3中還是追加設定了召喚美杜莎的觸媒:在伊魯特利亞[Etruria]的神殿發掘出的鏡子,相當於與希臘地母神有緣的物品。雖然如此,櫻與Rider的最大聯繫依然是在精神上,而不是觸媒上。
  • 既非死徒亦非真祖的吸血種。
  • 由於是大地的女神,對大地的靈脈相當敏感。
  • Fate設定中的美杜莎是半神半人,因此即使成為了怪物,仍是英靈(較正確的說法是神靈)。被召喚的Rider不是怪物的原因在於英靈會以生前全盛期狀態(以Rider的例子來說,即是還沒怪物化的時候)被召喚出來。不過Rider仍有可能會中途墮落成為怪物,詳細請參照hollow ataraxia的not,部分。
  • 本來擁有極高神性,後來因為變成怪物,也得到了正常的英靈不會得到的怪物的特性,是個比較奇特的存在。也因此同時擁有騎乘等作為女神時的技能以及魔眼、怪力等作為怪物Gorgon的技能。雖然神性大幅退化,但並非完全失去,雖然微量仍算是保留一點神性。士郎首次跟Rider見面時就感覺到她同時擁有邪惡與神聖兩面。
  • Berserker(海克力斯)是珀耳修斯的曾孫兼同父(宙斯)異母兄弟,因此兩人其實有因緣。Rider亦懼怕並刻意避開Berserker。
  • hollow ataraxia中的Rider基本上可視為HF線結局後續,繼續在士郎家生活並在古董店打工。在中段因殺了太多殘骸幾乎反轉成為Gorgon的怪物,但在Avenger的一句話下懸崖勒馬。於決戰之夜跟櫻一起保護衛宮宅,與無限之殘駭決鬥。
  • unlimited codes中承接HF線中櫻下令咒要她保護士郎但卻仍然提供魔力的劇情,在打倒其他Servant後用自己封印・暗黒神殿和他者封印・鮮血神殿把他們的魂鎖在體內不讓他們流向聖盃(櫻),在這種身體超過界限只剩下幾分鐘就會消失的狀態中打倒了黑櫻。最後櫻回復正常,看著Rider在眼前消失而痛哭。
    • 在unlimited codes劇情模式中,結局是櫻受救贖的只有Rider一個。
  • unlimited codes中的稱號為「妖豔的黑蛇」。本編中的她亦經常被形容為黑蛇或蛇女,這似乎跟她在神話中的形象有關。
  • tiger colosseum中某魔術師為她製造的封殺魔眼用眼鏡被不明人士偷去,她為了奪回眼鏡而展開戰鬥。
  • FGO第七章中所出現的Lancer 是未成長時,還是女神形態時的美杜莎; 和姊姊們一樣,以「偶像」的概念具現化而成的女神 [22]
    • 因此性格和Rider時不一樣,但仍舊不能喜歡人類
      • 另外因為擁有未來的記憶,所以對於成長這件事感到害怕,遊戲中升等的語音(包含靈基再臨)都聽得出。
    • 身為神靈本來是不能被聖杯召喚的,FGO中的顯現是因為人類史碰上終末的危機
  • 雖然是個身材高挑、氣質超群的美女,但對於美杜莎而言她覺得美麗的標準是“嬌小可愛的樣子”,因此高挑又像大人般的形象讓她有些自卑感。
  • 戈爾貢的身體比以Rider階級現界時所需要的魔力高,所以食量也上升
    • 而且戈爾貢仍然害怕著2個姐姐
  • Saber版本的她在靈一時期會保持著介於Lancer和Rider版本間的外貌,到了靈二、靈三才會成長,但依然比Rider版的她年輕。
    • 此外此靈基下性格也會變得更隨心所欲、毫無顧忌,但也會對自己的兩個孩子—–天馬和克律薩俄爾,以及克律薩俄爾的後代,懷抱著潛在的母性。會和Rider版的自己分擔育兒工作
    • 當然,還是會怕兩個姐姐。

其他無關痛癢的小資料

  • 因一時大意被當時只是無名的年輕人珀耳修斯殺死而心有不甘,形容他為「成功了的慎二」。
    • 不過珀耳修斯在《Fate/Prototype》內除了樣子長得像慎二外幾乎沒什麼共同點。
    • 動畫內的珀耳修斯的臉應該就是因為Rider這個感想而被設定得比較像慎二的。
  • 討厭鏡的原因跟神話中所說的鏡之盾無關,而是在於被自己的暗黑神殿封印時因寶具能力而喚醒的記憶中與無法再相見的人再遇,就如在鏡中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然後就在這種歡喜和絕望交織之中被殺。她每次看到鏡就會想起了當時自己臨死前的一刻,因此討厭照鏡。
  • HA中大爆了衝擊事實:戰鬥用迷你裙是姐姐給的舊衣物,而且只是大小不合而已。
  • 對吃毫不挑剔(因她是吸血維生),但不吃馬、蛇、納豆、梅乾。尤其喜歡橄欖油。喝酒可以千杯不醉。
  • 擁有一把秀髮,但居然把沐浴露當成洗髮水用。
  • 每隔幾個星期就要理髮一次。
  • 細心但因笨手笨腳,洗碗時經常弄破碗碟。
  • 有雙性戀傾向,對Master的感情已超過主徒關係,又追求美綴綾子。
  • 特別喜歡美綴綾子,不過綾子因曾有被「不明人士」(就是Rider本人)襲擊的經驗,下意識很怕她。
  • 舊Fate中的Rider是忒修斯。stay night初期構思改成珀耳修斯,最後才定在美杜莎。
    • 不過改編自舊Fate的動畫《Fate/Prototype》中的Rider是珀耳修斯,配音是宮野真守
  • 舊Fate中的Rider有先讓讀者以為寶具是劍,後來才發現原來是韁繩的這種驚訝元素。stay night把這個設定沿用了。
  • 不少玩家奇怪為何一個經常自稱太高的西洋的女角色會被設定為172cm,奈須解釋其實原本就打算把Rider身高設定為175~180cm,但後來怕玩家嫌太高被嚇到/萌不起來而改成「高一些」的172cm。明明1米8的大女屬性也可以很萌的...
  • 初期設計因跟奈須想像中的Rider不同而沒被採用,該設計循環再用成為了現在的美綴綾子。後來武內把重新設計的Rider拿給奈須看,奈須一眼就喜歡上這個Rider。
  • 主要角色的設計中Rider是最後一個敲定的。
  • 本來Rider有很多CG圖(據武內所說是因為「她就像一幅畫般漂亮」),但大部分都因時間關係或優先度較低而被刪除了。
    • 本來UBW線有一張Rider被葛木宗一郎割喉慘死的圖(請參照上面的UBW線部分圖片)是武內很喜歡的,最後無法加進遊戲中令他相當遺憾。
  • 本來奈須想在HF線弄一個Rider跟Saber邊鬥嘴邊並肩作戰的場面,但在劇情關係上被迫放棄了。
  • 在試玩版中沒有表露身分,大部分玩家都從外型(黑色的形象+短劍)判斷她是Assassin,此事令奈須得意揚揚。
  • 沒有專用路線仍然超多fans的例子,兩次人氣投票都是第4位(第1位Saber,第2位凛,第3位Archer),比第6位的Master兼女主角之一的間桐櫻還高,這一事實也經常被官方惡搞(通常都是一提到人氣投票櫻就會黑化恐嚇Rider)。
  • 許多fans玩完本編後都抗議最期待的Rider居然沒有H scene……
    • 其實原設計中是有專用路線的。但後來因為各種原因取消了,其中一部分劇情融合進了櫻路線。
  • 在動畫DVD及bluray的初回特典《Rider的慎二觀察日記》中不斷挖苦慎二,聲優淺川悠後來又在電台節目Fate/stay tune特別篇CD《慎二與Rider的Fate/stay tune》說Rider出場次數少全都是神谷浩史(慎二的聲優)的錯,之後又罵他是變態,該說跟中之人性格很相似嗎…
  • 於2010年愚人節被作者奈須きのこ惡搞她與たこルカ的關係(中の人ネタ,聲優皆為淺川悠)。
  • 淺川悠在配過的角色中最喜歡Rider,最喜歡的角色歌也是Rider的《瞬時の渦》。
  • 在F/GO中主線沒什麼出場機會,但在「亂七八糟(ぐだぐだ)」系列中可說是皆勤賞。
    • 這是因為她是經驗值最喜歡的Fate角色所以濫用職權(誤?)讓她可以一直出場
  • F/GO Arcade營運初期因為設定缺失的關係而成為相當強勢的角色
    • 由於遊戲是以PVP為主,而當時Arcade版可以將後排從者的技能拿過來用,且當時並沒有技能施放距離或被擋下的設定
    • 導致的結果就是有梅杜莎的話,可以趁對手一不注意就強制定身對方,因為定身時間頗長,只要一被定到幾乎就只有被圍爐到死
    • 之後到了2019年1月底的更新將技能新增冷卻時間,並追加不可跨越障礙物的設定後,這個亂象才有逐漸減緩的趨勢。

名台詞

  • 動畫「Rider的慎二觀察日記」中的名台詞:

    • 腹立たしい事ですが、兵は上官を選べない。ここは不満を口にするより長所を探す方が前向きでしょう。…まぁ、そんなものがあれば、の話ですが。
      「雖然很讓人惱火,但士兵是無法選擇上官的。在這裡吐露不滿倒不如尋找優點還比較正面。嘛,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

    • 何気無い仕草ですら、癇に障ります。
      「連無意的動作也很惹人火大。」

    • マズイッ、トドメは私が!
      「糟了,最後一擊要由我…!」
      • 在學校發動結界後,士郎抓住慎二時。

  • では、私もやり方を変えましょう。サーヴァントのいないマスターに本気は出せませんから―――貴方は、優しく殺してあげます
    「那麼,我也改變手法吧。因為我無法對Servant不在的Master下重手———我會溫柔的殺了你」
  • あとはもう一つ、貴方の目をくりぬく事ですが……まあ、それは許してあげましょう。貴方の苦悶の声だけで十分すぎるほど満たされた。これで眼球まで掴み出してしまったら、間違いなく達してしまいますから
    「本來還有一件事,就是要把你的眼挖出來……不過,還是放過你吧。你痛苦的叫聲就已經充分滿足了我,要是連眼球都取出來我一定會高潮吧」
    • Bad End 17中Rider把士郎左手斬下之後的台詞。

  • ええっと、し、しろう。士ろう。しろウ。しロう。し郎、城う、ではなく、士郎、士郎
    • 被士郎糾正名字發音,拼命地進行發音練習的Rider。
    • 在作品中首次表露ドジっ子根性的台詞,當場萌到一眾fans。
    • 因為只有Saber才管士郎叫シロウ(而當時士郎認為她已經死了),所以刻意糾正Rider對他的稱呼,希望把シロウ這一叫法留給Saber。

  • そういった意味で言えば、私とサクラは同じものです。

 もともと饒舌ではないのですから、会話がないのも当然でしょう。
 そのような物がなくとも、私たちはお互いをよく解っています
「這樣說的話,我和櫻也一樣。本來就是寡默的人,沒有對話也是當然的。但即使沒有這樣做,我們還是相當了解對方。」

  • 士郎。貴方は、サクラを幸せにすると言いましたが。

 サクラにとっては、この二年間こそが幸福だった
「士郎。雖然你說過要讓櫻幸福,但對櫻來說,這兩年間才是真正的幸福。」

  • …………貴方はサクラの味方ですか、士郎。

     この先に、たとえなにがあったとしても
「…………在此之後不管發生任何事也好,你都是站在櫻一方的人嗎,士郎。」

  • 目を覚ましてくださいサクラ。憎悪に身を任せては、私と同じ怪物になってしまう!
    「清醒過來吧,櫻!沉溺於憎惡只會變成跟我一樣的怪物!」
    • 承接HF線的劇情,在Fate/unlimited codes打倒黑櫻後的台詞。是因Rider自身的經驗而來的忠告,從中也可窺見對櫻的關心。

  • 貴女がどうなろうと、私はマトウサクラを守るだけですから
    「不管你變得如何,我也只會守護間桐櫻。」
    • 但到了FHA時則改口了。

  • 「――――そうだ。私は置いていかれたんじゃない。 私は信頼されて、ここを任されたんだから―――!」
    ───まあ、実際置いていかれた訳ですが
    「―――だめ!くじけそうになる発言は禁止――――!」
    櫻「――――對。我沒有被遺棄。我是因為被信賴才被託付了這裡的啊———!」
    Rider「——嘛,實際上我們的確是被拋下了啦」
    櫻「不行—!禁止令人挫折的發言———!」
    檔案:Img4093.jpg
  • hollow ataraxia的最後一夜和櫻一起與無限之殘駭決鬥中的小插曲。

相關人物

生前

  • 絲西娜——賭上性命守護的大姐。
  • 尤瑞艾莉——賭上性命守護的二姐。
  • 珀爾修斯——殺死自己的人。
    • 在FGOM中也提到「來了就殺(来たら殺す)」,但即使如此,美杜莎對珀爾修斯並沒有恨,反倒因為理解他的本質而產生同情[23]
    • 不過作為復仇者的戈爾貢則是很明確的對他表現出殺意。
    • 另外在Lancer的狀態下,她則是對柏修斯抱持著相當複雜的感情,一方面理解是他終結了成為怪物肆虐的自己,但另一方面卻又覺得心中有什麼阻止她說出謝謝兩個字。
  • 佩加索斯、克律薩俄爾——從她的血液中生下的兩個怪物

Fate/stay night

  • 間桐慎二——偽Master
  • 間桐櫻——真正的Master、知己
  • 衛宮士郎——淡淡的好感、吸精對象
  • Saber——天敵
  • Gilgamesh——雖然劇中兩人完全沒有對話,但兩人屬性相同,再加上Gilgamesh討厭蛇和神,說不定會視她為眼中釘?
    • 不過幻想嘉年華中教訓太得寸進尺的慎二時,Medusa反而會覺得Gilgamesh幹得好
  • Archer
  • Berserker——是珀爾修斯的曾孫與同父異母兄弟,因此很懼怕他
    • FGO中Saber版的梅杜莎看到他時還會惦記他把巨人革律翁殺掉的事

Fate/Grand Order

  • 魁札爾科亞特爾——三女神同盟的一員,不明白為何她明明有Avanger的資質卻仍然保持著一副開朗的模樣
  • 伊絲塔埃列什基伽勒——三女神同盟的一員
  • 奧德修斯——Saber版的她覺得他身上有著雅典娜的臭味,闖進海妖斯庫拉的海域純屬自作自受
  • 鈴鹿御前——會和Saber版的梅杜莎一起聊戀愛話題
  • 凱妮絲——會和她一起講波賽頓的壞話
  • 櫻——AI聖杯戰爭的Master。並非間桐櫻,而是她的模擬人格

相關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遊戲設定沒有蛇髮,遊戲內也没有被這樣稱呼過
  2. Rider版
  3. Lancer版
  4. 戈爾貢版
  5. Saber版,由櫻召喚的Saber。請特別注意這個櫻跟間桐櫻並非同一人
    遊戲中也是和櫻Saber一樣的五星單體綠卡劍。
  6. 172cm 是被召喚時的身高,神話時代的身高不明
  7. 本人宣稱和姊姊們一樣
  8. 當然是指慎二
  9. Fate/Hollow Ataraxia中的相關劇情
  10. 戈爾貢限定
  11. 當事人還說當時勝利的珀耳修斯就好像勝利的間桐渣二一樣囂張。」
  12. 根據Fate用語辭典:「雖因行惡而被人們憎惡,但此人的惡行最終會拯救人類(以惡行善)。雖是被咀咒的對象,卻被捧為救世主,此即為反英雄。」
  13. 遊戲中原本是設定為Rider,First Order中的Rider改為大流士三世順便修正原本遊戲內冬木聖杯召喚東洋英靈的BUG
  14. 捏他「賤岳七本槍
  15. 捏他片桐且元
  16. 身為衣索比亞皇后的凱西奧佩亞觸怒了海神波塞頓,結果波塞頓派了海怪刻托(美杜沙之母)蹂躪衣索比亞的海岸。為了平息海怪的狂暴,她的女兒安德洛墨達被綁在岸邊的大石成為祭品。剛剛殺了美杜莎正在回程的珀耳修斯恰巧路過,於是以美杜莎的頭把海怪石化,並娶了安德洛墨達。
    一般來說安德洛墨達有犧牲品的意思,再加上這個故事和Rider很有淵源,這可能就是寶具名稱的由來,但由於作者沒有作出任何解釋,含義並不明確
  17. 在《F/GO》中完成了羈絆劇情《なかよしゴルゴン三姉妹》後會升級為B+
  18. Rider曾稱連奇蹟也不可能治愈Herpe所製造的傷口
  19. 出自Fate/Grand Order BD 一問一答,奈須的回答
  20. 在《F/GO》中完成了羈絆劇情《汝は怪物なりや》後會升級為A+
  21. 衛宮飯動畫的橋段:衆人在伊莉亞家開聖誕晚宴,開車載Rider、Saber、凜和櫻的莉絲莉特為趕時間而抄近路走山間小道,結果意外墜崖;副駕駛座的Rider見狀一把搶過方向盤、從幾乎垂直的崖壁下直開上來,最後一個飛躍直接落在城堡院子裡,寫作Rider讀作Driver
  22. 因此身高和體重都跟姊姊們一樣
  23. 很可能是因為美杜莎作為Rider被召喚的時候是維持著尚未墮落變成怪物的那個時代的樣貌,對於柏修斯的感情並沒有那麼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