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red (Fate)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Mordred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Clarente打爆,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解說

  •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聖杯大戰赤陣營所屬Servant之一。
  • 此外,在各作品與劍欄之丘有關場景裏有出現。
    • Fate/stay night》動畫版21話,與亞瑟王最終對決場景裏出場。CV為桑島法子
    • 《Fate/Zero》動畫版第一期ED,與亞瑟王相殺場景裡出場。最後一話,Saber消滅回到劍欄之丘時,身邊的屍體裡有她。
      • 順帶一提《Fate/Zero》 ED1中各英靈的過去畫面本身有原捏他,這張分鏡的原捏他是英國插畫家亞瑟‧拉克姆所繪製的〈卡姆蘭之戰〉。
  • 《Fate/Grand Order》舞台劇則是由甲斐千尋飾演
  • 《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在亞瑟的回憶中也有Prototype世界的男性版本莫德雷德登場,CV為石谷春貴。

基本資料

  • 真名:莫德雷德[1](Mordred/モードレッド)
  • 稱號:叛逆的騎士、倫蒂尼恩的騎士[2]小莫、公主、モー孩児[3]
  • 身高:154 cm
  • 體重:42 kg
  • 三圍:B73/W53/H76
  • 屬性:混沌‧中庸(Saber)、混沌‧善(Rider)
    • 「我要怎麼獲得父上的認同?我要怎麼讓父上認我這個孩子?」
  • Master:獅子劫界離(Apocrypha)、藤丸立香(Grand Order)
  • 形象色:紅
  • 特技:奇襲
  • 喜歡的東西:勝利、榮耀、名譽、兜風、亞瑟王
  • 討厭的東西:失敗、失去榮耀、被無視、亞瑟王
  • 天敵:亞瑟王

性格

萌屬性

  • 金髮
  • 貧乳
  • 暴力女
  • 父控
  • 笨蛋
    • 圓桌公認。

愛好

  • 吃東西
  • 亞瑟王

略歷

  • 亞瑟王的姐姐、同時也是亞瑟王終身大敵的摩根為了自己當王的野心,對亞瑟王施以變成男性的魔術,並採集了亞瑟王的精子,利用人造人的技術,以自身為母體生下了莫德雷德。
    • 因此莫德雷德基本可以算是亞瑟王的複製人。並且因為是人造人,比普通人類優秀得多。成長也快於人類,但也有短命這一缺陷[5]
  • 之後摩根將她推薦至圓桌。雖然來歷不明,但因為其卓越的劍術、高潔的品德,仍然被列入圓桌騎士的末席。
    • 最初不知道自己的出身,隱藏自己的面貌,作為戴面具的騎士追隨王。此時的莫德雷德對亞瑟王有著極強的憧憬,是希望自己成為偉大騎士的純真人物。另外,對於自己不是人類這一點也有自卑感。
  • 但摩根對於莫德雷德沒有野心這一點非常不滿。為了將亞瑟王與不列顛引向毀滅之路,告訴了莫德雷德其出身的秘密。
    • 莫德雷德從此將自己不是人類這一點,視為自己是超越了人類的亞瑟王孩子的證明。
  • 莫德雷德對自己為王的資質很有信心,高興的要求亞瑟王將自己作為繼承人。但亞瑟王認為莫德雷德沒有為王的資質而拒絕,也不承認她為自己的孩子。
  • 莫德雷德認為亞瑟王是因為自己身為摩根的孩子而拒絕,將至今為止的憧憬變為憎惡。之後趁王遠征時,利用代理統治者的身份掌握了不列顛,並向王發動反叛。
    • 在之後的戰鬥中,擊中高文在與蘭斯洛特戰鬥時造成的舊傷,將其殺死。
  • 最後雙方兵力都已耗盡,莫德雷德在劍欄之丘與亞瑟王相殺,死於王的槍下,亞瑟王也受到了致命的傷害。
  • 但一直到最後,莫德雷德最渴望的,只是得到亞瑟王的認可、與孩子的稱呼。

故事中經歷

Fate/Apocrypha

  • 被Master以「圓桌的碎片」為觸媒召喚。
    • 立刻就把圓桌的碎片粉碎。但也因此被受到寶具影響無法判讀其真身的Master認出身分。
  • 和Master一同不信任言峰四郎,決定獨自行動。
  • 黑方Assassin交戰,但被黑方Archer打斷。與黑方Archer戰鬥,雙方各自負傷,之後黑方Archer撤退。
  • 赤方大舉進攻時和Master一同亂入大戰戰場,很快將黑方Rider逼到死亡邊緣。黑方Berserker齊格前後來救援,被她壓倒性的戰鬥力打倒。
  • 黑方Berserker藉助最後一劃令咒發動最後的寶具「磔刑的雷樹」自爆,想要與Saber同歸於盡。感受到危險的Master以令咒將Saber轉移而得以迴避。
  • 齊格受到「磔刑的雷樹」效果復活並覺醒「竜告令咒」,變身為齊格飛。Saber與其大戰,因為其寶具「惡竜的血鎧」效果,不分勝負。
  • Master發動令咒,使得Saber在對戰齊格時能力值上升。憑藉令咒的支援,在戰鬥中佔據了優勢。
  • 兩人以寶具決勝負。因為齊格的寶具對單人效率較低,結果寶具決勝是Saber勝利。
  • 感覺得到自己戰勝的原因是齊格的心中尚有迷惘,同時是第一次變身,以後再戰勝負難料,想要乘機將其殺死。
  • 但兩人的寶具使得赤方Berserker的傷害累積到了極限,以寶具「疵獸的咆哮」爆發出EX級別的破壞力。Saber組察知危險,在爆發之前逃離。
  • 之後麻美了黑方Rider的Master,無視齊格和黑方Rider前往空中花園。
  • 憑黑方Archer發出的箭發現其他Servent的所在地,救了被紅方圍攻的黑方Archer和Ruler,和赤方正式決裂。
  • 之後和黑方聯手對抗已經背叛了的黑方Caster的寶具「王冠·叡智之光」。
    • 因為魔像擁有站在大地就不會受傷的不死性,所以一度苦戰。
    • 最後在黑方Rider的寶具令魔像摔倒,和齊格同時解放寶具擊殺魔像。
  • 事後在貞德方開會集結時加入貞德方。
  • 在決戰前夕與齊格以及黑方Rider見面,對談中理解了自己的不足。
  • 最終戰中,中了赤方Assassin的陷阱被關入房間後中毒,且受到赤方Assassin的虐待。
    • 直到獅子劫界離拼死衝入充滿毒氣的房間為其注入血清,並以劍擊中赤方Assassin的靈核。
    • 了解到自己是不喜歡王,而不是不喜歡父親(亞瑟王),在獅子劫界離死後消失。

Fate/Grand Order

  • 以Saber、Rider職階登場。本尊星數5、Rider星數4。

第四特異點《死界魔霧都市 倫敦

  • 於魔霧在倫敦出現時被召喚,並與傑基爾合作調查魔霧形成的起因。
  • 偶然間與前來修復特異點的主人公瑪修見面,並提醒二人小心魔霧中出現的敵人。
  • 後來見到主人公和瑪修與機動人偶戰鬥後便邀請二人合作調查。
  • 調查期間瑪修對自己無法活用寶具而感到氣餒。為了讓瑪修恢復信心而與她交戰。
    • 莫德雷德表示自己知道和瑪修融合的英靈是誰,且該英靈也有和瑪修相似的弱氣一面。
  • 先後擊敗了魔霧事件的黑手後,「M」召來了手持聖槍的亞瑟王
    • 由於亞瑟王被施加『狂化』技能,所以並沒有和莫德雷德有任何交流。
  • 看著手執刺死自己聖槍的亞瑟王,莫德雷德勃然大怒,認為亞瑟王要再一次重現劍欄之丘的結果。於是再一次戴上頭盔,誓言顛覆戰果。
  • 最後,打敗亞瑟王,成功解決魔霧事件後,與眾人遭遇破壞人理的黑手所羅門王。在眾人被打敗時被安徒生所救。
    • 因所羅王感到沒趣要離開時,莫德雷德便戲謔他是過來小便嗎從此所羅門王得名小便王
  • 解決所有事件後與主人公道別,便回到英靈之座。

第六特異點《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 獅子王賦予了祝福「暴走」,擁有龐大的魔力。
  • 以游擊騎士的身分在卡美洛以外掃討獅子王的敵人,沒有命令不得回到卡美洛,也不被允許滯留[6]
    • 在獅子王的計畫完成之時,被禁止回到卡美洛的自己也會跟著被聖槍消滅,對此她了然於心,卻沒有因此改變立場。
  • 最後在決戰之時被蘭斯洛特壓制打倒。

幕間劇情—《キング・オブ・キングス》

  • 由於感受到特異點的倫敦有異樣,而要求主人公前往調查
  • 期間,遭遇疑似受殘存魔霧影響而出現、欲想再次建立國家的無名之王的幽靈
    • 然而莫德雷德表示,只有亞瑟王才能自稱為王;而同樣亦只有自己,可以對王進行叛逆。
  • 消滅幽靈後與主人公回到迦勒底,並私下與主人公見面
  • 莫德雷德表示最初對於亞瑟王否認自己有成為王的資格感到十分憤怒憎恨。然而,經歷各種事情後[7],理解到亞瑟王為了讓更多的人展露笑容、獻上生命的堅持,終於放棄了成為王的念頭
  • 同時,她叮囑不要把這番話告訴其他圓桌騎士的成員,前提是玩家能抽到他們
    • 不過在場除了主人公外還有在。所以小莫你已經被某傢伙偷聽了
  • 傲嬌確認

謎之女主角X幕間劇情—《セイバースレイヤー 黎明編》

活動《Apocrypha/Inheritance of Glory》

Lostbelt No.3《人智統合真國 SIN

  • 作為補充戰力被召喚出來協助主角一方。
  • 主角一方在實際戰鬥上的主要打手,但劇情上較為影薄,跟著主角一路冒險直至擊敗異聞帶之王

Lostbelt No.5《星間都市山脈 奧林帕斯

  • 在主角一方進入奧林帕斯以前已經被抑止力召喚出來對抗異聞帶。
  • 金時賴光弗蘭在部署大召喚陣時遭到阿芙蘿黛蒂的精神攻擊,在記憶混亂下自相殘殺而消滅。
  • 破神同盟基地的人工智慧記錄了其人格,有時會以她的形象和主角說明計畫。

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Saber 獅子劫界離 B+ A B B D A
Rider 藤丸立香 C+ B A+ B A A

階級固有能力

Saber

  • 對魔力:B — 可將詠唱是三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即使是大魔術、儀禮咒法依然很難傷害她。
  • 騎乗:B — 能駕馭神獸和幻獸外的所有座騎。

泳裝Rider

  • 滑板衝浪:A — 騎乘技能的亞種,A等級的話,能駕馭絕大部分的衝浪板。
  • 對魔力:B — 可將詠唱是三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即使是大魔術、儀禮咒法依然很難傷害她。

擁有技能

Saber

  • 直感:B — 常時在戰鬥中感覺到最適合自己的發展。視覺和聽覺妨礙的效果減半。
  • 香煙獅子:B+ — 直感的升級版。
  • 魔力放出:A — 在武器和身體上加入自己的魔力來強化。有跟騎士王抗衡的力量。
    • 亞瑟王本身的對魔力和魔力放出技能是因為本身具有龍的因子而能自由使用,不過在莫德雷德和黑方Saber一戰而未受到其寶具的額外傷害的情況看來,可以推斷莫德雷德並沒有龍的因子。
    • 但考慮到母親摩根是非常有名的魔女,加上同是人造人的伊莉亞齊格都具備規格等級外魔力的例子,所以莫德雷德也能使用這兩項技能其實也不會太讓人意外。
  • 戰鬥續行:B — 不會輕易死去。被聖槍貫穿瀕死之際,仍能給予騎士王致命一擊。
  • 統率力:C- — 統率軍團、提高部隊能力的稀有才能。在反抗體制時會發揮出真正價值。

泳裝Rider

  • 蔚藍騎乘:A — 為了將連如同『巨大的星期三』一般的傳說中的大波浪也能駕馭的特殊技能。
    • 和衝浪板的品質無關,一切波浪都能駛過去。
  • 牧人競技表演(Rodeo Flip):A+ — 實際存在的衝浪高難度技巧。
    • 因為小莫多將此用於攻擊而作為技能特別昇華了。
  • 不會結束的夏日:B — 小莫無論何時都是夏天的氣氛。

寶具

Sab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隱藏不貞的頭盔 Secret of Pedigree C 對人(自身)寶具 1 1人
平時用來隱藏頭部的頭盔。為母親摩根連同「絕對不可以摘掉」這句話一起贈予的頭盔。
能力值、職階技能之類泛用情報無法隱藏,但其他情報,例如真名、寶具、固有技能等等都會被隱藏,即使是自己的Master和Ruler也看不到。
亦有相當的魔術抗性,此外,戰鬥結束後,還可以阻止對方回想自己的劍術。
但在使用此寶具時,無法完全解放Clarente。

即使穿著現代的衣服,只要手裡沒有武器,沒有頭盔隱藏效果仍在繼續。

頭盔解除機能時會分成兩邊與鎧甲化成一體。同樣作為母親贈送的鎧甲,本身俱有極為優秀的防禦力,即使遭遇B級對軍寶具,結果也只是受到重傷的程度。
頭盔和鎧甲一樣被摩根施展過魔術,防禦堅固並具備不完全遮蔽魔術的效果,譬如對毒屬性魔術的防禦。

在Grand Order被改成EX級技能齊格飛淚目
輝煌燦爛的王劍 Clarente C 對人寶具 1 1人
亞瑟王置於武器庫,象徵王位繼承權的劍。
原本約為B級寶具,有著被認為「比任何的銀更眩目」的白銀劍身。能增幅持有者的王威,使全能力上升一級,價值和必勝黃金之劍相當。但因被莫德雷德盜走而降級,裝備時能獲得的加成也喪失了。
Ha6xHhB.gif 對我高貴父王的叛逆 Clarente Blood Arthur A+[8] 對軍寶具 1-50 800人
以持有的劍發出的全力一擊,其先端會放射出直線狀的紅雷。

「對我高貴父王的叛逆」是「魔力放出」的應用法,放出的赤色雷電正是經過增幅而扭曲的、對自身父親的思念。原本白銀的劍身會染上紅黑的血色,變得邪惡扭曲,佈滿憎惡。

俗稱「坑劍」,如同讀音所示,此劍裡寄託了莫德雷德對亞瑟王的敬愛與憎恨,是把莫德雷德的憎恨魔力以王劍「增幅」的魔力放出。因此,對於被此劍傷到而未死的對手,有著必要殺死的執念。

在AP本篇中對騎士王的偏執感情(單方面的)釋懷後,因為已使用無數次的「增幅」而抓到其要領,所以即使沒有對父親的感情也可自由運用。

FGO中追加「對亞瑟王」的特攻效果,對亞瑟王的特攻包括Prototype版的男亞瑟王

泳裝Rider

AWpdzs8.gif 壓制逆卷波濤的國王感受! Prydwen Tuberiding A 對波寶具 1-5 10人
使用Prydwen進行衝浪技巧中最高難度的Tube riding(在波浪之間奔馳的那個)撞上去。在使用這招的期間,簡直就像是支配海洋的國王一樣的感覺。
對手會死。
為啥呢?這是為啥呢?
會不會是因為騎乘Prydwen而產生的波浪,變成了一種類似技能「魔力放出」的狀態呢?
雖然如此推測,但也只是想法而已,也有可能搞錯了。

在被召喚的時候,為了尋求能夠撐住自己力量的衝浪板,悄悄的到了父親大人的寶物庫偷……永遠的將它借走了。
其名為「Prydwen」。根據傳說,是能夠成為船也能夠成為盾的不可思議道具。

亞瑟王曰,誰叫妳拿去當衝浪板啦。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Saber

名稱
我是誰?
——我是偉大騎士王的兒子。
——我是傲然的叛逆騎士。

這都是我,都是我自己。
但是只要帶上頭盔,自己就不再是其中任何一個,
而只是,存在於各處的,無聊的,竭力求生的生命體。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這種想法。
那麼應該就像他們一樣,
就像周圍這些已經斷氣的傢伙們一樣,
我也一定會墜入終焉深淵。
所以我想知道,在迎來自己的結局之前。

——我,究竟,是誰?


泳裝Rider

名稱
Prydwen
啊—————————————————————
好———懶———啊———
現在莫德雷德正在維護中。
就算御主有事,也待會兒再來。
哎?只是想和我在一起?
唔,如果是這樣,嗯,如果是這樣,畢竟,我也?
沒關係?反正不會礙事?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沙灘躺著休息吧!
會曬得很黑的所以不想去?
御主你還真笨啊!
防曬油不就是為了這種時候而存在的嘛!
……然後嘛。
反正你能信得過。
來,幫我塗防曬油。
話說在前面,如果你膽敢碰奇怪的地方,
我可要打你的哦!
知道了嗎,不能碰哦!絕對不能碰哦!?
……咿呀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情人節贈禮禮裝

Saber

名稱
草莓雷光巧克力脆脆棒
莫德雷德(Saber)贈予的情人節巧克力。

脆脆的很好吃吧!但下次你就得自己去買了哦!
明年?真拿你沒辦法,如果我明年還記得的話!


泳裝Rider

名稱
S閃電榛果巧克力棒
莫德雷德(Rider)贈予的巧克力。

另外,在目睹了莫德雷德被騙現場的部分孩童從者的影響下
Pocky game開始流行。

本人主張「這可不是我的錯哦」。
(由於過於羞恥,以至於整整三天閉門不出。)


簡評、其他資料

  • 並非角色定位,而是故事中的立場相當於《我倆沒有明天》的邦妮與克萊德。當初的原案中就只有「單純跳出來大鬧一番就退場」這點是決定好的。
  • 在本篇的故事背景中,莫德雷德的故事也同時進行者。以夢境的形式反芻過往,接著與各式各樣的從者相遇。特別是與自己同樣,身為人造人的從者之間的對話正是轉捩點。
  • 直到最後,莫德雷德總算理解了父親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拔劍。以結論來說,莫德雷德就是因為無法理解這件事才會一直苦惱。在那些苦惱之中並沒有其他騎士們在王身上感受到的恐懼。畢竟她自己也一樣,是無法成為人類的存在。
  • 儘管如此,假設她在某處的聖杯戰爭碰巧遇上了父親大概會瞬間爆發互毆或互砍事件。就算理解了父親的想法,但想超越父親的執念就另當別論了。
  • 是個討厭被當成女性對待、但被當成男性對待也會不高興的從者,是非常麻煩、不如說是麻煩死了的性格。不過因為便服是自己選的,因此被視為女性的話似乎沒什麼問題。
  • 她是魔力的供給十分充足,但為了享受現世的樂趣而積極攝取食物的類型。愛吃的東西幾乎都偏向垃圾食物,是最愛碳酸飲料的女孩子。
  • Fate/Apocrypha小説版新登場的Servant之一。
    • 不過最初在Character material中設定為「兒子」,小說版才揭露為女性。
      • 不過由於原來設定中的描述便有曖昧之處(如阿爾托莉亞也被稱為「父親」),加上作為亞瑟王複製人的設定,因此原本便猜到其性別跟老爸一樣的人也在所多有。
      • 東出並未提及改變過莫德雷德性別,奈須也僅提到東出的莫德雷德與自己原先構想的差異之處在於性格。也因此更換聲優。
    • 初期角色設計為武內崇,小說作者東出祐一郎有針對設定做過重新整理,在此時期的設計則由Apocrypha的近衛乙嗣重新繕稿定案,之後小莫的各式插圖和亞種大致上也都由近衛負責。
      • 武內評價為「莫德雷德真不錯呢。型月產生的文化的極致啊。」
  • 對亞瑟王的稱呼為父親(父上)。
    • 雖然知道對方是女性,但這是本人的一種堅持,而且也因此看穿亞瑟王和桂妮薇兒王后的關係。
      • 不過在TYPE-MOON的漫畫「琥珀ACE」中看到Saber Lily登場時還是因此大受衝擊。
  • 體格與父親完全一樣,身高、體重、三圍都相同。但沒有呆毛。
  • 平時說話很粗魯而男性化。第一人稱為「オレ」[9]
    • 但只有和父親說話時較為文雅,對其的第二人稱為非常尊重的「貴方」,第一人稱也變為中性的「私」。這一點即使在敵對時也沒有改變。
  • 雖然態度粗魯,不過實際上對犧牲民眾這點會感到極為厭惡,對其他Servant的惡行也會為之反感,可見其本質仍是個高潔的騎士。
    • 可是愛恨非常分明,無法得到想要的回應就會變得極端。
  • 對Master的稱讚會很直率地感到高興。
  • 在最後決戰的混亂中仍想趁亂搶到聖杯這點表現出了她身為陰謀家的一面。
  • 對自己為王的資質毫無懷疑。對於聖杯的願望不是「成為王」而是「挑戰選定之劍」。雖然Master說「你也有可能拔不出劍來」,但Saber回答道「我不可能拔不出來!」
  • 在亞瑟王與蘭斯洛特作戰時留守不列顛,為代理統治者。結果在她反叛時,幾乎所有的豪族都放棄了亞瑟王,有十萬軍隊加入其麾下,可以看出其為政資質與人望相當高。
    • 但同時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國內的厭戰情緒、蘭斯洛特與王妃的丑聞導致王的權威受損、騎士們對於過分清廉的王產生的恐懼和侮蔑的心態。
  • 在統軍方面,可以使得士兵有著「想看到她能前進到哪一步」這種狂熱程度的信仰,其統率力是天才等級。但其自身的觀點是「士兵是勝利後自己就會增加的存在」,作為王這一點很微妙。
  • 認為人類並無善惡之分,人類就是人類,根據情況能夠為善或為惡,充其量只是比較聰明的野獸而已。依照著私慾行動,明明從不忘記仇恨,卻很容易遺忘受過的恩情。若是會對自己造成損失的事情,就會想方設法地避免。如果不麻煩的話,就會做一些無聊的善行;但如果很麻煩,人類反而會對巨大的惡勢力視而不見。
    • 這邊的話語或許有部分是影射輕易地忘記亞瑟王給予的和平,輕易地贊同或跟從自己叛亂的士兵和人民們。
      • 因此莫德雷德雖不會對反抗自己的人加以蔑視,但也不會將跟從自己掀起叛亂的人視為同類,對她來說,那些人也不過是出於自身的理由,不得不將賭注押在她的身上。
      • 此外,她也認定王不可以將人類當成同類,因為王即使跟人民一同歡笑哭泣,也不可能拯救他們。
  • 戰鬥力非常高。但具體實力難以評估。
    • 其能力值相當高,並且同時擁有「Saber」的本領與「Berserker」的勇猛。毫不在意禮儀與騎士道,劍術是最適合戰鬥的生存與殺戮用劍術。只要可以勝利,連作為劍士性命與分身的劍都可以扔出去。
    • 因為自身是摩根為了對抗亞瑟王,利用其精子造出的人造人,因此其技能與亞瑟王完全相同。但無論如何,摩根也無法造出一把聖劍,因此為了補償這個不足,將莫德雷德所有的技能都調整為戰鬥特化的類型。
    • 雖然有斬殺高文、給與亞瑟王致命傷害的戰績,但這兩人都在與當時武藝第一的蘭斯洛特的戰鬥中大大損耗,無法說成是其單獨的實力。不過另一方面,在她和亞瑟王決戰前自己也在戰鬥中損耗不少。
    • 只憑一人之力連續打敗黑方Rider黑方Berserker,又和齊格重現出來的黑方Saber打成平手,在受到令咒支援後以寶具取勝,可見其實力與續戰力都相當強。
      • 黑方Saber在看到其戰鬥畫面時自認可以勝過她。
    • 圓桌騎士以武勇程度排名,前三分別為蘭斯洛特、高文、亞瑟王,因此莫德雷德的排名還在之後。
  • 亞瑟王稱其沒有為王資質的原因沒有明說,但從目前資料來看,原因應該在其心理方面。
    • 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自己的王道」。她想要成為王的理由,並不是「想要實行自己的王道」,而是「想要得到父親的承認」。這一點在為王道連自身都捨棄了的亞瑟王看來當然是不可能接受的。
      • 在第4集中,與齊格以及黑Rider交談中,被黑Rider一句「妳要當怎樣的王?」給問到無法回答,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想過要當怎樣的王,在深思之後決定自己要當善良的王亞瑟王何以聚人心UCCU,一個人造人都比你會引導你兒子……
    • 另外,從她對自己出身的自卑與自傲來看,她「太注重別人看法而迷失了自我」。從她被拒絕後就將敬愛轉為憎恨甚至反叛來看,還具有「過於偏執」的弱點。
    • 雖然作為普通人甚至圓桌騎士,這些都不一定是致命問題,但以這種心理當上王,對於國家很難說是好事。
      • 而實際上,莫德雷德也確實是憑著自身的衝動將不列顛帶向了毀滅,絲毫沒有考慮到國家與民眾。
  • 被召喚的原因不但是因為觸媒,而且也因為和Master獅子劫界離的性格甚為相似。
    • 故事中沒有提到,但於滿溢著叛逆心思的她就算是獅子劫的衣裝也是相當中意的。
    • 雖然偶然會對他感到不滿(如居住在墓地中),但兩人的關係大體不錯。
    • Master使用「圓桌的碎片」這種曖昧的觸媒原因就是,「任何一個圓桌騎士都是超一流的」、「在這些超一流的Servant中,自動選擇和我相性好的」。
  • 對母親摩根的感覺非常的複雜。
    • 摩根是為了與亞瑟王爭奪不列顛王位而生下莫德雷德,也就是將她當成武器來使用,但平時又會把莫德雷德當成女兒來疼愛。
  • 對和摩根有著相似氣質的赤方Assassin有些厭惡。
  • 非常的討厭蘭斯洛特,這是因為蘭斯洛特和桂妮薇兒王后之間的姦情讓亞瑟王蒙羞。
    • 但事實上在Fate/Zero小說最終卷發售前,是讀者們所猜測的Berserker候補人選之一。
    • 在Fate/Apocrypha正式發售後,兩者看起來也有許多相似之處。
      • 像是「有著能隱藏狀態的寶具」、「不封住其他寶具就無法使用的最終寶具」等等。
  • 對高文的評價是「討厭的優等生」。
    • 在亞瑟王傳說中,莫德雷德和高文其實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 而在FGO中,更提到「如果不是加列斯經常打圓場的話兩人一定會打起來」的衝擊事實
      • 圓桌首席苦勞人就決定是你了,加列斯妹妹
  • 在平行世界「Fate/Prototype」中的亞瑟王是男性,所以那世界的莫德雷德也是男性。
  • FGO有提到,對待莫德雷德的方法很簡單:只要不說亞瑟王的壞話、不稱讚亞瑟王;不要把她作為女性對待,也不要露骨地把她當做男性對待;不要過於死板嚴格;不為其他Servant神魂顛倒;認真聽取她的意見。最好這叫簡單。
  • FGO中做為敵方在第六章登場時得到的祝福是「暴走」,效果是每回合NP充滿,因此可以每回合連發寶具
    • 處理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在最短時間內保護好己方隊員並快速將她擊退
    • 算是救贖的大概是她的HP與攻擊皆偏低,帶練度夠高的弓職的話吃下一擊還頂多是重傷而已。
    • 因為性別是女性,所以大概算是六章中少數二姊派不上用場的章節,不過無損種樹戰神羅賓漢的戰力
  • 泳裝小莫因為是在夏天,興致一直高到飛起。據說和父親的不和也好自己的存在理由也好那些玩意先暫且擱一邊,現在只想盡情地享受夏天的大海。
    • 比以往更突出表現出對Master的好感和撒嬌。看起來似乎是因為夏天的炎熱興致高到飛起,平時的不好相處不知道被賣到了什麼地方。
    • 雖說衝浪小莫在夏季精力充沛、到了秋季就會消沉、到了冬季精神就頹靡到最低點了。因此,無論是秋季還是冬季都試著耐心去跟她交往吧。不久之後她肯定也會察覺到的。通往夏天的門扉什麼的,很快就會出現在身邊。
    • 這次因為作為Rider而不是作為Saber召喚而來,因此沒把Clarent帶來。別說那劍,連鎧甲和頭盔都沒帶來。
    • 系統上初期實裝時曾因NP率偏低而讓不少人有點微詞,但在隨後的一次突襲更新中NP率忽然調到相當高,加上寶具是藍卡,自己又有藍放與自充NP技能,因此搭配其他提高NP回收率與傷害的角色就能組成初期刷QP門非常好用的泳莫系統。
      • 特別是因為泳莫是騎職,打在術職的QP門上不僅是剋職,術職敵人給予的NP量還比較高,因此寶具等級高到一個程度後三回合衝浪都沒問題。可說是開啟速刷周回的代名詞=衝浪時代的第一人。

名台詞

  • 二度と言うな
    次に女と呼べば、オレは自分を制御できん
    「不要再說第二次。」
    「下次你再說我是女人,我可就管不住我自己了。」
    • Master初次看到她的臉,不自覺的說道「是,女的……?」時,Saber的反應。
  • 馬鹿だな、マスター。要は勝てばいいんだ、勝てば。
    剣の技など戦闘における一つの選択肢に過ぎん。
    勝つためなら、殴るし蹴るし噛みついてもやるさ

    「真笨啊,Master。只要贏了就好了啊,只要贏了。
    劍技什麼的只不過是戰鬥中的選項之一。
    要是能贏的話,拳打腳踢牙咬都沒問題啊。」
    • 對於Master「你在戰鬥時居然把劍扔出去了,這也可以嗎?」問題的回答。
  • どうだ!どうだ、アーサー王よ!
    貴方の国はこれで終わりだ!終わってしまったぞ!
    私が勝とうと貴方が勝とうと——最早、何もかも滅び去った!
    こうなる事は分かっていたはずだ!こうなる事を知っていたはずだ!
    私に王位を譲りさえすれば、こうならなかった事くらい……!
    憎いか!?そんなに私が憎いのか!?モルガンの子であるオレが憎かったのか!?
    答えろ……答えろ、アーサーッ!!

    「怎麼樣!怎麼樣啊,亞瑟王!
    你的國家就這麼完了!已經完了啊!
    不管是我贏還是你贏——從一開始,一切都已經毀滅了!
    你明明瞭解會這樣的!你明明知道會這樣的!
    就連如果你把王位讓給我,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這點……!
    你憎恨嗎!?就那麼憎恨我嗎!? 憎恨身為摩根孩子的我嗎!?
    回答啊……你回答啊,亞瑟!」
    • 生前,劍欄之丘的最後一擊前,對於亞瑟王憧憬與憎恨的解放。
    • 亞瑟王回答說:
      「我從來沒有恨過你。我之所以沒有把王位讓給你——」
      「是因為你並不具備為王的器量。」
    • 但是對於莫德雷德來說,這個回答等同於「我不關心」。
    • 之後就是兩人相殺的結局。
  • やれやれ。オレ抜きで開戦するとは、ふざけているにも程がある。……まぁいい。主役は遅れて登場する、王は戦場に悠々と参陣するのが世の道理だ。
    「哎呀哎呀。不等我就開戰,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啊。……算了。主角最後登場,王悠閒的進入戰陣是這世界的規則啊。」
    • 亂入混戰戰場時。似乎和某人有點像……
  • 我は王に非ず、その後ろを歩む者。彼の王の安らぎの為に、あらゆる敵を駆逐する!『我が麗しき父への叛逆クラレント・ブラッドアーサー』!!
    「吾非王,而是步王後塵之人。為了王之安寧,吾要驅逐所有敵人!『對我高貴父王的叛逆Clarente Blood Arthur』!!」
    • FGO中的寶具台詞
  • 「自古以來所謂的王,都是些任性隨便的傢伙,這本是理所當然的事。那些傢伙因有著想要的東西,成為了王。財寶、土地、權力、或者是榮耀。然後將他人捲入其中,訴說著夢想,並朝向夢想邁進。」
    「我的王、卻不是這樣的傢伙。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展露笑容、獻上那此身此命。……比起其它怎樣的王,我認為騎士王的志願比他們更要地高貴、正確。」
    • 幕間劇情「キング・オブ・キングス」裡,提及自己對亞瑟王的改觀
  • うっす、よろしく
    「呦,請多指教」
    • 在第三異聞帶作為叛逆三銃士之一被召喚時的台詞
    • 叛逆三銃士本身是捏他漫畫《美味大挑戰》的名梗拉麵三銃士,而且這邊小莫的台詞還跟原作完全一樣
  • 主従とかは……なんかヤだな。マスターとは友達というか……そ、それ以上が……あ、いや、何でもない!何でもないってば!
    「主從嗎……總覺得很討厭啊。跟御主該說是朋友嗎……還、還是在這之上的關……啊,沒有,什麼事都沒有!就說了什麼事都沒有啦!」
    • 泳裝(Rider)的房間語音台詞之一,這個又可愛又嬌羞的孩子是誰啊!?
  • そりゃこんなカッコしているんだから、好きなモンなんて決まってる。夏!海!マス……あ、その、あ……最後ナシ!
    「那個嘛都穿成這樣了,喜歡的東西還用說嗎?夏天、海洋、御ㄓ……啊,那個,啊……最後我什麼都沒說啦!」
    • 泳裝(Rider)喜歡的東西,所以說這個又可愛又嬌羞的孩子是誰啊!?
  • お、おい!そこの水着の海賊女!な、な、な、ななな何だそれ何だそれ何だそれ!?メロン?メロンか何かか?……マスターもデレデレすんな!バカ!バーカ!
    「喂、喂!那邊泳裝的海賊女!那、那、那、那那那個是什麼是什麼是什麼啊!?哈密瓜?哈密瓜還是什麼東西嗎?……御主也別害羞啦!御主這個笨蛋!笨—蛋!」
    • 泳裝時見到安妮泳裝模樣時的反應

相關人物

生前

Fate/Apocrypha

  • 獅子劫界離 — Master,兩者間的關係很不錯
  • 黑方Rider — 差一點消滅的對手
  • 齊格 — 重現黑方Saber,和其激戰的對手。因為被自己寶具傷到而未死,有著必要殺死的執念
  • 弗蘭肯斯坦 — 在聖杯大戰中展開慘烈的決戰。
    • 來到迦勒底後二人站在同一陣營意外地感情很好,莫德雷德還經常表現出王子般的氣場。

Fate/Grand Order

  • 傑基爾 — 在倫敦一起調查魔霧事件的夥伴,在路上碰面後會以「呦!今天臉色也很蒼白嘛!」來打招呼的朋友
  • FGO活動星之三藏醬、往天竺前進中的家人[10][11]
  • 亞瑟王 — 可能是異性相吸,更可能是隔壁的女兒比較可愛,男亞瑟王和女莫德雷德感情不錯。會稱呼對方「男父上」
  • 凱妮絲同為不良少女很合得來的對象。

相關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也有莫傑、莫俊德、莫卓等譯名
  2. FGO第四章裡的稱號
  3. FGO活動《星の三蔵ちゃん、天竺に行く》擔任紅孩兒角色
  4. 出自《琥珀ACE+》。
  5. 僅僅是為了擊敗亞瑟王而誕生的存在罷了。
  6. 因為靈魂屬性並非「秩序‧善」
  7. 疑似暗示AP的劇情
  8. 完成絆劇情「キング・オブ・キングス」後,提升至A++
  9. 極度男性化的自稱,其男性程度還要高於「僕(ボク)」,一般只有成年男子使用。
  10. 活動中,莫德雷德飾演紅孩兒
  11. 如果想搜尋同人圖片的話,可以用「牛魔王一家」作為關鍵字
  12. 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鐵扇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