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有關Reko Wiki的緊急聯絡可以電郵至crossbonegod@gmail.com。
凡加入Reko Wiki之註冊者,請先閱讀Reko Wiki使用須知條目。

已有編輯動作之編輯者會被視為已閱讀該條目。

使用須知可能會因應不足之處或爭議行為而有所擴充,請各編輯者隨時注意使用須知條目。
為保護條目,現時須註冊並確認電郵才能夠進行編輯,敬請原諒。
歡迎各位新註冊的編者一同加入Reko Wiki的Discord群組一同討論
Arcuied Brunsteud/アルクェイド・ブリュンスタッド/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事象收納扔進星之內海的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基本資料

  • 名稱: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Arcuied Brunsteud/アルクェイド・ブリュンスタッド)
  • 稱號:真祖的公主、純白的吸血姬、アルク(Arc)[1]、Archetype Earth
  • 年齡:17歲(自稱,實際約有800歲以上)
  • 身高:167cm
  • 體重:52kg
  • 生日:12月25日(自稱)
  • 血型:不明
  • 三圍:B88/W55/H85
  • 屬性:中立·善
    • 「志貴志貴!剛剛的電影真有趣!下次再一起去看吧!」
  • 喜歡的東西:電影、小說、外出、室內約會、志貴的毒舌、小貓
  • 討厭的東西:、沉悶、污染、志貴的毒舌
  • 天敵:直死之魔眼逆行運河
  • CV:柚木涼香[2]/生天目仁美[3]/長谷川育美[4]

性格

  • 天然呆
    • 充滿知識但卻沒有常識。
    • 任性又喜怒無常的公主大人,隨心所欲的到學校使志貴為難或是捉弄希耶爾也算家常便飯。
  • 內向
    • 只有對志貴相關才會保持外向態度。
  • 悲觀
    • 活潑開朗的笑容之下是深入骨髓的悲觀。
    • 覺得自己是怪物的自卑感使她總是保持著志貴肯定厭惡自己的想法,當她在公主線裡又一次聽到志貴告白而毅然決然赴死也是這個原因,學姐線裡策劃讓羅亞上身志貴而必須屈服於自己也是同理
  • 結果主義者
    • 只要認為結果是好的,不管有怎樣的障礙也會堅持到底。在這個過程中會無視人類的常識或道德。

萌屬性

愛好

  • 看電影
    • 對於劇院中觀賞到的人類想像力欽佩不已,在她看來自己的空想具現化如同兒戲一樣星球:妳說什麼?
  • 遠野志貴

故事中的經歷

  • 屈服於吸血衝動的真祖與日俱增,墮落成魔王的他們肆意吸食人血下也使得死徒的數量在十二世紀時到達巔峰。不能放任現狀不管的真祖們製造了純度最高的真祖[5],也就是殲滅死徒和魔王的兵器——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
    • 已成廢墟的千年城在媲美朱月的個體誕生下恢復生機,破格的力量使她能不費吹灰之力討伐魔王,然而這份強大也使她被其他真祖們疏遠、畏懼著。
    • 真祖們也懼怕愛爾奎特知曉吸血後會讓月之王回歸,刻意使她維持在供人使喚的工具狀態,外出擊殺魔王與死徒後就會被清空一切認知、陷入休眠。
  • 在魔王們被愛爾奎特消滅後,真祖們終於決定為她安排正常的教育,同時初代羅亞到訪千年城、以「教會的使者」身份騙取真祖們的信任並接近愛爾奎特,當愛爾奎特首次吸血衝動發作時趁虛而入獻上了自己的鮮血,吸血而陷入暴走的她消滅了千年城的殘存真祖們。
    • 初代羅亞則成為了十分強大的死徒,奪取愛爾奎特部分力量完成了轉生魔術,經過數年才在聖堂教會與愛爾奎特的聯合戰線下消滅。
  • 從此之後愛爾奎特將自身封印在回歸斑剝破敗的千年城深處,出於罪惡感以及力量被剝奪的不悅,每當羅亞在轉生體上顯現時才會從沉睡中暫時蘇醒、外出剿滅羅亞。

《月姬 -A piece of blue glass moon-》

  • 為了例行的擊殺羅亞而來到總耶,依據自述以及志貴的本能反應,在過程中似乎幹了件大工作,現在的愛爾奎特相當疲憊與虛弱。
  • 第三日下午在街道上與遠野志貴擦肩而過並喚起他體內潛藏的鬼畜眼鏡男退魔本能,愛爾奎特進入她藏身的公寓後,在回應門鈴開門的一瞬間被尾隨她的志貴分割成十八塊。
    • 直死之魔眼造成的傷勢無法修復,愛爾奎特只能花費8成力量重塑新的身軀。
    • 原先以報仇為目的蹲點志貴,然而精神重構的愛爾奎特在等待過程中殺意等想法逐漸轉變為期待,並打算改變計畫讓這超乎尋常的殺人鬼協助自己。
  • 第四日早晨時在志貴上學路上朝他步步逼近,兩人你追我趕下來到無人小巷之中。愛爾奎特說明原委,要脅志貴在自己身體恢復所需的時間內充當護衛。
    • 而來路不明黑豹與燃燒的屍鬼也在這時出現在小巷裡,愛爾奎特將雙方打退與擊潰後,「正式」和志貴達成合作協定。
  • 兩人下榻在鞍御區巨蛋酒店的頂樓當防禦據點,然而操縱烈焰的吸血鬼弗洛夫卻在第五日清晨無視現代隱蔽的規矩、向兩人發動猛攻,將酒店裡的所有人屠戮殆盡,愛爾奎特也為了從炎之爪下保護志貴而受高溫灼傷,只能用朱月的威壓暫緩對方的攻勢,弗洛夫最終也在太陽升起前撤離大樓。
    • 逃過一劫的愛爾奎特再次睡倒,在志貴的攙扶下回到原先的公寓。
  • 由於弗洛夫是直逼自己而來,愛爾奎特打算讓和這件事無關的志貴離開,無法放任不管的志貴則執意要協助愛爾奎特討伐弗洛夫。愛爾奎特還需要三天才能使狀態恢復到足以戰勝對手,弗洛夫也將在這段時間裡肆無忌憚的殺人,兩人商討起了接下來的作戰方針。

公主線

  • 志貴要求盡快聯手擊殺弗洛夫降低犧牲人數,兩人決定當晚在無人的公園埋伏交戰。雖說戰鬥過程幾經波折,但在千鈞一髮之際還是成功將其討伐,銘記志貴意願的愛爾奎特也讓被波及的死傷人數大幅降低。
    • 事後用某個祖的殘骸為志貴療傷,並用魔眼催眠他回到遠野宅。
    • 然而錯估弗洛夫真正能力又花費多餘心力保護普通人的下場,愛爾奎特在這場交戰中又一次受到重創,元氣大傷的她也不再有更多力量抑制吸血衝動。
  • 第七日夜晚裡自稱「志貴女朋友」來到遠野宅邸,使用各種問題發言引發一場小修羅場風波以後被家庭性死亡的志貴強行拽走,經過一番小情侶拌嘴才向志貴解釋吸血鬼事件的幕後元兇另有其人,兩人巡視起整個城市並約定後續晚上十點在公園集合狩獵死徒。
    • 第八日上午來到志貴的學校「小小」的造成了志貴困擾。而兩人夜晚掃蕩羅亞眷屬偽裝成公寓的食堂時,愛爾奎特已經虛弱到被小型的改造魔反擊時毫無還手之力,事後看到志貴胸前流的血時,難受的愛爾奎特草草地將他打發。
  • 志貴第九日因故未能到如約集合,被他放了鴿子的愛爾奎特第十日潛入他的房間,要求志貴必須從現在開始就一起行動當作補償。
    • 曾經只能做必要事情的公主大人與生命垂危卻強顏歡笑的少年,兩人在城市四處遛達的同時互相講述著各自視角的生死觀,度過了一段「浪費時間、沒有意義卻很快樂」的一天。
    • 經過這場約會之後,兩人在夕陽下的教室裡許下了承諾:等事情結束,再來一次像今天一樣「沒有意義」的日子。
  • 第十日當晚的公園裡,由於志貴找死對所謂吸血行為的好奇導致愛爾奎特差點抑制不住吸血衝動,埋伏的教會二人組出手向愛爾奎特發動突襲,愛爾奎特面對瑪利歐譴責她差點失控的暴行也無地自容,只能落荒而逃。
    • 發洩的愛爾奎特在巷弄裡屠宰死徒們,與找尋自己的志貴對視時無意間用魔眼再度挑起他的退魔本能,好在志貴壓抑住欲望才避免了愛爾奎特被雷普魔眼分割[6]的下場。稍微平復的愛爾奎特表達了自己的歉意、要求志貴最好別再與自己相見後再度逃離現場。
  • 第十一天夜裡,放心不下志貴的愛爾奎特仍舊在兩人相約見面公園裡躲藏著,在志貴打破數個小時的沉默後兩人也互表了對彼此的心意。然而經過一夜雲雨的愛爾奎特仍舊選擇離開,只留下簡單的字條告別。
  • 第十二日的黃昏時分,志貴遭到四季/羅亞的襲擊而重傷,擔憂志貴傷勢的愛爾奎特暗藏在他的房間窗外,在聽聞房內的志貴與希耶爾的對話中再度宣示了自己的愛意,欣喜若狂的愛爾奎特在滿月之下立即趕赴羅亞的大本營。
    • 身體危在旦夕、力量也所剩無幾、深層的合理性傾訴著這是場近乎沒有勝算的戰鬥,即便贏了自己也沒有未來可言。然而這代的羅亞比起對追尋永恆愛爾奎特的執念,更執著於某個人物遠野志貴,那麼自己就該為此而戰。
  • 第十三日午夜裡,愛爾奎特與羅亞在校舍交戰,準備充分並且狀態絕佳的羅亞面前,筋疲力竭的愛爾奎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趕到現場的志貴想成為愛爾奎特的助力,不願他赴險的愛爾奎特卻用魔眼停下了他的動作。
    • 然而即便多次以空想具現化的真空大氣撕裂羅亞肉身、竭盡全力使出最後的事象收納試圖抹除羅亞也無濟於事,靠著自動詠唱挺過去的羅亞以魔眼削去了愛爾奎特最後的生命力。
    • 油盡燈枯的愛爾奎特被恢復行動能力的志貴抱在懷裡,失去知覺的她甚至沒察覺羅亞還活著的事實,沉浸在自己成功守護志貴的想像中閉上眼睛。
  • 在羅亞被直死之魔眼徹底終結以後,愛爾奎特過去被奪走的力量也物歸原主,使她能暫且行動。一個月後的某天,即將陷入永眠的愛爾奎特再次出現在夕陽下的教室裡,和重複等待著自己的志貴相見。吸血衝動已經無力回天的愛爾奎特並非前來赴約,而是向所愛之人永別前見他最後一面。
    • 志貴決定獻上自己的血液,讓她不用再抑制衝動來挽留,但愛爾奎特予以拒絕。
      「因為喜歡你,才不吸。」

      愛爾奎特要求志貴還能以積極的態度、以人類之身活下去,而自己也會在夢中無數次的回想這段前所未有的幸福經歷,隨即消失在夕陽的餘暉中。

學姐線

  • 決定獨自一人暗殺弗洛夫降低犧牲者的志貴從愛爾奎特口中打聽到他可能潛伏在商場的地下巢穴後,表面上向愛爾奎特自己贊同等她戰力恢復的方針,而愛爾奎特也在哄騙下暫時休息。
    • 等她清醒後也發現不在的志貴定然是去魯莽行事,在跟從地下巢穴闖蕩回來的志貴交換情報才知曉了代行者已經抵達這個城市。
    • 對愛爾奎特來說無論弗洛夫或是聖堂教會皆為敵人,坐山觀虎鬥是當下最有利的措施,但為了博取志貴好感還是願意聯手擊倒弗洛夫,知道弗洛夫的底牌是「寒冷」後也更有勝算,在志貴的請求下帶著他轉移到現場。
  • 冰凍的污染被巨大的結界封印著,愛爾奎特看著聳立的大聖堂與周圍數量成百的黑鍵,察覺到所謂代行者就是希耶爾,出於對她的厭惡決定隔岸觀火,並告訴志貴封印即將破裂的結果,要他別淌渾水而與無法坐視不管的志貴陷入爭執。
    • 眼見城市即將化為屍橫遍野的絕海凍土,無法說服愛爾奎特的志貴不顧勸阻來到了結界週圍,愛爾奎特也只好在大聖堂潰散時出手協助將暴風寒流散逸到夜空之中。
    • 由於並未和弗洛夫再度交手的消耗以及體悟志貴對人命的態度,力量強大但精神尚且處於幼兒般肆意妄為狀態的愛爾奎特將會成為本路線後續最大的障礙。
  • 為了取得更多和志貴相處的時間,愛爾奎特在弗洛夫被消滅後即刻尋獲並擊殺躲藏的四季。在與姍姍來遲的瑪利歐稍作對談之後,愛爾奎特放下了威脅:倘若再來追蹤自己的話,就把他們全部殺光。
  • 愛爾奎特在第七日潛入志貴的房間,在他下午回來時以半威脅的態度相約晚間在公園會合。公園裡愛爾奎特將自己把吸血鬼殺人事件元兇擊殺的實情告訴志貴,但希望他今後陪同自己繼續掃蕩城市裡躲藏的低階吸血鬼。愛爾奎特在公寓食堂裡放任死徒群們襲擊志貴,在志貴將死徒群們抹殺之後更是邀請他和自己一起回去千年城[7]
    • 為了向已經運用直死的志貴展現自己力量,愛爾奎特直接用空想具現化破壞整棟建築這樣的蠢事引起大騷動,直情徑行的她被焦急的志貴快步拉走。
    • 在公園裡,志貴陷入意識中斷的猛烈頭痛。愛爾奎特察覺了羅亞已經轉移到志貴身上,她隱瞞這件事並構思了計畫,在稍微聊了幾句後約定兩人明天再見。
  • 志貴在對愛爾奎特和對希耶爾之間的感情搖擺不定,第九日晚上,愛爾奎特與執意前來公園的希耶爾大打出手。即便被希耶爾的王牌——克羅姆克雷的大聖堂封印,愛爾奎特也在蠻力下強行將其破壞並重傷連結著結界的希耶爾,然而志貴袒護希耶爾的態度令愛爾奎特相當惱火,醋勁大發的她決定和志貴拆夥,並警告他將被希耶爾徹底欺騙、利用。
    • 後續都沒直接登場,愛爾奎特只是在一旁觀望著事態發展、等待志貴在吸血鬼化的折磨下不得不選擇向自己求助
    • 在死徒諾艾爾的風波結束時,瑪利歐和他的三十位部下對愛爾奎特展開包圍殲滅戰,愛爾奎特將代行者們全員擊暈並將瑪利歐斬去四肢削成人棍。
  • 第十六日午夜時分,認為時機成熟的愛爾奎特在公園與受羅亞所苦的志貴會面,坦言自己計畫了這一切的發生並希望志貴成為她的眷屬、以此強化志貴的意志壓制羅亞的意識,不然就只能將他殺死。
    • 志貴拒絕了這項提案,愛爾奎特打算用強硬的力量逼迫他就範,天差地別的身體能力優勢下,愛爾奎特很快便將志貴壓倒、制服。
    • 愛爾奎特向志貴下達了最後通牒,而志貴則看準了愛爾奎特心裡動搖產生死線破綻的瞬間一刀劃開她的脖頸…
  • Normal End 夜之虹
    • 愛爾奎特在徹底失控前被趕來的希耶爾用大量黑鍵與第七聖典組成的攻勢重創、遭到衝突死打樁機固定在公園。從樁釘中掙脫的愛爾奎特不出多久便徑直沖向兩人藏身之處——志貴的校舍,在暴走的感情支配下將預備抗敵的希耶爾直接擊潰、凌遲洩憤。慘不忍睹的景象令一旁的志貴決定孤注一擲將魔眼全開,試圖捕捉愛爾奎特身上存有的死線及死點。
      • 從無懈可擊的真祖身上尋找死之要因是白費功夫,回憶起真祖是身處自然界才成立的完美無缺後,志貴朝向操場奔馳,打算將提供愛爾奎特星球支援的地脈殺死。
    • 察覺對方意圖的愛爾奎特奮起突進,在周圍土地被殺死時立即貫穿了志貴的胸膛,不死性被破解的她也在僵持過程中被砍開了數條死線而冷靜下來。
      • 不願志貴死去的愛爾奎特放下姿態哀求他成為自己的所有物,然而在志貴闡述了發自內心/羅亞的拒絕與心聲後察覺他和羅亞已經合二為一。
    • 重傷的愛爾奎特也已然抵達極限,不得不回千年城長眠的她向著只有爭吵而沒有真正觸及內心的志貴告別,帶著遺憾與眷戀霧散在月光下。

      「……哈啊,討厭的男人,直到最後嘴巴都這麼毒。我還稍微期待過,你會不會對我溫柔一點的說。」

      「嗯,但是——我就喜歡,這樣的志貴啊。」

  • True End 白日之碧
    • 由於這條結局裡愛爾奎特對志貴的好感更深,被拒絕後陷入對志貴的佔有欲、對羅亞的憎厭、對兩者的殺意等矛盾感情波動也更加強烈。整個總耶的時空間陷入了扭曲,事象收納與空想具現化交互作用下週遭朝向對愛爾奎特有利的環境變化,千年城也隨之顯現。
      • 希耶爾在回來的路上因為蜘蛛改造魔的阻攔,經過消耗的她也沒即時阻止愛爾奎特的手段便只帶志貴撤離至唯一能抵抗事象收納的區域——總耶高中。
      • 當千年城完成之時,整個城市將會不覆存在。試圖阻止事態發展惡化的希耶爾在安頓好志貴後再度回到暴走的愛爾奎特附近使用破城弓對她狙擊。
    • 愛爾奎特在頭部被擊穿後跳起反擊,雙方展開交戰。城市在愛爾奎特的特性下變成了與她同等的存在、呼應著她的意識進行攻擊與防禦,面對各種攻擊都能毫髮無傷;發起各種攻擊都能壓倒對手。但過於自負的她卻沒有察覺希耶爾在天空上聚集起了巨大的光之斷頭臺,卡爾瓦利亞之星將城市連同地面斬開,而愛爾奎特則被壓倒在地。
      • 卡爾瓦利亞之星的威力不足以破壞汲取星球力量的愛爾奎特,但是被斬裂的土地卻是威脅,變成和她同等存在的城市升起後重重落下,將愛爾奎特壓碎。
    • 尚未完工的千年城消失,但事象收納的規模不減反增,魔力尚存的肉體遭到破壞而使愛爾奎特化成了光體,在光體的精神操作與環境控制下輕易將希耶爾抓獲,如同把玩娃娃般不斷折磨她,而全球地表都陷入了毀滅危機。
      • 知曉情況嚴峻的志貴則在羅亞導航的輔助下從學校往光體中心前進,決心突破惡劣環境救出希耶爾。
    • 愛爾奎特打算將不死不滅的希耶爾扔進腳下的事象收納徹底抹除,志貴則從旁跳出試圖接住希耶爾。愛爾奎特為了阻擾救援行動只能耍賴改將希耶爾打飛,結果卻不慎將她彈射回到總耶高中——唯一一個不受事象收納影響的地方。
      • 惱怒的愛爾奎特試圖朝向校舍行走,然而光體狀態下的她光是行走就已超過自己作為生物所能負荷的極限陷入自滅,在志貴和羅亞聯手攻擊下才從危機中解除。
    • 原先被納入事象收納的區域也在光體被擊破後撤回,這座「什麼都沒發生」的城市裡,經過剛剛一番苦戰而全身死線的愛爾奎特與癱坐在地上的志貴吵了起來。都已筋疲力竭的兩人並不像之前劍拔弩張的敵對關係,只是跟小學生一樣用著「笨蛋」稱呼對方的幼稚方式宣洩著情緒,後來更是打從心底笑了出來。學姐線(大噓)
      • 志貴選擇了成全希耶爾的幸福,已經接受這個結果的愛爾奎特也已釋然,在誇讚從重傷修復回來的希耶爾那副強健的身軀後,將志貴託付給她並轉身回歸千年城。

        「這麼壞心眼的人,怎樣都好」
        「就給希耶爾妳了——要珍重哦。」

能力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B B B A B EX
  • 堅韌的身體 — 公主線裡被弗洛夫噴射的冰槍直擊頭部;學姐線裡被志貴用小刀削砍臉面皆毫髮無傷(前者會痛)。
    • 志貴分析自己不碰觸死線的話,起碼要有弗洛夫那種程度的筋力[8]才能在她臉上造成傷痕。厚臉皮(物理)
  • 星球支援 — 與真祖為敵即是與星球為敵,作為星球觸覺的真祖無法依據自身意志隨意揮霍星球的資源,所具備的力量就是星球資源所給予的幅度,真祖們會測量對手的能力與武裝來調整、提升自己的規格,只到剛好能實施壓制戰的程度。
    • 話雖如此,但真祖們還是有各自提升力量的上限。不過被冠上王族之名布倫史塔德的愛爾奎特則沒有上升的極限,擁有最大的權能的她,只要還在這個星球上就有無盡的魔力和體力支援。ORT這麼說,妳很勇哦?
    • 在星球的支援下,夜晚的她不存在死之要因,直死之魔眼也因此對愛爾奎特沒有效果,志貴在她身上幾乎看不到死線。
    • 實際上這個能力/特性並不是萬能的體現,本質則是為了保護這具肉體以及防止星球能量浪費的枷鎖和限制,
  • 空想具現化(Marble Phantasm) — 精靈等星球觸覺所持有的能力,真祖理所當然也擁有這項權利,透過改變機率使得重構世界變為可能。將自己的意志直接與世界連結並短暫的改寫物理現象,對自然現象、空間熱量的自由操作下能把環境轉變成自己所想像的樣貌,羅亞將這個能力稱呼為創造的權能。
    • 因為是改變自然的能力,對獨立於星球外的存在(例如人類)無法進行直接干涉。
      • 像在公主線中無法直接用空想具現化把羅亞抹除,但是能用製造撕裂大氣程度的真空轟擊羅亞的肉體。
    • 具現化的等級和精靈的存在規模息息相關,只有能具現化出千年城的真祖才會被冠以王族之名——布倫史塔德。
  • 魔眼 — 用於魅惑、精神控制與記憶操作的魔眼,顏色是象徵「魔」的金色。
  • 環境變化 — 即使沒有特意控制,週遭環境都會回應真祖的無意識行動,在真祖的「敵意」下大氣會化作撕裂敵人的利爪;藤蔓會化作砸爛對手的鞭子。
  • 超高魔術抗性 — 無論盧恩或是卡巴拉,只要是曾經承受過的魔術,愛爾奎特都會獲得相應的防禦耐性。
    • 目前還沒體會過的只有日本的古神道以及南美的秘寶。
  • 事象收納 — 真祖的能力、愛爾奎特的「原理」,相當於神靈權能等級的異能。
    • 將這顆星球地表孕育之物生物創作物Texture進行概念性或物理性的強制沒收,從四次元壓碎至二次元後抹除、扔進星之內海,是連時間都能停止的星球初始化系統。
  • 光體(Inflation) — 真祖王族特有的激昂狀態,靈子核的急速膨脹。原本收容於星球內部,讓天體長久存續(經營)的「靈魂[9]」洩漏到了地表,是本來不該發生的系統故障。
    • 要是不當破壞了「還保有過剩魔力的真祖」[10],原本「小而重」的愛爾奎特因為失去了肉體這一框架,導致壓縮的魔力被解放出來,存在規模膨脹後降級成「大而重」[11]的災害、摧毀消費文明現代人類的報復機制。
      • 光芒中心有著愛爾奎特的意識,失去了肉體這層屏障的過剩魔力「依照她所想像的自我印象」被投影、擴散的狀態。聖堂教會將其稱作靈子框體(Light Frame),可說是單靠精神力製造的自然現象。
      • 真祖為了壓抑自身吸血衝動而使精神遭受消耗,當肉體被破壞之時,因為精神衰弱已經沒有再戰的精神力,因此真祖幾乎不會變成那種狀態。在與魔王戰鬥時才更有可能產生光體,但那種場合下並不會引發像愛爾奎特那麼大的規模。

        「汝,祈願討伐真祖的話,首先就消耗其精神吧」

        在教會傳承的教誨裡,代行者們不會實行偷襲亦或暗殺[12],而是正面發動集體抗戰打倒真祖,或者說是使真祖因為魔力消耗殆盡而陷入自滅。
        • 被羅亞奪去力量、因衰弱而瀕死的愛爾奎特雖然不會急速膨脹。但在學姐線裡殺死了羅亞,又因對志貴的愛戀而引發了bug,無法抑制吸血衝動的愛爾奎特便不小心引發光體現象。
    • 羅亞:「顧慮各位的知性等級,簡單來說就是暴走了一直流出魔力,令人束手無策的混帳狀態。」
    • 雖說獲得了更強的破壞力,但光體並非用於攻擊,而是為了實施修復的「再生」模式。這是「為了能再度以真祖身分活動而重製原本身體」的必要過程,甚至是「新生更強個體」的程序,即便是愛爾奎特在這種狀態也絕對不能從顯現的地點進行移動。
      • 然而學姐線的愛爾奎特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性與感情,所以不論過多久都無法解除光體狀態。即便不移動,最後等待她的也會是擴散、消滅。
      • 假使愛爾奎特將光體當作是「新生更強個體的程序」,那麼移動就不是問題。然以新生真祖活動的話,「先前所累積而成的她」就會如字面般得消失。
    • 此能力的原型素材重複利用可能是來自於古早以前的墊腳石世界觀背景存在「黑色的亞里斯多德」。

其他資料

  • 起初愛爾奎特沒有感情也不會開口說話,因為是兵器所以不需要擁有多餘的機能,現在感情起伏強烈是被志貴殺死一次之後生存形式大幅改變的結果,就像損壞的儀器重新組裝時意外誕生的新功能一樣。
  • 星球以「月之王」為藍圖試圖製造出屬於這個星球的「大地之王」,其結果便是真祖們的誕生。幾乎所有真祖們都是朱月介入以後星球自然誕生的存在,愛爾奎特則是唯一一個被真祖們「人為」抽取出來的個體[5]
    • 意圖奪取地上世界的朱月欺騙了這顆星球,每個真祖都被設置了能讓他依附在意識裡、奪取肉體的後門。然而自然誕生的真祖們沒有任何一位擁有與朱月同樣的「純度」,於是朱月教導了真祖們如何創造出真祖的方法,直到朱月敗於寶石翁八百多年後,媲美他的愛爾奎特終於誕生於世。
      • 朱月的行動理念正處於愛爾奎特的深層意識中,在面對二十七祖時的高傲態度就是這個行動理念浮現到表層的模樣。只要愛爾奎特沒有捨棄自我,朱月就無法奪取她的肉體。
      • 倘若愛爾奎特繼續將自己禁閉在千年城之中腐朽,那麼放棄自己的她也將被朱月支配。
  • 原本有一頭誇張的長髮,依據學姐線的回憶,大概是法國事變時失去了。
    • 舊設定裡則是在和黑姬阿爾特露琪·布倫史塔德的戰鬥中被對方奪走,只有將她打倒才能復原,也許能從中推論黑姬也是法國事變的參與者之一
    • 朱月的行動理念完全覺醒的狀態下,這頭長髮也會再生回來。
  • 生日設定在聖誕節,據蘑菇所說這只是個並沒有任何意義的偶然。

亞種

暴走愛爾奎特

  • 因為吸血衝動與情緒失常而病嬌化暴走的愛爾奎特。

Neco Arc

  • 以愛爾奎特為原型的謎樣生命體,在月姬的結局檢討環節「教教我吧,知得留老師」登場的搞笑角色。

ECO Arc

  • 形象是蘿莉愛爾奎特的神秘角色,在女主角死亡的結局中代替便當的那位主持結局檢討環節「教教我吧,知得留老師」。

白Berserker

  • 遊戲《Fate/EXTRA》中以Berserker的身分登場,Master是臥藤門司
    • 由於對四處追尋「神」的臥藤感興趣,於是在喜瑪拉雅山的山頂與他會面。

Archetype:Earth(真祖愛爾奎特)

  • 於FGO七周年時正式登場,職階為Moon Cancer,五星。

相關人物

月姬

Fate/Grand Order

相關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簡稱,作者奈須蘑菇本人就很愛用
  2. Melty Blood版與Carnival Phantasm版
  3. 不存在的動畫版
  4. 重製版
  5. 5.0 5.1 重製版在劇情中也明言是真祖們為了對付魔王而刻意使純度最高的愛爾奎特降生,但在附贈的特典設定集則白字黑字寫著愛爾奎特的來源與其他真祖一樣是自然出現,在發現她擁有規格外的性能後才被其他真祖們急速實施「對付墮落真祖」用的教育,究竟蘑菇採用哪種就見仁見智了又一個型月與蘑菇的垃圾校對
  6. 順從欲望的話就會把愛爾奎特再次切碎,同人版裡對應這段的部分則是雷普愛爾奎特。
  7. 有的真祖會隨身安排一名死徒當作緊急糧食和侍奉自己的奴僕…愛爾奎特這話是什麼意思應該不必多言了吧。
  8. 以表現而言,弗洛夫的身體素質單手50%出力就足以將7000噸的土石波擊散。
  9. 天體在宇宙中誕生的可能性近乎於無,對於使其成立的命運力、時空因果即以靈魂定義之。
  10. 此處對應聖堂教會對戰真祖的絕對準則:「容器固定後必須清空」。也因此被志貴或羅亞的魔眼殺死、削去生命力的愛爾奎特無法變成光體再生。
  11. 即便出力是大幅提升了,但是作為生物卻有了更多破綻,所以是降級。
  12. 因為容易使真祖光體化
  13. 由於驚愕、感嘆而對未知物產生興趣與畏懼之意。
  14. 並非觀眾、訪客之意,而是指「揭見行為」。
  15. 可以觸碰肌膚的距離,肌膚如同柵欄的意思
  16. 空之境界、Fate、月姬、DDD
  17. 不過在一部份特殊的劇情戰中不會觸發此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