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l (月姬)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Ciel/シエル (TYPE-MOON《月姬》)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學姐三餐用咖哩支配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解說

出處

名稱

  • Ciel/シエル/希耶爾/雪兒
  • 艾蕾西亞/エレイシア(本名)
  • XV(quinze)
    • 教會為了不忘卻她曾是羅亞而留下的稱號,可能指她是第十六代羅亞(第十五次轉生)或暗指她是第十五代羅亞所發明的「繼承」秘術使用者。
  • 知得留老師
    • 月姬的結局檢討環節形象
  • 知惠留美子
  • 咖哩修女
  • 印度人
  • 學姐

基本資料

  • 年齡:24歲/25歲[1]
  • 身高:165cm
  • 體重:52kg
  • 三圍:B85/W56/H88
  • 生日:5月3日
  • 血型:O
  • 屬性:秩序·惡(自稱)/秩序·善(真實、知得留老師)
    • 「使用暗示騙人是當代行者的一環,不爽不要愛上代行者。」/「如果妳繼續搶我男人,我就要來點不能說的懲罰哦。」
  • 喜歡的東西:香料制作的食物、志願服務、修理、小狗
  • 討厭的東西:慵懶的生活、吸血鬼
  • 天敵:無翡翠[2]/貓ARC(知得留老師)
  • CV:佐久間紅美[3]/折笠富美子[4]/本渡楓[1]

性格

  • 優秀的學生
  • 外向
  • 熱心
  • 冷徹
    • 以代行者身份行動的模式,被志貴以「強忍著淚水」形容

萌屬性

愛好

  • 咖哩
    • 被首次任務討伐對象的某印度死徒傳染上的嗜好[5],徹底的咖哩中毒,三餐都吃咖哩。
    • 甚至專門花費了一個星期安排相關渠道,讓志貴的學校販賣部可以賣出知名麵包店的咖哩麵包。
  • 黑鍵
    • 黑鍵專家,能滔滔不絕地說明已經聽到不想再聽的黑鍵相關知識,平時也隨身帶著一定數量(破百枚)的黑鍵。
  • 製作蛋糕
    • 出身於麵包坊的她過去的夢想,可是現在會想起過去慘痛的回憶而不提起,現在自然也沒再動手製作。

故事中經歷

  • 1989年出生在法國偏僻鄉村的麵包店[6]裡,等到十二歲的生日開始,殺人與吸血衝動逐漸在身上浮現。
    • 原先羅亞的轉生容器都是他以「異能」和「家世」為選擇依據,事先決定好的人。然而第十五代的羅亞在作好預備選擇之前就被愛爾奎特擊斃,只能趕忙以占星術進行不完全的轉生。結果就是轉生到了這個處於社會中下階級卻擁有過去最高才能的身體。
  • 由於這次獲得了足夠優秀的肉體,羅亞判斷可以捕獲到愛爾奎特。覺醒之後不僅僅將這個無名城鎮暗地裡變成死城,更是大量的蒐集人類血液、邀請其他會把城市變成死城的傢伙到來,舉行第六次儀式「製作殺死世界的毒」[7]
    • 儀式幾乎成功,愛爾奎特也落入羅亞的手中。然而不請自來的第六人到來打破平衡,導致了儀式失敗。第十六代羅亞最終死在愛爾奎特手上,遺留下的肉體也被送到教會的法王庭。
  • 六年後的某天,已經死去的艾蕾西亞毫無徵兆的甦醒。教會日復一日地用盡各種手段嘗試再度殺死她。經過了半年之後,束手無策地將艾蕾西亞送至埋葬機關處理。
  • 埋葬機關認定了擁有羅亞魔術知識的艾蕾西亞所具備的利用價值,奈魯巴雷克將她推舉為代行者的一員。從那以後捨棄原本的名字,開始了消滅吸血鬼的生活。
  • 一年後在同鄉舊識的諾艾爾拜託、請求之下,收她為自己的徒弟和搭檔。

月姬-A piece of blue glass moon-

  • 2014年,和搭檔諾艾爾先後私自來到日本總耶消滅轉生的羅亞,因過去十六代羅亞的親身經歷,鎖定了遠野家的長男遠野志貴
  • 利用催眠和暗示魔術等手段以三年級學生的身份潛入志貴就學的都立總耶高級中等學校進行搜查。
    • 和同人版最大的區別大概就是帶了一個會跟她搶戲份跟搶男人。的不靠譜拖油瓶當幫手。

公主線

  • 第五天的夜裡遠程使用黑鍵幫助志貴討伐弗洛夫,在那之後到後期幾乎沒有戲份。
  • 在第十一天解除對學生們的暗示撤離學校,而午後則來到弗洛夫曾經大鬧一場的廢墟向逝者鮮花惦念以及對志貴解釋愛爾奎特的存在。
  • 第十二天下午救下留在學校而被轉生完成的羅亞重傷的志貴,在瑪利歐向羅亞索取長生不死之術無果後遵從瑪利歐的判斷撤退,並帶著志貴回遠野家給秋葉治療。
    • 對重傷的志貴予以警告,但在志貴的請求和「威脅」下還是帶著志貴前往羅亞的陣地(學校)。
  • 判斷自己戰勝不了羅亞而採用暗殺行動,卻被來路不明的蜘蛛改造魔阻礙。
  • 最後在瀕臨滅亡的羅亞試圖用四季的共融能力進入志貴體內延續生命前將其徹底消滅。

學姐線

  • 第三天的下午出現在殺了人而失魂落魄的志貴面前,以強硬的態度拉著志貴到自己的公寓裡安撫情緒,並讓他留宿一晚。
  • 於第五天和諾艾爾一同潛入百貨大樓地下,偽裝成普通學生躺臥在地下廣場的祭壇預備伏擊作為親基的吸血鬼。
    • 結果在預料之外的變因到來、突然大鬧一場的拖油瓶同事以及聞所未聞的吸血鬼出現而作罷。
    • 與弗洛夫的對峙裡因情報不全,無意中逼出了對方的原理血戒,意識到眼前的吸血鬼是二十七祖也為時已晚,試圖近身對方也被周圍死者的爆炸、倒塌的地下巢穴干擾而失敗。
  • 大約三個小時之後把被沙石活埋在一起的志貴和諾艾爾捉姦在床救了出來。派遣諾艾爾向當地申請殲滅戰的預備,並要求志貴再也不要介入吸血鬼的事情。
    • 為了避免寒冷的污染對城市的威脅,用大聖堂結界將弗洛夫連同土地封印,在沒有足夠增援的情況下帶著第七聖典,一人對祖進行討伐。
      • 相較於存在就會造成周圍被冰凍的污染,維持大聖堂則是持續的消耗,這場戰鬥裡希耶爾揹負著絕對的劣勢。
  • 持續一小時的一對一消耗下被弗洛夫擊倒,待志貴加入戰局以及愛爾奎特出手將寒氣驅散到空中後重新振作並再次展開交鋒,藉由志貴的輔助吸仇恨值下使用第七聖典以及「蛇」的洗禮取走弗洛夫的性命和原理。
    • 後續幫志貴療傷,疑似用暗示讓他自己走回遠野家休息。
  • 為了消滅還潛藏總耶的羅亞而繼續留在此地,依舊以學生的身份留在學校生活,夜晚持續著消滅死者的工作其餘時間則是搶男人的日常(無誤)
    • 白天對志貴補充著吸血鬼和羅亞的相關知識以及灌輸愛爾奎特的險惡,夜晚則是在工作之餘盯梢著與愛爾奎特一起行動的志貴。甚至一度因為愛爾奎特的事情在第九天與志貴鬧翻過,不過晚上和愛爾奎特打了起來又加深了兩人之間的感情,接著第十天兩人再見面就和好了。
      • 和志貴在第八天的印度咖哩餐廳談話中發現了他過去有大事故的紀錄,懷疑他與遠野家的長男有被調換的可能而對他放下戒心。
    • 沒有預料到瀕臨崩潰的搭檔還待在這個城市,希耶爾為了保險而與瑪利歐進行協商,讓他動用權力把被弗洛夫吸過血的諾艾爾送離[9]
  • 第十天裡和志貴的交流中發現了愛爾奎特早已經在數天殺死羅亞的情報,發現情況不對的希耶爾起身前去調查[10],在志貴的跟隨下一同前往羅亞的根據地——學校的下水道確認情況,可地下深處裡能發現的也只有心臟被掏空的遠野四季
    • 先前就調查出四季與志貴之間存在生命共融關係的希耶爾也徹底確認了,羅亞唯一可以在這個時代存續的容身之處,就只剩下身旁的志貴。
    • 急著殺死羅亞而跟蹤志貴的諾艾爾這個時候也出現在下水道,人生被羅亞搞得一塌糊塗的兩人為了殺死志貴與否而決裂。
      • 現在殺死志貴並不能真正解決羅亞的靈魂,為了能徹底斬草除根,希耶爾阻止諾艾爾的攻擊行動並將其打跑後安撫住志貴,另一方面則做起了準備,待志貴體內的羅亞覺醒到足夠程度再使用第七聖典將兩者一同消滅。道理我都懂,可這就是妳把搭檔電到全身痙攣外加肩膀潰爛壞死,然後放著一個會襲擊一般人的不定時炸彈在外面發瘋兩三天的理由嗎?
  • 第十五天夜晚接到羅亞化的志貴打來的求救電話,兩人相約到之前因為弗洛夫的肆虐而被封鎖的商場遺址見面,帶著第七聖典出現在志貴的面前。
    • 無論怎麼追擊著志貴,強調著自己這幾天來的相處都不過是以謊言、欺騙的態度接近他,以聖典刺進他的胸口,志貴依舊是沒有絲毫憎恨和抵抗,沒辦法繼續故作堅強的希耶爾終於哭了出來。
    • 確認了互相之間的感情,少女決心拯救眼前的少年,兩人一同去尋找到克服羅亞的方法。與此同時,化作廢墟的廣場卻響起了十月不該有的聖夜鐘聲。
  • 變成死徒的諾艾爾率領死者們包圍住兩人。面對她的指責以及薔薇之魔眼的夢境,希耶爾再度沉浸在十三年前的絕望。
    • 重複看著人和人互相殘殺的慘劇,而自己還是和過去一樣無法出手阻止,只是個死不了又不斷殘害其他生命的罪惡肉塊。可即便一生都無法償還過去的罪孽;即便自己一生都無法得到寬恕,卻仍然有個少年祈願著這樣的自己得到幸福、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從小就被剝奪人生、意識和生命的他既然如此堅定的相信著自己,那麼就該以相應的價值回應他的期待。
    • 甦醒過來的希耶爾一舉清空了所有死者群,使用了原理血戒壓倒再度襲來的薔薇魔眼。
  • 以「自己是犧牲者」正當化了因快樂而殘害其他人的行為,諾艾爾認為自己的「復仇」是正確的正義;以「自己是加害者」揹負了因無能為力而逝去的生命,希耶爾認為自己的「贖罪」是僞善的邪惡。處於善惡夾縫中的兩人同樣都是罪人,都是錯誤的同時,最後決定正確的就是各自的「強」。如果雙方都是錯的,那麼就毆打對方,直到其中一方變成對的為止。
    • 凌駕在死徒之上的沖鋒正面突破流星般的槍雨穿刺,同樣的攻防撐不過幾次就讓諾艾爾耗盡製造槍陣的魔力,即便諾艾爾為自己注射最後一劑擬似原理血戒換取爆發的力量,戰鬥還是以希耶爾的勝利結束。回憶著過去的種種,兩人十三年來扭曲的淵源也到此為止。
  • 戰鬥結束後安排志貴待在自己的公寓裡暫時鎮住羅亞,自己則是在第十六天凌晨前往教會的支部尋找分離出羅亞的辦法,可只想著利用羅亞的聖堂教會根本沒有研究出任何方法能拯救志貴,只得無功而返。回來的路上卻發現被志貴拒絕的病嬌愛爾奎特在盛怒下扭曲了整個公園的空間。
  • Normal End 夜之虹
    • 即時趕上的希耶爾使用大量黑鍵以及犧牲第七聖典斷罪死打樁機進一步將愛爾奎特牽制在公園裡,趁此期間帶著志貴逃往學校並做好一人對付愛爾奎特的準備。裝備不足的情況下,希耶爾只有被單方面蹂躪的份,看不下這種慘劇的志貴雖然成功殺掉星球支援轉移了愛爾奎特的注意力,但是也受到了致命傷。
      • 愛爾奎特死心離去,瀕死的志貴為了消滅羅亞以及讓希耶爾從不老不死中解放,用小刀貫穿自己的死點自殺。
    • 羅亞的死亡讓希耶爾變回了正常人類,也就是憑藉自己的意志,可以為了想要的東西活下去的自由。就和少年渴求著少女得到幸福一樣,變回人類的少女所選擇、希望的東西並非自己未來的任何救贖與贖罪,而是少年的幸福。
    • 夜空之下,從吸血鬼變回人類的志貴復活了過來。而使用羅亞XV的洗禮獻出自己生命的希耶爾則是安穩地停止了呼吸。
  • True End 白日之碧
    • 急忙趕往現場卻被不明的蜘蛛改造魔攔截,到達公園後帶著志貴逃往學校。
    • 雙方展開交戰,並用卡爾瓦利亞之星配合愛爾奎特自身的「質量」破壞其肉體,卻意外觸發愛爾奎特身為真祖王族的光體化機制。在絕對的存在規模差距下如同玩偶一樣被持續折磨。
      • 由於世界持續修復的不死能力,愛爾奎特決定將希耶爾扔進事像收納讓她消失,卻發現著了志貴的道,改成將她彈飛到學校。
    • 在戰鬥結束後得到愛爾奎特的承認,在太陽逐漸升起的城市裡帶著虛弱的志貴去療傷,即便不再是不死之身,兩人也將開創屬於他們不平凡的未來。

能力

  • 強悍的身體能力與魔術素質,並擁有羅亞的冠位級魔術知識,運用魔術強化的臂力能輕鬆舉起數件重量成噸的兵器,揍飛蜘蛛改造魔時的重拳威力更是高達50噸。愛爾奎特對她的評價是人類最頂尖的身體性能。
    • 魔力容量是一般魔術師的100倍,魔力量是5000。單就MP的值而言為全TYPE-MOON作品裡最具才能的人。[11]不過魔術迴路並不複雜,相比起貝蘭特利奧破格的魔力恢復量以及伊莉雅如同3D打印機的魔術迴路等特點,希耶爾單純只是輸出大。
      • 龐大到不像話的魔力量也是她能承受住數個原理血戒的原因。
      • 雖然才能優秀,羅亞本人的意識卻也評價過持有這份龐大魔力給了她浪費的傲慢、總是準備超出必要的火力而不進一步努力。
      • 魔術能力和知識之強大,是除了不死性以外令其能加入埋葬機關的另一原因。
  • 劍技
    • 和二十五祖劍僧貝•哲學習而來的劍術,在和弗洛夫的戰鬥中給對方造成了不易修復的損傷,弗洛夫形容是死徒為了擊殺死徒而編織的技巧。
  • 超高等的不死性
    • 被殺死以及受到任何傷害後馬上就會復原、復活。作為十六代羅亞而生的靈魂即是她本人同時也是「羅亞」,只要命匣羅亞的靈魂不被消滅,同樣也是「羅亞」的她就會被世界的秩序恢復原狀,但無法免疫直死之魔眼。
      • 希耶爾能加入埋葬機關最主要的理由。
      • 羅亞死亡後這特性也隨之消失,不過仍保有極強的自我治癒能力(自我保存魔術)。作者親自保證過的『很難死』體質,如果要殺死她這樣的對象,比起心臟應該優先破壞能控制魔術迴路的腦。
  • 黑鍵投擲技法
    • 和「弓」的異名相同,主要是採取投擲黑鍵的方式來戰鬥,法衣下有為數眾多的黑鍵劍柄,是以聖書的內頁化為刃體,而非是像其他代行者那樣用投影魔術的方式。
    • 鐵甲作用
      • 埋葬機關的體術,投擲物品的技術。以這技巧投出的物品在命中目標時會產生數倍的衝擊力道,光是投擲黑鍵所擁有的物理攻擊力就非常驚人。
    • 火葬式典
      • 附著在黑鍵上的魔術效果,刺中目標後刻在刃身上的咒紋便會熊熊燃燒發出500°C的高溫。因為是魔術效果,所以聖堂教會裡使用這個招數的人並不多,這似乎也是羅亞的魔術知識運用之一。
  • 不論身在何處都被稱作「學姊」的能力
  • 分身術
    • 學校一二年級生的傳聞之一,會分身的希耶爾學姐,本人確實也能依靠類似某光頭使用認真反覆橫跳的方法實現不愧是咖哩忍者。
  • XV「繼承」
    • 殺戮、搶奪、濫用,以其中一方的死亡達成「所有詛咒、負債的繼承與利用」或是「自身的異能、命運力的強制轉讓」。
    • 為了獲得死徒二十七祖們可以和世界抗衡的詛咒,十五代羅亞研究的成果,將原理全部轉化為自己的所有物,並根據繼承人進行再調整。
    • 也能以犧牲自己為代價讓別人復活。

魔術禮裝

圖片預留位 黑鍵 Black Keys
教會人員所使用的長劍,但其實也是魔術禮裝。

此劍大約一公斤重,外型和刺劍類似,但奇怪的是劍身的重力主要集中在劍尖。此劍本身不是用來斬擊,而是投擲武器。投出後如果擊中,會將目標的身體定身。

對幽靈和死徒很有效,是能抑制死徒的再生能力的概念武裝。

教會的殺手可以同時扔出很多把劍。高手甚至可以只攜帶劍柄,而在需要時再將劍身投影,如此即可將劍隱藏於衣中來突擊敵人。

埋葬機關發給希耶爾的經費有大半都是被她用來購置黑鍵。

除了作品裡出現過的鐵甲作用與火葬式典外,歷代的使用者們則另外創造出了召喚大群烏鴉的鳥葬式典、使刺中的部位石化的土葬式典、使其乾燥的風葬式典、影縫、時間跳躍、Conclave等多種的投擲法。

黑鍵其實是使用難度非常高的武器,如今教會裡面熱衷使用的人物並不多,象徵意義也變成「帶在身上意思意思的護身符」這種層級的輔助武裝而已。

概念武裝

第七聖典
聖堂教會為了展示主的威光而打造,因長期沒有使用者而珍藏起來的聖遺物。

人為製作的奇蹟具現化。

千年前,引誘殘存於地上的稀少幻想種,並連同作為誘餌的少女扔進爐灶煉制神鐵,以此製成教典的概念武裝。

粉碎靈魂--也就是以斷罪死為首,將全人類背負的死之要因記載下來,神鐵憑藉其固有震動持續詠唱著以此為戒的洗禮。會自發詠唱的聖典並非只有第七聖典,但針對「延續生命」如此特化的聖典卻不存在其他選項。

以獨角獸的角為基本架構,由雙槍、槍劍、大劍、甲冑以及核心等六項武裝組合而成的型態被視為對吸血鬼裝甲車,甚至可透過進一步展開變成破城弩型態。

第七聖典的魔力燃耗量非常大,普通人使用立刻就會衰竭致死。
第一死因 燒卻死Blaze

為了轟飛吸血鬼的血肉而調整,口徑7.62mm的突擊步槍,通常十年等級的死徒也會被它的槍林彈雨從根本上灰飛煙滅。
此槍重達一噸,要有希耶爾那般非人的臂力才能靈活使用。

圖片預留位 第二死因 病死Sick

詳細不明

第三死因 出血死Bleed

和愛爾奎特相同的幻想種骨骼打造而成,長度超過兩公尺的蛇腹巨劍。在刀刃分解、鋼絲延長後的最大伸展範圍可長達30公尺。附上希耶爾的魔力之後,其斬擊可將戰車一刀兩斷。

第四死因 衝突死Break

打樁機,原本主動力是油壓式,但在特殊環境下故障率高而被希耶爾更換成從外部用魔力施壓。希耶爾引以為傲的武裝,過去已經用這個裝備消滅三個大目標[12]
第七聖典是由眾多死因成形之物,但其本質是「粉碎靈魂」。聖堂教會的教義沒有轉生這一概念。人死後只會依據生前的行為墮落地獄或召入天堂,無法再次踏足於地上。此物正是基於這份教義被鑄造的批判轉生聖典。
透過打樁機施以斷罪死,光是接觸到聖書經文鑄成的樁釘就是足以造成意識破碎、全身劇痛的「毒」,被打樁機擊穿的話靈魂本身就會支離破碎。
能與第三死因組合成複合式武裝。
作品中提及「使用打樁機施加斷罪死」、「這個打樁機是斷罪死的武裝」,但在TYPE MOON ACE 14裡卻描述這個打樁機即是衝突死。

圖片預留位 第五死因 精神死Lost

詳細不明。

圖片預留位 第六死因 拷問死Pain

以過去被放置其中的人類會被無數的針突刺而死的機關——鐵處女(Iron maiden)的棺材為原型製成的刑具.純潔證明(Virgin Pain)。

「如果想證明清白的話便投入其中吧。」
「存活的話就是魔女;死去的話是人類。」
「但毋須嘆息,結果都是相同的。」
「無論是魔女或人類,被選中的話,到死都不會再有自由之日。」
被這鐵棺包覆之人,只有身死之時才能重獲自由。

「使用者至死都無法脫下」反過來說也代表著「使用者至死為止都無法被破壞」,並非自外部的暴力死,僅發自內部的衰弱死才能破壞這份被「無法破壞」的概念守護著的棺材。

在與弗洛夫的戰鬥中雖被對方所持有帶著相反概念的長槍破壞外層甲冑,使得底下內衣死庫水露了出來,但是防禦力依然優秀,連愛爾奎特的抓擊也能防禦,某種意義上這件由稀有材質製成的耐刀、耐火、耐毒、耐衝擊、耐神秘內衣才是拷問死的本體

圖片預留位 第七死因 斷罪死Punish(破城弩型態)

以第一、第三、第四死因用作輔助武裝的型態,在魔人雲集的埋葬機關裡希耶爾會被稱作「弓」的精髓所在之處。最大射程五公里,一樣使用經文當成箭頭。
格鬥遊戲Melty Blood Type Lumina 中被當成希耶爾的Last Arc「第七聖典•天罰死」使用。

原理

圖片預留位 大聖堂
擊敗了象徵王國的祖——第二十二祖克羅姆克雷•佩塔史查克徹,使用其所持有「城,即王國」原理改良而成的大魔術。

隔離IX級死徒的相轉移式隔離結界。原先二十二祖能展開直徑30公里的城牆完全將內部和外界完全隔離,劣化、改良後只能選擇單一事物或是對象,相對的獲得了扭曲空間的功能。

施展這個大魔術需要特殊的魔力[13],無法隨意使用。

此結界乃沒有生命,卻等同於「大而重」[14]之物。
圖片預留位 卡爾瓦利亞之星
擊敗了作為劍術師傅的第二十五祖貝•哲,使用其所持有「劍」的原理編織而成的大魔術。

由魔術製作的反射鏡,在平流層展開,將太陽光集束而猛烈燃燒的天使車輪。長50公里,寬10公里的光之斷頭台。

用途不同,但是擁有和Excalibur同等的神秘規模。

於學姐線True End白日之碧裡使用,需消耗積蓄三年的血液以及三分鐘的時間準備。

格鬥遊戲Melty Blood Type Lumina 中被當成完全武裝希耶爾的Last Arc「原理斷頭臺 卡爾瓦利亞•加爾加林(座天使)」使用,依據對手的不同有著各式的演出,吸血鬼時斬斷其脖頸;人類時斬斷其胸腹;有間都古時其師父七夜熊貓會代替她受刑;涅可愛爾奎則是從頭頂橫切;對手是琥珀則有六種彩蛋,琥珀會在地上寫下文字或是畫出塗鴉:
1.犯人是咖哩…[15]
2.犯人必須在故事的序章就登場[16]
3.琥珀自己Last Arc裡出現的塗鴉龍
4.差不多三分鐘[17]
5.方向盤往右打[18]
6.Why done it?[19]
圖片預留位 弗洛夫的原理
還未培育完成的原理,沒有辦法構築出大魔術。不過能當魔力爐心。
圖片預留位 ???
第七祖腑海林安納修的原理「豐收」所編成的大魔術,相比起「克羅姆克雷的大聖堂」和「貝•哲的斷頭臺」,被愛爾奎特形容為「安納修的鐘樓」。
希耶爾將這魔術稱為帶來痛苦、抑制生態的苗床祭壇。

其他資料

  • 法日混血兒,容貌遺傳自東洋出生的母親以及名為武內崇的萬物之父所奠定的固定臉型
  • 「Ciel」這個名號在作品中的來歷是作為埋葬機關第七位,喜愛使用投擲兵器而被授予「弓」的稱號。
    • 其實關於這件事情在現實層面是鬧過烏龍,蘑菇原本以為法語的Ciel是「弓」的意思,在月姬半月版發售前才發現弓的法語實際上是L'arc。來不及更改的情況下,學姐的名字就繼續以Ciel定下來了。
      • Ciel的意思則是天空,蘑菇也是在聽到一首曲名是Ciel而主題是天空的曲子才發現問題。最終「天空」和「弓」還是聯繫在一起了(空之弓、夜之虹)。
  • 年齡大約在25歲左右,不過心理年齡只有19歲,身體狀態則保持在羅亞覺醒時的12歲(新設),那種身體完全發育成熟還有作為個人特色超豐滿安產型大屁股,你他喵跟我說這是12歲!?[20]
    • 也因此發育比一般人慢的諾艾爾在法國事變開始前就有些討厭她。
  • 為了消滅死徒無所不用其極。雖然劇情裡根本看不出來
    • 曾經為了殺死一個的死徒,將黑鍵的柄吞到胃裡,並在當地的下水道裡面埋伏了整整一年,[21]等該死徒完全放下戒備之後再瞬間將他消滅。
  • 和諾艾爾維持著扭曲且變形的古怪關係,如果能深入交流多一點,兩人也許關係就不會那麼扭曲,至少學姐線裡兩人也不會鬧得最後那副田地
    • 可能是出於對法國事變的那份內疚,將諾艾爾看作是自己的責任和罪孽所在,不然也不會帶著一個沒有用的拖油瓶在身邊五年,還無怨無悔地替她擦屁股。雖然關心她,但是恐怕也不曉得該怎麼和她相處。
      • 依知得留教室所述,會時刻留意避免讓諾艾爾獨處的情況發生,因為她的精神會變得相當不穩定。
      • 在學姐線裡,兩人在保健室裡的私下交談中能發現相比起各種找話聊的諾艾爾,希耶爾也保持著冷徹、不多話的態度。在茶道室裡被志貴問起兩人關係是不是很好時,一陣害怕、否定和錯愕後表示回答踏足對方的私生活。
    • 看著志貴和有彥的嬉鬧,也表示過很羨慕能有個可以不帶壓力互相理解的朋友。
  • 跟愛爾奎特感情非常差,除了身分上敵對外,還有以前被愛爾奎特殺死過,加上搶男人……但二人的關係其實十分微妙。志貴也感覺兩人其實是同類型並且都很亂來,應該很合得來才對。
    • 翡翠:「莫非您和愛爾奎特大人是姐妹嗎?」
  • 蘑菇曾在訪談中半開玩笑的指出會在日後將聖骸布送給成為自由魔術師的衛宮士郎的是某個愛吃咖哩的修女,TM的作品中唯一有這明顯特徵目前只有她,不過關於這點有多少是開玩笑就不得而知了。
  • 在月姬各結局後出現的知得留教室中擔任主持人,和Fate/stay night的老虎道場的藤村大河同樣是解說過關關鍵的角色。
    • 不過人氣完全比不過老虎道場,在《幻想嘉年華》中老虎道場因為要負責主持下集預告,所以每集都有出場,反觀知得留教室只有在第四話的「心跳約會大作戰」中短暫出場幾乎不到一分鐘而已。
  • 和死姬友對頭愛爾奎特相比,人氣相當低落,甚至可能連她在暮蟬的分身(知惠留美子)也比她有名,這點常被拿來惡搞。
  • 重製版公主線裡面有志貴和愛爾奎特親吻CG,重製版學姐線裡希耶爾和志貴親了三次卻一張都沒有;重製版公主裡面愛爾奎特還有床戲發展,明明同人版的學姐是全型月女主唯一一個後面都被男主開發的人,重製版學姐線裡面卻一點這種發展都沒有。而且無論是同人版還是重製版,決定自己線路結局的關鍵全是愛爾奎特。

相關人物

相關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1.0 1.1 重製版
  2. 出自遠古時期武內隨筆畫的洗腦偵探翡翠(洗腦偵探詳情請見翡翠條目),當時畫的被洗腦對象就是學姐。這個梗甚至保留到了幻想嘉年華裡,面對翡翠的催眠,學姐變得相當恐懼和無力。而到了版本重製的現在,Melty Blood Type Lumina翡翠劇情裡也能看到想反過來催眠翡翠的學姐,遭到翡翠無情的毒舌。
  3. Melty Blood版與Carnival Phantasm版
  4. 不存在的動畫版
  5. 該死徒名為咖哩•D•瑪爾凱,原本是羅亞的追隨者,然而對咖哩的狂熱已經讓他連血也不想吸了(只會有限度吸取以維生),因此被放生。
  6. 附帶一題,與型月合作推出Melty Blood系列格鬥遊戲的遊戲公司アンノウン別稱就是法國麵包,成員之一的格鬥策劃、程式設計師兼公關的芹澤鴨音(非本名)MB主要玩的角色就是希耶爾。
  7. flowchart對該章節的回想名為「世界を殺す毒の製法」
  8. 如果志貴(玩家)沒有直視自己罪孽而在公園自暴自棄的話,就不會和學姐在雨中邂逅,學姐會前往百貨公司大樓打探使那裡的吸血鬼有所防備,這種情況下第五天孤身一人前去地下巢穴會被吸血鬼以及死者們殺死進入BadEnd。
  9. 就結果而言,由於瑪利歐打算讓羅亞在沒有代行者干擾的環境下覺醒,被他強硬毒舌驅離的諾艾爾反而加深了心理壓力,同時也使兩人間勉強維持平衡的扭曲關係開始破裂。
  10. 羅亞的轉生體若是死亡代表著事件會暫時告一段落,可躲藏於總耶的死者和下級死徒都還存在著,也還未暴露到社會大眾的眼裡,意味著這個時代的阿迦奢之蛇仍然健在。
  11. 時鐘塔的魔力消耗量君主最高紀錄是特蘭貝利奧的2000,譽為天才的凜則是500+α
  12. 此處的「三」限定在學姐線,應該算上弗洛夫。
  13. 本人以一般的水來比喻平常的魔力,而使用這個魔術的魔力則如同酒瓶裡的酒來形容區別。
  14. 魔術世界對生命的質量定義,依照生物規模和重量計算,由強到弱排序的話是「小而重」(愛爾奎特)、「大而重」、「小而輕」(人類)、「大而輕」(幽靈、情報)
  15. 其他彩蛋全部都是紅色的,只有這個是橘色的,也許這段文字真的是用咖哩寫的…
  16. 捏他自推理小說十誡。
  17. 施放卡爾瓦利亞之星的蓄力時間。
  18. 印度人是右駕右行。
  19. 推理小說常用句,詳見二世事件簿。
  20. 設定集提過外觀看起來是16~18歲,劇情裡面志貴也吐槽過。
  21. 該死徒的異能是時刻監視城市所有異常、魔術、洗禮和外來者,對那個死徒來說下水道如同血管,無法輕易察覺其中的「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