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宮切嗣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衛宮 切嗣(えみや きりつぐ/きパパつぐ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切嗣狙殺爆頭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基本資料

  • 身高:175cm
  • 體重:67kg
  • Servant:Saber
  • 形象色:灰
  • 特技:破壞工作、射擊、壞掉
  • 喜歡的東西:效率、甜食
  • 討厭的東西:只能靠犧牲少數來拯救多數的自己
  • 天敵:Saber、言峰綺禮
  • 衛宮家第五代繼承人、第四次聖杯戰爭中代表艾因茲貝倫家出戰的Master
  • 抑止之守護者(Servant化後)


名稱

  • 衛宮 切嗣/えみや きりつぐ
  • 秋巳大輔[1]
  • 蝙蝠俠(by島民)[2]
  • 魔術師殺手
  • 爺爺/じーちゃん(by 衛宮士郎(小時候))
  • 老爹/おやじ(by 衛宮士郎)
  • 切嗣(by 艾莉絲菲爾、伊莉亞、言峰綺禮 )(Fate/stay night)
  • 凱利/凱利圖古(by 夏麗、阿斯特賴雅)[3]
  • 中二王子/プリンス中二(by 艾莉絲菲爾)[4]
  • 老鼠(by 主任)
  • 切嗣PAPA/切嗣爸爸(by 島民)

人物關係

  • 妻子:艾莉絲菲爾‧馮‧艾因茲貝倫[5]
  • 女兒:伊莉亞絲菲爾‧馮‧艾因茲貝倫
  • 養子兼徒弟:衛宮士郎
  • 情婦助手:久宇舞彌
  • 父親:衛宮矩賢
  • 老師兼義母:蒼崎橙子娜塔莉亞‧卡明斯基
  • 互婊的好對手:言峰綺禮

性格

  • 不擇手段
    • 為達目的可以採取狙擊、下毒、在公共場合引爆炸彈、用人質威脅等卑鄙的方法。
  • 犧牲少數來拯救多數
    • 動畫版中提到他並不是想這樣,只是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想要聖杯的原因也是如此。
  • 愛恨分明
    • 對女兒伊莉亞會溺愛得像笨蛋父親,對需要排除的存在則毫不手軟。
    • 但不會因愛恨影響其犧牲與拯救的標準,所愛者所恨者都一視同仁算作一個生命。
    • 女兒伊莉亞的行事風格也可窺見他的影子,只是手段更加的暴力直接。
  • 矛盾
    • 渴望成為正義的一份子,可是採取的手段完全是另一個極端,自己也對此有自覺。
  • 喜歡年紀(或精神年齡)比自己成熟的女性
    • 初戀對象夏麗是比他年長的大姐姐。
    • 妻子艾莉絲菲爾的年紀雖然比他小,但精神年齡和口才完勝切嗣。[6]
    • 就心理學來說其實是幼年喪母導致的戀母情結。
    • 不過妻子是合法蘿莉[7],初次見面時對方才1歲。二人的女兒也是長不大的蘿莉。

萌屬性

愛好

  • 正義
  • 世界和平
  • 快餐
  • C4炸藥
  • 巨乳[14]
  • 女兒


故事中經歷

Fate/Zero

  • 年少時是和被魔術協會封印指定而不得不逃亡的父親矩賢·Dio[15]·衛宮一起生活著,那時候的切嗣是個幸福且開朗的人。
    • 後來逃到了東南亞的一座小島上,並在那裡遇見了初戀情人夏麗。
  • 13歲[16],父親矩賢進行著死徒化實驗,夏麗因為好奇誤觸藥物變成了不完全的死徒。還有自我的夏麗要求切嗣殺死自己,但切嗣不願下手而逃避了,結果全島被感染。
    • 隨後趕來的聖堂教會代行人與魔術協會的追捕者將小島上的居民滅口,引發事件的矩賢被切嗣於兒童節當天[17]親手殺死,同時決定了自己一生的理想。
    • 在娜塔麗亞的交涉下得到了衛宮家傳承的兩成魔術刻印[18],並被她訓練成專門對付不法魔術師的魔術師殺手,過著像是傭兵的生活,並時不時被有魅魔血統的娜塔麗亞性騷擾[19]
  • 在某次刺殺有著「魔蜂使者」外號的魔術師歐德.波爾扎克的任務時,雖然在飛機上歐德被娜塔麗亞刺殺成功,但機上所有人(除了娜塔麗亞)都被變成了食屍鬼。
    • 為了不讓災害擴大,在地面上支援的切嗣在稱呼娜塔麗亞為養母後,在母親節當天[20]用地對空飛彈擊墜了客機。
    • 因為親手殺死初戀、父親與老師兼養母的這些事件,心中受到了難以抹滅的傷害。
  • 二十歲左右時被艾因茲貝倫家僱用,為了實現真正的和平的理想而決定成為艾因茲貝倫家的Master出戰,並在那結識了妻子艾莉絲菲爾,女兒伊莉亞隨後出生。
    • 艾因茲貝倫家為了在數年後將開始的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獲得勝利,於是花費不小的代價取得了Avalon,並將其做為觸媒召喚了Saber。
  • 透過魔術協會調查了其他Master的情報,在看了言峰綺禮的情報後對他有了最大的恐懼與戒心。
    • 恐懼是因為完全無法理解言峰綺禮,這對於切嗣的行動是致命的威脅。
  • 聖杯戰爭開始後,由妻子艾莉絲菲爾冒充Master在表面上活動,切嗣自己則潛入暗處伺機行動。
    • 在倉庫街的戰鬥中,原本打算趁Saber和Lancer吸引注意力時狙擊肯尼斯,但因為Assassin的出現而作罷。最終因整場戰鬥的走勢而沒有其他動作。
    • 因為Saber負傷而將目標鎖定在Lancer組,在這時用C4炸藥搞定了肯尼斯所在的酒店。
      • 後來的Fate相關作品《Fate/Apocrypha》的主要角色獅子劫界離在尋找根據地的時候放棄了住旅店而選擇地下墓地,就是因為考慮到「不管防禦工事怎樣好,就是會有人炸掉旅館」切嗣表示中槍
  • 在Caster攻來的同時,和同樣也入侵了艾因茲貝倫城的肯尼斯發生戰鬥,最後用起源彈給了他決定性的傷害。
    • 但是重傷的肯尼斯最後被Saber放來的Lancer救走,並未被切嗣殺死。
  • 在Caster引起巨大騷動時,狙擊了其Master雨生龍之介。
    • 在未遠川的戰鬥中雖然沒有直接參戰,但安排Rider解除固有結界時控制大海魔的位置、讓Lancer自毀寶具來恢復Saber的左手, 並準備了船隻做為緩衝等讓Saber能無後顧之憂的解放寶具打倒大海魔,可說是控制整個戰局的關鍵人物。
  • 趁Lancer去襲擊Caster時,要助手久宇舞彌綁架了肯尼斯的未婚妻索拉,並立下不會親手殺害兩人的魔術契約後逼肯尼斯用令咒讓Lancer自殺。
    • 雖說沒有親手殺死肯尼斯和索拉,但之後舞彌就開槍射擊兩人,索拉當場死亡,痛苦的肯尼斯在哀求切嗣下手被拒絕後,被看不下去的Saber給殺死。
  • 從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妻子手中得到Avalon。
    • 不過之後艾莉絲菲爾被偽裝成Rider的Berserker抓走,感受到舞彌生命危險的切嗣以一個令咒令Saber直接轉移,但已經遲了一步。
  • 在做好準備後和最後的Master言峰綺禮在市民會館進行最後的死戰。
    • 蝙蝠洞寬闊的地下空間[21]裡互鬥,結果切嗣差點被言峰殺死,最後是在體內Avalon的支援下以固有時制御重創了言峰。
    • 在戰鬥最後即將分出勝負(同歸於盡)時,由於天花板無法承受黑泥的壓迫崩壞而讓兩人都被黑泥淹沒、戰鬥中止。
  • 在這時知道了聖杯的內裡有「此世全部之惡(Angra Mainyu)」的存在,絕望的他於父親節[22]將女兒的幻象和聖杯化身的妻子艾莉絲菲爾殺死,結果受到了聖杯的詛咒。
  • 回到現實中後擊穿言峰的心臟,並在Saber和Archer對峙的時以兩個令咒強制要Saber把小聖杯破壞掉。
    • 可是小聖杯破壞後,從連接大聖杯的「孔」中流出了大量的黑泥造成冬木的大火,因此更加絕望的他在大火中不斷找尋生還者,最後發現了年幼的士郎,並以Avalon救了他。
  • 收養了士郎成為其後宮之一隱居在冬木市,且不和任何魔術師往來。
    • 之後在地脈裏設置了破壞大聖杯的機關,會在30~40年之間發動,破壞大聖杯。
    • 期間內曾多次出國到德國想把女兒伊莉亞帶回,但知道切嗣背叛的艾因茲貝倫家並未讓其如願, 同時受到聖杯詛咒的切嗣也逐漸的衰弱,無力突破艾因茲貝倫的結界,最後只能失望而歸。
    • 個性有很大的轉變。
      • 認為不管遇到怎樣的對手,也沒有必要拚命隱藏自己的魔術。常把「魔術什麼的還是不學比較好,不想學了隨時都可以放棄」這種話掛在嘴邊。
      • 是個不管什麼事都同意的人,好事和壞事也都是隨其人各有志。雖然如此,看到有困難的人還是會想上去幫忙。
    • 在士郎的要求下教導了士郎基礎的魔術,同時也對士郎認為自己是個英雄的事感到慚愧。
    • 作為魔術師行動以外的時候,是一個極度尊重女性的人。對年幼的士郎說“令女孩子哭泣,日後必定會吃虧”[23]
  • 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五年後死亡,其理想被養子士郎所繼承。
    • 在以士郎為主角的Fate/stay night系列裡,都在士郎的回憶畫面裡登場。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 伊莉雅的父親、士郎的養父,艾因茲貝倫家的贅婿,艾莉絲菲爾的丈夫,但據說沒有辦理過正式登記。[24]
  • 在本作中並未死亡。與艾莉絲菲爾一起長年在海外出差,似乎對作者沒把他長相畫出的這件事相當在意。[25]

Fate/Grand Order

  • 於2016年4月27日的活動「Fate/Accel Zero Order (フェイト/アクセルゼロオーダー)」起,以Assassin的職階加入,四星
  • 值得一提的是,在該活動中,其妻愛莉則以Caster職階作為活動獎勵英靈登場
    • 以職階的方式重現了在愛莉和言峰面前是受的設定[26]
  • 亦說明在某個平行世界中,切嗣不會收養士郎,反而自己成為了工具人守護者
    • 在這個世界中,由於愛因茲貝倫家沒有採用僱傭外部御主的策略,他未能見到本應與他邂逅的妻子,因此也沒有遭受因與妻子的離別而造成的挫折。其結果導致其鋼鐵之心依然堅如鋼鐵,不知不覺感情徹底枯竭,靈魂被召喚至抑止之輪。
    • 也因此他明明身為Fate/Zero的主角卻不會有和其他Fate/Zero關聯人物的房間對話,成為了血斧等級的邊緣人
  • 非英靈,不存在於英靈之座,而是在人理燒卻的特異點被抑止力召喚來的「假設」

活動《Fate/Accel Zero Order》

  • 在主角一行人與Lancer組達成協議,打倒Caster後二世提議肯尼斯立刻去領賞,正當其他人正要收拾殘局時,才發現Caster的御主——雨生龍之介已經被殺害了。
    • 此時二世查覺到氣氛不對勁,使用石兵八陣揪出了躲藏起來的從者。這名從者明顯是Assassin,但他並非這場聖杯戰爭的Assassin,二世也對他毫無印象。
  • 二世本來想藉由戰鬥讓這名Assassin說出實情,但中途被亂入王Rider打斷,迫使他撤退。
  • 主人公等人為了獲得迦勒底的魔力供給而強行佔領遠坂家的靈脈,此舉引起Saber組的注意,在雙方交戰時再次出現並襲擊了艾莉絲菲爾。
  • 三王會談後又再次出現,說明自己是被抑止力所召喚的,在二世的勸說下同意採用主角群的做法阻止四戰的悲劇發生。隨後與主人公合作,解決了本次特異點。
  • 以事件結束後就會立馬被世界招回英靈座為由讓主角等人先行離去,與聖杯中的此世全部之惡進行最後的戰鬥。

活動《Servant Summer Festival!》

  • 在番外篇的《影と影と、影》中登場
  • 由於エミヤ在飯店裏一直鬼鬼祟祟,影響部分客人,經過Master的詢問後回答道自己在執行一個雖然自己不太懂為什麼要這麼做但還是執行的個人任務
  • 在談話的過程中突然エミヤ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隨著エミヤ的視線一看,原來是有著黑鬍子的不審者烏克麗麗的名人在搭訕伊莉亞、小黑、艾莉三人
    • 在Master的同意下一群人將這群不審者擊退了
  • 擊退這群不審者後,エミヤ再次把兜帽披上,繼續跟蹤艾莉絲菲爾……不,是繼續當艾莉絲菲爾的(暗地)保鑣

活動《淑女萊妮絲事件簿》

能力

  • 射擊
  • 破壞工作
    • 尤其是用C4炸藥搞定建築物
  • 恐怖活動
  • 修船[27]
  • 開後宮
    • 收入了艾莉絲菲爾、久宇舞彌、阿爾托莉亞、愉悅神父,可惜大部份後宮平均壽命都很低

魔術

  • 魔術屬性為「火」和「土」。更詳細一點的話,就是「切斷」與「結合」的複合屬性,也是其「起源」。
  • 不過對切嗣來說,魔術只是為達目的而可利用的道具,而不是像其他魔術師那樣是用來研究的。[28]
  • 在繼承衛宮家的魔術刻印前殺死了父親,在老師兼義母的娜塔麗亞與魔術協會的交涉下得到了兩成的刻印。
  • 主要使用的魔術是家傳的「時間操作」。
    • 時間操作本身是需要繁雜儀式與準備才能使用的魔術,不過歷經衛宮家五代的傳承發展後,切嗣為了在實戰中運用加以改造而完成了其應用型「固有時制御」。
  • 固有時制御
    • 為了略去時間操作所需的儀式和準備、以最簡單的方式的發動,這是讓時間操作只在自身體內發動的簡化版固有結界。切嗣獨有的特化型魔術,在幾秒鐘內造成過去化的「停滯」或者未來化的「加速」,能用來控制自己體內的時間流動速度。利用肉體自身「分隔內外」的存在意義,可以不受世界對固有結界的修正;但在解除後還是會因為世界對時間的修正力反動,而讓自己的身體受到不小的負擔。

魔術禮裝

起源彈
這是切嗣以自身的第十二根肋骨製成的禮裝魔彈,共有六十六發,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前已用掉三十七發,而且沒有一發失誤。
是將左右兩側的肋骨取出磨成粉末,再以靈魂工程凝縮,作為彈芯封入子彈中,是一種將作為彈芯的生物組織的起源打入目標的概念武裝,被命中的目標會被具現出來的切嗣的起源影響。
以自身的起源屬性「切斷」與「結合」為原理,被擊中的對手沒有傷口也不會出血,而是會有看起來像是壞死的舊傷,不過內部的機能已經完全被破壞而喪失,其起源產生的效果會將對手傷處的血管和神經切斷再隨意結合。
被起源彈受創的魔術師會因自身魔術回路被「切斷」、「結合」,導致魔力短路而暴走。威力的大小取決於當下對方激活的魔術迴路數量,使用的魔力越多、起源彈引起的魔力暴走就會越強,同時也會給予對方肉身損傷。其真正的價值在於魔術的干涉,只要擊中對方的魔術,子彈中起源產生的影響就會反饋到施術者的魔術迴路而生效。

要防止起源彈的效果,就必須不依靠魔術而完全以物理手段來阻擋子彈。切嗣為了完全發揮起源彈的效果,關於槍枝和彈種都是經過挑選及改造,可以說是完全與切嗣的稱號「魔術師殺手」契合的禮裝。[29]

武器[30]

Thompson Arms Contender
切嗣用來發射起源彈的槍,本來是競技運動用的手槍,是切嗣為了發揮出起源彈最大殺傷力而改造過的版本。裝彈數只有一發,無法自動退出彈殼,以實戰來講根本不合適。
由於只要不依靠魔術以物理手段阻擋,起源彈就無法發揮真正的效果,因此切嗣使用容許範圍內殺傷力最大的手槍,連大型野獸都能一槍斃命,除非坐上裝甲車否則以(當時代)個人能攜帶的裝備無法防禦的火力。其專用子彈的殺傷力無法用物理手段抵擋的前提下,就只能以魔術進行防禦,是以這種考量才使用這樣的手槍。
此槍能擊發的不只有起源彈,也能發射進行單純物理殺傷的通常彈,切嗣就曾運用切換通常彈與起源彈的戰術設下陷阱而成功擊敗肯尼斯。
Beretta 92F
貝瑞塔92式手槍,是貝瑞塔公司的商標,亦是他們最聞名的產品,因此依其名稱,一般就稱其為貝瑞塔手槍。
它們是半自動手槍,使用閉鎖槍機與槍管短行程後座機構、單動/雙動模式,發射9×19公釐魯格手槍子彈。
另外貝瑞塔96型則發射.40 S&W,即是將滑套、槍管和彈匣改裝成這個口徑。 貝瑞塔公司將92SB作修改而成為92F和92G。首先他們將所有的零件重新設計,變成可在不同手槍間可互換的特性,因此便有利於供給如政府般的大組織,可以輕鬆的保養和維修。
貝瑞塔公司同時修改了扳機護環,讓其他手指可以使力來使得開槍較輕鬆;握把的角度也經過修改,使得熟練的射擊者不需要太多瞄準的動作;槍管鍍鉻以抗腐蝕及延長壽命;最後他們在槍身上使用了專利的鍍膜技術(稱作Bruniton),讓新的92F/G比以前的烤藍92SB更加能抗腐蝕效率。
貝瑞塔92F手槍是專為軍用和警用目的設計的手槍。在1984年的美軍測試中,只有貝瑞塔92SB-F和SIG P226合格,基於貝瑞塔價錢較為低廉,因此美國陸軍選擇了92F(92SB-F)。
貝瑞塔92F由於它的手動保險和擊錘的緣故,可以用非常安全的方法上膛和卸除子彈。當保險開啟時,便可以安全的操作滑套,而不必擔心不小心碰觸到扳機而擊發,因為扳機此時已經沒有作用。而改良過的按鈕也讓卸除彈匣非常的便捷。
保險開關在滑套的兩端都有,這讓慣用左右手的人都能使用這把手槍;同樣的卸彈匣按鈕也可以改造成讓慣用左手的人使用。
貝瑞塔92F也保留了92SB的耐用傳統:正確的上油、清槍和保養就能讓它在一般情形下維持完美的正常運作。而它的槍管堅硬的鍍層也擁有良好的抗腐蝕能力。另外一把手槍92G缺少手動的保險,因而較沒有那麼安全,但另一方面來說它只需要較少的動作就能開始射擊。
貝瑞塔M92系列的準確度相當高,從25碼外射擊,彈孔的散佈範圍在1.23英吋(3.12cm)以內,這個成績甚至比P226系列還好。
Calico M950
卡利科950是一枝美國奧勒岡州高地縣卡利科輕武器系統公司製彈筒供彈式半自動手槍(也可以劃為卡賓槍型武器),發射9×19公釐魯格手槍子彈。
其最大的特點就是其高容量、圓柱形、螺旋供彈的彈筒、可伸縮的槍托和塑料槍身。螺旋供彈的彈筒這種方法令其在一個比較狹窄的空間內的彈數都可以在50、100發內。雖然原廠製作的開放式照門可以保證其合理的精度為大約60公尺(196.85英尺,65.62碼),但是並不是表示此槍的有效射程不可能超過100公尺。而子彈射擊後,彈殼會很像FN P90一般向下拋掉。另外其有足夠的槍管長度,因此可以在護木下裝上前握把令射擊時更舒適和準確,這是更適合於衝鋒槍或步槍。[31]
最後要注意的重點是,發射.22 LR的卡利科輕武器系統是一種獨立於9公釐口徑設計的產品,槍族之間的大部份零件並沒有可共用的可能。
Glock 17
葛拉克17是由奧地利葛拉克公司設計及生產的第一枝手槍,發射9×19公釐魯格手槍子彈,標凖彈匣為17發。
葛拉克17在1980年設計,是為了回應奧地利陸軍取代瓦爾特P38的需求而製造的。1983年正為奧地利陸軍的制式手槍,被命名為P80。
葛拉克17及其衍生型都以其可靠性著稱。因為堅固耐用的製造和簡單化的設計,它們能在一些極端的環境下正常運作,並且能使用相當多種類的子彈,更可改裝成衝鋒槍。而且它的零件也不多,因此維修相當方便,也因為發射的舒適性而增加人氣(槍管相對的較靠近握把,所以不需太大握力,也能減少後座力)。
和所有葛拉克手槍一樣,葛拉克17有三個安全裝置,但葛拉克公司同時也推出連手動保險版本。據說葛拉克手槍可於水下發射,但葛拉克公司指出如在水中發射可能引至射手受傷。雖然不是水下手槍,但部分蛙人部隊會裝備葛拉克17以應急之用。
Tokarev TT-33
TT手槍是前蘇聯製造的半自動手槍之一,於1930年定型,由費德爾·華西列維奇·托卡列夫設計,開發目的是用以取代沙俄時期的納甘M1895左輪手槍,有時又會被稱為托卡列夫TT或托卡列夫手槍,發射7.62×25公釐托卡列夫手槍子彈。
TT手槍在設計時明顯是深受約翰.白朗寧的M1903及M1911等手槍的影響。
TT-30在開始投產後簡化了一些設計,如槍管、扳機釋放鈕、扳機及底把等,以便更易於生產。這種改進型名為TT-33。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蘇聯在1946年再度簡化了TT-33的設計。
在1951年,當蘇軍列裝9毫米口徑的馬卡洛夫手槍後,TT-33便漸漸地退出蘇軍前線裝備。儘管如此,直到1970年代,一些當地警察部隊仍然有裝備。
在蘇聯停止生產托卡列夫手槍後,便把機器賣給多個東方陣營國家,並允許他們進行仿製。仿製過TT-33的國家包括中國、北韓、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及南斯拉夫等,有些國家至今仍有生產及採用仿製品。
除了一些國家的部隊外,TT-33已成為一款廣被犯罪組織及恐怖組織使用的槍枝,主要原因是因其低廉的成本並使不法份子容易從黑市中購買(在黑市中TT-33佔了不少數目,當中不少是從前蘇聯的軍火庫中盜取的)。
Remington 700
雷明登武器公司於1962年推出雷明登700獵槍,釆用旋轉後拉式槍機、中置彈倉供彈(有3、4、5發彈倉版本),可裝上不同的瞄準鏡及多種槍托,部份版本更可裝上兩腳架及可拆式彈倉。
美國陸軍的M24狙擊步槍及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40狙擊步槍亦是基於雷明登700開發的衍生型,美國境內90%的警察神射手(sharpshooter)也釆用雷明登700PSS(改進型為700P)作為狙擊武器。
雷明登為了向軍用市場及執法部門推廣700步槍系列,推出軍用雷明登(Remington Military)及執法部門雷明登(Remington Law Enforcement)專有產品線,當中,著明的700P就是專為軍隊及警隊開發的(700P推出前,各國警隊皆採用700),而M24及M40是700P的重槍管版本。
700P有兩種主要型號—標準型700P及700P輕型戰術步槍(Light Tactical Rifle—LTR),皆配備瞄準鏡、兩腳架、其他配件及攜帶箱,又名戰術武器系統套裝(Tactical Weapons System package)。
警用型700步槍亦是喜歡「執法部門版本」準確度及手感的民間射手及獵人愛好品。很多民間射手改裝其700步槍使其類似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40,包括換裝槍托及瞄準鏡。
Walther WA 2000
瓦爾特WA 2000,是由卡爾·瓦爾特運動槍有限公司設計及生產的犢牛式狙擊步槍,WA 2000 是完全以軍警狙擊手需要為唯一目標的全新設計,不同於其他狙擊步槍多以現有槍型改造加強來滿足市場需要,發射7.62×51公釐北約口徑步槍子彈。
該槍設計優異,準確度極高。不過由於完全以品質為首不計製造成本,造成售價昂貴,乏人問津,1988年11月停止生產。
瓦爾特WA 2000採用犢牛式把發射組件後移至槍托內,縮短其整體長度,而保持槍管長度。
瓦爾特WA 2000在夜間可使用PV4夜視鏡來協助狙擊。
以.300 溫徹斯特馬格南作為主要彈藥的原因是其遠距離準確度較高,6發可分離式彈匣令裝填更快。
Walther Kampfpistole Z
Kampfpistole為德國所設計的槍械,槍的原型是由信號槍改良,將其信號彈改為爆彈而成為簡單的榴彈發射器。通常信號槍是一種作戰工具,而不是武器,可是德國人覺得在步兵分隊支援火力不足的情況下這樣一件不算輕巧的工具佔著編制實在浪費。1941年初實施了一項旨在把Leuchtpistole改裝成火力支援武器的計劃,這就是Kampfpistole戰鬥手槍(Combat Pistol)。
原來的Leuchtpistole口徑是26.65mm,Kampfpistole是在其滑膛槍管內插入固定一根口徑23mm、帶5條右旋膛線的內槍管而成,使其能發射專為其設計的槍榴彈。Kampfpistole的內槍管可以隨時拆下用來發射信號彈等Leuchtpistole彈藥。Kampfpistole沒有重新生產,全部由Leuchtpistole改裝,所有經過改裝的槍支在其左邊都用發光漆涂或凹刻一個“Z”以示區別,所以也被稱為Kampfpistole Z。和Leuchtpistole一樣,Kampfpistole長255mm,槍管長155mm。但重量則上升為1.4kg。雖然槍支小並只能裝備一發爆彈,但破壞力很強,可以一發摧毀一輛裝甲車。
在二戰時期被納粹軍使用。但實戰証明300米的射程對於此類武器來說精度實在難以保証,造成Kampfpistole使用並不廣泛。不過到終戰時德軍的記錄顯示所有的Kampfpistole彈藥均被發射完畢。
FIM-92A Stinger
FIM-92刺針飛彈為攜帶型防空導彈,採用紅外線導引熱追蹤以及紫外線物體追蹤,由美國研發並使用於所有美軍部隊,1981年服役至今。並證實有270架飛機和直昇機被刺針擊落。
易於搬運和操作,刺針是設計為一種防禦型飛彈,雖然官方要求兩人一組操作,不過單人亦可操作。

Servant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Assassin 藤丸立香 D C A+ C E B++

階級固有能力

  • 氣息遮斷:A+ —完全隱藏自己的氣息,幾乎不可能被發現。但是在轉入攻擊狀態之時,氣息遮斷的等級會大幅下降。
  • 單獨行動:A —本來是Archer的固有能力,因為生前總是獨自行動而獲得。即使沒有Master的魔力供給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維持現界最長一週的時間

擁有技能

  • 魔術:B ─ 曾學習過正統的魔術
    • 反過來說,因為熟知魔術所以擅長殺死魔術師的技術
      • 技能的等級本來是作為與Caster戰鬥時各種判定的加成
  • 聖杯的寵愛:A+ ─ 受到某個聖杯的深愛,這份愛等同世間最強的詛咒
    • 提升自身幸運,面對不符特定條件就不能突破的敵Servant能力亦能攻破
      • 這份幸運會不留情的奪取他人幸福
  • 代罪羔羊:C ─ 為了在戰場中活下來而用到的狡猾技倆的集合

寶具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花開堪折直須折 Chronos Rose B+ 對人寶具 1-10 1人
以自身的魔術「固有時制御」為基礎昇華而成的寶具,可以操作自身的時間流動。
加速能進行超高速戰鬥,減速能減低自己的生理節律隱藏行蹤。
昇華為寶具後可以作出稱得上是對人無敵的超高速戰,同時可能是因為作為抑止力的代行者而得到世界的支援,在遊戲中沒有副作用。

寶具原名「時のある間に薔薇を摘め」的「薔薇を摘め」在日文中其實隱喻著「奪去處女的童貞」這樣的意思,另外由於這個名字也可能暗示著羅馬詩人赫拉斯寫下的「今日開的花要今日摘下(Carpe diem)」,所以翻譯上借用唐代詩人杜秋娘的寫下的「花開堪折直須折」[32]
(寶具圖像) 神秘轢斷 Phantasm Punishment C+ 對人寶具 0-2 1人
混有自己的起源,「切斷」和「結合」的雙重屬性之力的M9刺刀。
真名解放時對體內有魔術回路或魔術刻印或類似的物事的對手造成致命的傷害。簡言之就是寶具化後的刀子型起源彈。
和用在普通攻擊時的刀子是同一把。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名稱
向沒有陽光的此處
──────有種東西叫起源。

不是什麼難懂的事,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從何而始。
從何而生。
母親? 不對。
並非作為個人的「那個」,而是做為存在的「那個」。

有人從「劍」中誕生。
或許也有人從「無價值」中誕生吧。

我的起源?
你不是已經看過了嗎。 ───切斷(切って)、結合(嗣ぐ)。
雖然也會用在普通攻擊,但那確實是我的第二寶具。
神秘轢斷(Phantasm Punishment)
「切斷」與「結合」的具現。
是將我的起源化為形體的存在。


情人節回禮禮裝

名稱
子彈與槍
Emiya(Assassin)的情人節回禮。

隨意放置的衝鋒槍與數顆子彈。
想要合法持有應該非常困難吧……
如何使用取決於你。

隨便把這種東西大半夜地塞進別人房間是要嚇死誰啦


簡評及其他資料

  • 第一人稱是「僕」。一幅大叔樣還用小男孩的方式自稱…[33]
  • 生日為11月11日光棍節[34]
  • 魔術師殺手的生涯其實意外的短,從過世前的年紀開始逆推的話,因為從十多歲時就和老師兼義母的娜塔麗亞開始了魔術師殺手的活動, 不過在二十歲左右就被艾因茲貝倫家召去當Master。
    • 可是在短短幾年內,就用起源彈葬送掉了三十七名魔術師,這還不包括不使用起源彈而改用其他手段時的數量。
  • 本來希望召喚出來的Servant是Assassin或Caster,本身和Assassin的相性也很高。
    • 事實上他在Fate/Grand Order裡也是以Assassin的職階召喚出來。
  • 和Saber的關係非常的差,基本上都採取無視的態度。
    • 這是因為兩者之間的價值觀差異極大,切嗣是不擇手段,Saber是注重騎士的驕傲與榮譽。
    • 除此之外,也是因為切嗣對於Saber身為少女卻要背負起一國之君的重擔而感到憤怒。
    • 基本上艾莉絲菲爾反而還比切嗣更像Saber的Master,關係也較為融洽。
    • Saber有時也會看在艾莉絲菲爾的面子上不與切嗣發生正面衝突。
    • 之後在第五次聖杯戰爭中其養子士郎陰錯陽差的再度召喚出Saber,但與前一任Master切嗣之間的零互動可說是完全的不同。
    • 即使是在其他平行世界,切嗣也都是採取著無視且無互動的行動。
    • 不過正如Saber那邊所寫的記載,本篇中的Saber即使是生活當下的過去也並沒有拘泥於騎士道,因此一些Saber粉絲十分不滿意Zero為了讓兩邊有衝突而刻意把Saber寫成一個騎士道廚的寫法。
  • 起源為「切斷與結合」(切而嗣),也是切嗣這名字的由來。跟「破壞與再生」代表的「修復」不同, 比方說將一條線切斷再黏起來,接口處會變粗,切而嗣代表的是不可逆的「質變」。 因此切嗣雖然可以修理一般的道具,但若是試圖修理精密的電子迴路等東西,將導致更加致命性的損壞。
    • 其禮裝「起源彈」的原理就是將自身的起源在對手身上具體化,將對方的魔術迴路切斷再隨意接合,導致魔力在亂七八糟的迴路中暴走而產生致命的傷害。
    • 切嗣死後,其愛槍Contender和剩餘的起源彈皆去向不明。
    • 為他命名切嗣的雖然是原作者奈須きのこ,不過用這名字當原理的起源彈設計的則是Zero的作者虛淵玄。
  • 有抽菸的習慣,是受到娜塔麗亞的影響。
    • 不過在被召入艾因茲貝倫家後因為妻子與女兒的禁止而沒再抽菸,不過在第四次聖杯戰爭期間為了找回過去的自己而又重新開始抽菸,之後和養子士郎一同生活時是否有抽菸則不明。
  • 「能把手指的動作跟心理分開」by娜塔麗亞
    • 並非沒有感情,但扣扳機不會猶豫,無論是開槍殺父或是開火擊落娜塔麗亞所在的客機時。
  • 雖然知道了聖杯的真相,但沒想到聖杯戰爭只過了十年就又重新開戰,所以沒有告知士郎聖杯戰爭的事,也沒有將衛宮家的魔術與魔術刻印傳承給他。
    • 不過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後到死亡前已經找出了大聖杯的位置,並在那動了手腳,據他計算只要三十到四十年後就會自動把大聖杯破壞掉。
      • 可是本篇在HF線時凜在龍洞中和櫻以寶石劍和黑影互拼,最後導致龍洞崩毀,大聖杯和切嗣做的手腳就失去了原本的功用。
  • 對切嗣而言,藤村大河給他的感覺像是如他初戀的女孩那樣的可愛,因此有點過度溺愛她。
  • 根據NICO眾的估算[35],如果不計算冬木市大災害造成的慘劇的話,切嗣在這場戰爭中總共毀掉以下這些東西:
      • 飯店 X1棟/400億日圓(可以用意外險弄掉,又一家公司要倒閉了……
      • 車輛 X600台/12億日圓(毀掉以上兩項只用了30秒)
      • 市民會館 X1棟/80億日圓
      • 輪椅 X1台/10萬7800日圓
      • 屋內照明 X10座/27萬6410日圓
      • 合計破壞總額為492億0038萬4210日圓
      • 若加上Saber造成的破壞的話,合計破壞總額為497億3840萬4210日圓。
    • 以上的破壞程度冠絕其他陣營與Saber的總和(對對方陣營的毀壞已不計算在內),難怪艾因茲貝倫家的當主亞哈特翁氣到不想讓他見伊莉雅[36]
      • 所有損失都無法用意外險補償。因為艾因茲貝倫家提供賠償的目的就是為了遮掩聖杯戰爭。如果去找保險公司,保險公司理所當然要去勘察損失,追究原因,這樣一來就沒法遮掩了,並且大大違反了魔術師世界「隱藏神秘」的規則。購買賠償Caster陣營毀壞的那兩架飛機也是這個原因。
    • 第二和第三名的是Caster組和Lancer組,破壞總值分別為101億日圓和100億日圓[37],但仍不及切嗣在戰爭前的破壞總額
    • 在戰爭開始前破壞總額如下:
      • 救護車 X1台 /350萬日圓
      • 民航客機 X1台 /116億日圓
      • 快艇 X1艘 /220萬日圓
      • 玻璃窗 X1個 / 13400日圓
    • 合共116億551萬3400日圓
    • 個人一生僅在Zero中有記載的破壞額就達608億日圓,比其他人的合共破壞總額仍要高
  • 在虎聖杯的個人主線和艾莉一同被送到虎聖杯世界,而艾莉還被人捉走了
    • 最後救回艾莉後和艾莉等家人同居
      • 在艾莉主線的結局則和艾莉進行蜜月旅行
    • 或許因為在Zero本傳作惡多端(?)的緣故,在虎聖杯廣播劇被整很慘,學過貓叫也穿過女僕裝…
      • 曾在官方廣播劇被艾莉絲菲爾聯合Saber強穿女僕裝[38],不過比起士郎在花牌遊戲裡穿兔女郎裝,切嗣已經算很好了=_>=
      • 在同樣廣播劇被ネコアルク要求學動物叫聲和Saber Lion溝通,結果被認為髮型自帶貓耳而被指定學貓叫。
  • 切嗣在感情上很被動,所以碰到強勢主動的人容易被吃得死死的。ex:艾莉、娜塔莉亞、夏莉、愉悅神父因此舞彌悲劇了…
  • 衛宮切嗣悲慘的一生,可以用個簡單比喻來描述
    • 你在綜合板看到一個一張看起來很棒的HG圖想抓遊戲來尻尻,結果發現網路上的載點都死光光了。只剩下一個論壇有載點,於是你努力的在那個論壇撐到最高會員。結果抓下來準備要尻的時候發現是沖繩奴隸島。
      • 麻♂婆:那就把它讓給我啊!
  • Fate/Zero中少數有在幻想嘉年華(第12話結尾)出場的角色之一
    • 和艾莉及伊莉雅坐在一起的全家福不過他們忘了正在和志貴等人爭論第四季的養子士郎
  • 雖然有教士郎魔術,但從本篇裡士郎「重複作出魔術回路」、「效率很低的強化魔術」的舉動來看,切嗣本意並不是很想把魔術傳授給士郎,所以才教了他這樣沒效率的鍛鍊法希望他有天會放棄。
    • 不過從成果來看,士郎似乎一直沒放棄過。
  • 切嗣少年時期登場的人物聲優中,和「Phantom ~Requiem for the Phantom~」有強烈的聯繫。[39]
  • 有趣是,和《男子高校生的日常》也有強烈的聯繫。
    • 少年切嗣:入野自由=Zwei/吾妻玲二=忠邦
    • 夏麗:高垣彩陽=EIN/ELEN/吾妻江漣=忠邦妹
    • 衛宮切嗣:小山力也=忠邦父
    • 衛宮矩賢:千葉一伸=賽斯教授。
    • 娜塔莉亞.卡明斯基:渡邊明乃=麗茲·加蘭特。
  • 也許是巧合,但小山力也除了衛宮切嗣外,同時也替影集「24小時反恐任務」的主角傑克.鮑爾配音。兩人都是為了大局摒棄私情,作風充滿爭議的合理主義者兼天煞孤星。
  • 在《F/GO》中雖然本身屬性被設定為混亂.邪惡,卻擁有正義之人的屬性。
    • 在性能上則是相當兩極,因為寶具不僅是Arts而且Hit數還高達15,使得他的NP率實在很難說是高,但他的寶具在透過幕間物語強化過後擁有無視防禦力的功效,外加不用看臉必定扣氣的功效,在控場上相當有用
    • 三技的代罪羔羊在戰略上可以讓擁有個人保命技但不具有挑釁技的角色藉由該技能於會發單體寶具的BOSS發動寶具的該回合承擔傷害以減少我方的損失。
  • 另外在FGO中其魔術禮裝「起源彈」也作為五星概念禮裝登場,效果是賦予無敵貫通和對Caster職階35%(滿破為40%)的特攻狀態明明Caster職階和魔術師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卻莫名其妙中槍(物理),通常會裝在Rider職階的打手身上用來修理敵方Caster,例如第二部第一章中既是Caster職階又會在開場時給自己上無敵的皇女

名台詞

  • あんたは――僕の、本当の家族だ
    「妳――是我真正的家人。」
    • 在擊墜客機前,和娜塔麗亞最後的對話。
  • ふざけるな……ふざけるなッ!馬鹿野郎ッ!!
    「少胡扯了…少胡扯了!混賬傢伙!!
    • 擊墜客機後對自己的怒吼。
  • ……あんな馬鹿に、世界は一度征服されかかったのか?
    「這個世界竟然曾經被那個蠢蛋差點征服啊……」
    • 對報出真名亂入的Rider的第一印象。
  • いいや。そこのサーヴァントには話すことなど何もない。栄光だの名誉だの、そんなものを嬉々としてもてはやす殺人者には、何を語り聞かせても無駄だ
    なのに人類はどれだけ死体の山を積み上げようと、その真実に気付かない。 いつの時代も、勇猛果敢な英雄サマが、華やかな武勇譚で人々の目を眩ませてきたからだ。血を流すことの邪悪さを認めようともしない馬鹿どもが余計な意地を張るせいで、人間の本質は、石器時代から一歩も前に進んじゃいない!
    今の世界、今の人間の在りようでは、どう巡ったところで戦いは避けられない。最後には必要悪としての殺し合いが要求される。だったら最大の効率と最小の浪費で、最短のうちに処理をつけるのが最善の方法だ。それを卑劣と蔑むなら、悪辣と詰るなら、ああ大いに結構だとも。正義で世界は救えない。そんなものに僕はまったく興味ない
    終わらぬ連鎖を、終わらせる。それを果たし得るのが聖杯だ」 「世界の改変、人の魂の変革を、奇跡を以って成し遂げる。 僕がこの冬木で流す血を、人類最後の流血にしてみせる。 そのために、たとえこの世全ての悪を担うことになろうとも――構わないさ。それで世界が救えるなら、僕は喜んで引き受ける
    「不,我跟那個Servant沒什麼好說的。 會因為光榮與名譽而高興的殺人者,與其說什麼都沒有用。」
    「可是無論人類堆起了多麼高的屍骨之山,都沒有察覺到那真相。 不管在哪個時代,勇敢無畏的英雄大人們,都以華麗的英勇傳說迷惑了眾人的眼睛。 因為蠢貨們不願意承認流血犧牲本身就是邪惡,而意氣用事, 使得人類的本質從石器時代開始就一直毫無進步!」
    「當今世界、當今人們的生存方式,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戰爭。 最後一定會需要作為必要邪惡的殺戮。 那麼以最大的效率和最小的犧牲,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一切才是最好的方法。 如果要將其誣蔑為卑劣、貶低為惡毒的話,那就隨你們好了。 正義是無法拯救世界的。我對那種東西毫無興趣。」 「我會讓永無止境的循環結束。為此我才需要聖杯。」
    「以奇跡來完成世界的變革、人類靈魂的變革。 我會讓在這冬木市所流的血,成為人類最後的流血。 為此,就算要我背負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惡——那沒有關系。 如果那樣能夠拯救世界的話,我會非常願意接受的。」
    • 對Saber。在這一段激烈衝突後,Saber承認,如果有誰有資格獲得聖杯,那就是切嗣。
  • 「就像是到雙立直之前都還好,但卻因為點數差而胡不了,結果陷入振聽,在反覆摸到爛牌的絕望之中,最後自摸那般」
    • 在《Fate/mahjong night 聖牌戰爭》中,切嗣形容當時在災後看到少數生存者的士郎的心情
    • 本來士郎是完全聽不懂(畢竟都是麻將術語嘛),在學會麻將後,士郎也幻滅了
  • 僕はね、正義の味方になりたかったんだ
    「我啊,曾經想要成為正義的夥伴。」
    • 生命將要完結前,對養子士郎所說的話。
  • ああ――安心した。
    「啊啊、那我就放心了。」
    • 士郎表示會繼承切嗣正義使者的理想,切嗣對此的回應。長年背負的理想和包袱終於在這瞬間得到釋懷。
    • 這也是切嗣的遺言,說完之後就闔上雙眼、像睡著一般平靜的死去。
    • 然而,他在Fate/Grand Order裡成功了。在平行世界的切嗣於死後成為了抑制力(守護者),但他仍是沒有後侮要成為「正義的夥伴」的決定。
  • 僕はね、正義の味方になりたいんだ
    「我啊,想成為正義的伙伴喔。」
    • 幼時初戀情人夏莉對自己提問「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當時因為害羞沒有回答,在臨終回憶時終於給出了答案。也是小說劇情的最後一句。
  • エミヤ:「結局、僕にできることなんてこれしかない。アサシンのサーヴァント……正義の味方の末路としては、気の利いたブラックジョークだよ───」
    アイリ:「切嗣。声が届かなくとも、私だけは……あなたを」

    切嗣:「結果,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有這樣而已。只不過是Assassin的從者。作為正義夥伴的末路,簡直就像是黑色笑話一樣。」
    愛麗絲菲爾:「切嗣,即使我的聲音無法傳達給你……我也會一直在你身邊。」
    • 在FGO中,第四次靈基再臨後的台詞。對於自己作為正義使者的末路而嘲弄自己,但即便如此,曾在平行世界中支撐他的伴侶仍鍥而不捨地陪伴在他身邊。
  • 啊...啊啊!別.別脫我的衣服啊!住手!原諒我吧!只有女裝別...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會這樣...被人強迫做自我意識以外的事情...居然是如此的酷刑...身心都被侵犯...說的就是這種事吧...
    • 被Saber和艾莉絲菲爾迫使下強行穿上女僕服的台詞
    • 言峰綺禮:侵♂犯!愉♂悅♡!

相關人物

Fate/Zero


其他

  • 虛淵玄——Fate/Zero的原作者,也就是將切嗣與Saber婊到體無完膚的元兇

相關

回應

Loading comments...

備註

  1. 《空之境界》中的路人警官,黑桐幹也的表叔
  2. 來自這裡
  3. 這是因為切嗣的日文換成外文來念時常有的錯誤
  4. 出自BD特典《艾因茲貝倫座談室》
  5. 在Fate/Zero和魔法少女伊莉亞中都沒有登記
  6. 出自BD的特典廣播劇
  7. 其實是人造人,一出生就擁有必需的身體特徵
  8. 第四次聖杯戰爭後
  9. 小時候限定
  10. 出自官方廣播劇
  11. 同上,不過在動畫版也……
  12. 出自官方廣播劇「イートイン·泰山」。正確來說切嗣並不特別喜歡吃辣,但吃了「紅洲宴歲館·泰山」的麻婆豆腐後就打開了開關,成為Fate系列繼言峰綺禮後,第2個愛上泰山麻婆豆腐的角色……不過最後是夢結局。
  13. 出自TYPE-MOON 10週年紀念角色投票,奈緒きのこ的評論,其實從特典廣播劇也看得出來……
  14. 切嗣喜歡的人和喜歡切嗣的人都頗有乳量,夏莉、娜塔莉亞、愛麗和言峰綺禮都是巨乳,所以貧乳的Saber註定不得切嗣喜愛,同人誌中的切嗣甚至有『沒有C罩杯的歐派不算歐派』這種機車發言…
  15. 衛宮矩賢與《來自未來的遺產》中的屌爺同由千葉一伸配音,且衛宮家的魔術是時間操作,矩賢本人在進行死徒化的研究,故帶上了這個哏,見
  16. 「13」是不祥的數字
  17. 動畫18話於日本時間5月5日播出,正好是日本兒童節
  18. 而且是最劣質的兩成,但已經足夠讓切嗣成為獨當一面的魔術師
  19. 但其實娜塔麗亞對他持有的感情是親情中混雜淡淡的愛情
  20. 動畫19話於日本時間5月「13」日播出,正好是母親節;重申,「13」是不祥的數字;而據絕命終結站,其另一意思是指「黑色星期五」
  21. 大道具的倉庫
  22. 動畫24話於日本時間6月17號播出,正好是國際父親節;另外,「6+17=23」,「6」和「23」是靈數
  23. 官方設定集《Fate side material 用語辭典》—“衛宮切嗣”人物介紹(3)
  24. 二人的夫妻關係是有實無名
  25. 但在動畫中有將背影畫出來,美遊所在的世界中也有他的形象
  26. Caster專剋Assassin,而AE可以剋制下四騎
  27. 聖杯問答中被假設擁有的技能,結合切嗣的起源,就知道為什麼那隻中國製的船會不斷穿洞
  28. 只是使用魔術而非研究魔術,這種術者被稱為魔術使。以這種定義下,衛宮士郎也是魔術使
  29. .30-06春田步槍彈,美軍從一戰用到韓戰的步槍彈,八成還是穿甲彈,威力強大,後座力就連當初用M1903春田步槍的美軍士兵也略吃不消怎不用.50 BMG算了
  30. 虛淵在設定四次戰爭切嗣所使用的武器時,重視個人喜好大於實用性,是為了體現切嗣不僅以魔術師來說是異類,以槍手來說也是異類。
  31. 諷刺的是,在現實中的卡利科衝鋒槍因為其螺旋彈倉的獨特供彈結構,早期產品常常會因進彈導軌運行不順而使子彈交疊卡彈,之後雖然有所改進但只要使用的子彈品質稍差一樣會嚴重卡彈,而一旦卡彈就要將彈匣卸下清空重裝,以可靠性來說是把頗令人懷疑的武器。
  32. 也有人說這首七言絕句不是杜秋娘寫的,但因為唐朝詩人杜牧寫〈杜秋娘詩〉時加了那首七言絕句做註,所以大部分學者都認為那首詩是杜秋娘寫的
  33. 其實「僕」乃是可一定程度在正式場合使用的男性謙稱,而非小孩專用
  34. 被部分人認為是切嗣成為天煞孤星的根本原因;另外,「1+1+1+1=4」,「4」是死亡
  35. 前篇後篇PART 01後篇PART 02
  36. 設定中,聖杯戰爭的御三家以及教會負責這些事項:遠坂家是冬木市的管理者,亦即用地提供者;間桐家負責聖杯戰爭相關的魔術創造,包括令咒;艾因茲貝倫家負責小聖杯器皿與所有戰爭造成損害的賠償;聖堂教會則負責掩蓋因為戰鬥引發的事件的真相。因此切嗣造成的各種損害可以全部都算說要由艾因茲貝倫家賠償不過四次搞成這樣,艾因茲貝倫家的財產夠付嗎……
  37. 兩組分別破壞一架價值100億日圓的F-15J戰鬥機
  38. 出自虎聖杯特典廣播劇
  39. 作者都是虛淵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