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rtacus (Fate)

出自Reko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角色/Berserker(バーサーカー/狂戰士)

同步率達到100%

本條目在New Komica wiki (仮)於2024年02月19日 22:21出現新的編輯。
為了同步需要,機器人已把出現在New Komica wiki (仮)的新編輯搬過來。

如有覆蓋掉舊編輯,請於歷史紀錄中復原,同時亦檢查New Komica wiki (仮)的內容是否相容。如有更新內容,請把此模板撤掉。

關於Fate/stay night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Berserker (Fate/Stay Night)條目
關於Fate/Zero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Berserker (Fate/Zero)條目
關於Fate/EXTRA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Berserker (Fate/EXTRA)Arcueid/吸血鬼真祖條目
關於Fate/EXTRA CCC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Lancer (Fate/EXTRA CCC)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的敵對角色,請參閱Berserker (Fate/Apocrypha.黑)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炸成粉碎,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基本資料

  • 真名:Spartacus(スパルタクス/斯巴達克斯)
  • 稱號:劍鬥士、壓政、海魔達克斯[1]、愛的戰士、愛醬、叛逆三銃士、微笑boy、斯巴達克斯P、大秦的救世主
  • 身高:221cm
  • 體重:165~169kg
  • 屬性:中立・中庸
  • Master:迪姆蘭德·潘提爾→黑方Caster主人公
  • 形象色:灰
  • 特技:不明
  • 喜歡的東西:逆轉
  • 討厭的東西:專制、暴政
  • 天敵:不明

性格

萌屬性

愛好

  • 造反
    • 「如果剝削有功,那麼造反有理!」
  • 挨打
  • 試練

略歷

  • 真名為斯巴達克斯,是一名色雷斯劍鬥士,與其他人一起領導了反抗羅馬共和國統治的斯巴達克斯起義。
  • 根據不同的歷史資料和以及描述,斯巴達克斯或是羅馬軍團的後備軍並在後來被貶為奴隸,又或是被羅馬軍團所抓獲的俘虜。斯巴達克斯之後被送往卡普亞巴蒂塔斯家族的劍鬥士訓練場,並接受訓練成為劍鬥士。
  • 在這裡他暗中串聯了200多名劍鬥士,希望通過戰鬥來換取自由。後來計劃泄漏,只有78名劍鬥士逃往維蘇威火山。羅馬對此派出三十名追兵,卻遭到以斯巴達克斯為中心的奇襲而敗退。他率領這些劍鬥士在山上建立營寨,並且四處襲擊奴隸主莊園,各地奴隸和貧民紛紛投奔這裡,勢力迅速擴大到1萬多人。
  • 羅馬軍隊圍困維蘇威火山,起義軍則沿著峭壁用葡萄藤編的繩索而下,出奇不意擊敗了羅馬軍隊。經過這一仗,部隊人數迅速擴大到7萬多人。隨後,起義軍開始向北義大利進軍,想擊潰羅馬軍隊的主力。在波河流域擊敗了山南高盧總督的軍隊,隊伍發展到12萬人。
  • 後來起義軍內部分化,以克利克蘇(Crixus)為首的一支部隊分出,不久被消滅;斯巴達克斯率領起義軍直抵義大利北部的摩提那城(今摩德納),準備翻越阿爾卑斯山,各返家園;沒有成功而中途回軍,擊敗兩名執政官,直逼羅馬城。
  • 羅馬奴隸主驚恐,元老院授克拉蘇以獨裁官的權力,全力鎮壓起義者;斯巴達克斯沒有進攻羅馬,將部隊帶到半島南端的布魯提亞,準備渡海去西西里,但未成功;這時克拉蘇從背後挖掘一道兩端通海的大壕溝,企圖切斷起義軍後路;斯巴達克斯衝破封鎖,但也因師旅疲憊而陷入困境;這時又有一支部隊分裂出去。
    • 克拉蘇為了表示「自己比敵人更可怕」而恢復了「十一抽殺律」[3],把己方的4千名士兵活活打死。
  • 公元前71年在阿普里亞發生決戰;起義者英勇不屈,但終因力量懸殊失敗,斯巴達克斯英勇戰死。

故事中經歷

Fate/Apocrypha

  • 在被召喚前,Master就已經成了言峰四郎的傀儡。但因為其「狂化」等級過高,完全不聽命令,只有以二劃令咒才可以指揮一次,因此並不被重視。
  • 受到赤方Caster挑唆,獨自進攻黑方要塞。破壞了大量魔像與人造人後,因為黑方Rider的寶具膝蓋部分以下被靈體化,被黑方Caster的魔像拘束,受到黑方Lancer攻擊並捕獲。
  • Master權限被轉移給黑方Caster。但Berserker只要有仗打就可以,誰是Master沒有區別,因此並無意見。
    • 話雖如此,不能與壓迫者戰鬥依舊相當不快。
  • 赤方大舉進攻時被放出,突擊到戰場中心,與赤方Archer戰鬥。
  • 受到大量傷害後,寶具「疵獸的咆哮」的效果開始暴走,身體也開始異形化而逐漸變為海魔達克斯。之後以最大限度爆發,解放出EX級別的破壞力,一擊將黑方城堡炸至半毀。
  • Berserker自身也到了極限,在感受到給予壓迫者生來最強一擊的幸福後,微笑著死去。

Fate/Grand Order

第一部第二章《永續瘋狂帝國 七丘之城

  • 在第二章作為中立從者被召喚,加入了尼祿陣營,認為羅馬連合方是比較殘暴的一方。
  • 在攻打羅馬連合首都時被孔明用計引開。
  • 在城門和呂布一起開無雙時被阿提拉在城內解放的軍神之劍的劍光打成重傷。

活動《Apocrypha/Inheritance of Glory》

第二部第三章《人智統合真國 SIN

  • 由迦勒底方召喚的從者,相當鍾意叛逆三銃士的稱號,但被荊軻喝止不要這樣自稱。
  • 對始皇帝的愚民政策強烈不滿,與異聞帶的村民們相處融洽,並與一名男孩交好。
  • 因迦勒底提供Shadow Border的資料為條件與始皇帝休戰等妥協感到不快,帶著一部分村民前往洛陽,被主人公等人阻止。
  • 當始皇帝將凶星投下以毀滅村莊時,透過主人公的令咒及寶具疵獸的咆哮一躍而起以肉身毀滅隕石。
  • 斯巴達克斯的犧牲使當地的村民產生祈願,使抑制力啟動讓這塊原本沒有願望的土地降生出從者。

活動《夢幻泡影盈月 盈月劍風帖

  • 以無主Berserker的身分出現在特異點的盈月之儀中,代替原作的無主Berserker參孫盤踞於吉原
  • 認為Saber是壓迫者而主動攻擊,但從Saber的話語及主動收劍的舉動下判定他並不是壓迫者後主動收手,隨後和Saber組合作。
  • 進行盈月攻城戦時,與宮本伊織及李書文一同佔領「大手門」靈脈。

能力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Berserker - A EX D E D C

階級固有能力

  • 狂化:EX —讓能力參數強化,但喪失大半的理性。即使承受狂化,Berserker還能普通地說出「被束縛者方為強。因為憤怒和悲傷會蓄積起來,直到得以解放之時啊」的話。不過,由於他被固定在「總是作出最困難的選擇」這種思考上,所以無法聽進任何人的話,因此跟他互相了解實質上是不可能的。使用令咒時,必須消耗二劃令咒才可以指揮一次。斯巴達克斯果然也是不能控制的Berserker。

擁有技能

  • 被虐的榮譽:B+ — 對斯巴達克斯以魔術手段進行治療時,所需要的魔力消費量只需正常的1/4。他越是受到嚴重的攻擊,鬥志就越高漲,直至帶出全部蘊藏的力量。反倒應該說,他不被痛打就無法認真。「忍耐敵人所能給予的全部痛苦以凌駕於它,從而完全凌駕於敵人取得勝利」就是斯巴達克斯的必勝戰術。即使不用魔術,傷口也會在短時間同治癒。
  • 不屈的意志:A — 無論面對何種痛苦、絕望都覺不會屈服,極為堅強的意志。能獲得肉體與精神上的耐性,但是,對於因幻影之類的「他人誘導」而受到的傷害缺乏耐性。
    • 舉例來說,雖然對「掉進落穴」造成的傷害具有耐性,但是對「因幻影而看不到落穴,結果掉進去」的傷害沒有耐性。
    • 意義不明的限制。
  • 劍之凱旋:B —

寶具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flaDwOp.gif 疵獸的咆哮 Crying Warmonger A [4] 對人(自身)寶具[5] 0 1人
常時發動型的寶具,能將一部分從敵人那受到的傷害變換為魔力,蓄積在體內。
魔力的變換效率會隨著Berserker體力的減少而上昇。蓄積在體內的魔力,可以用來提昇斯巴達克斯的能力值、增幅治癒能力,越是受傷就越是強大。
因為這個效果,即使頭被砍裂、全身受創,也會立刻再生而不在意傷痛繼續戰鬥。如果受傷到瀕死的話,蓄積下來的龐大魔力將足以破壞眼前一切,甚至有著一擊終結聖杯大戰的可能性。[6]

以下獵奇注意→隨著蓄積的魔力增多,會開始巨大化,受傷部分如同腫瘤一般突起。
大到極限時完全變為異形,在此狀態下即使用三劃令咒也完全無法控制Berserker。
手臂增加到八支,其中三支如同腕足一般仿佛沒有骨頭,可以如鞭一般一擊粉碎巨石。其體重靠兩隻腳完全無法支撐,因此如昆蟲一般長出大量副腳。頭擠進脖子裏,如同恐龍一般上顎與下顎從兩肩處突出,眼球增加到五隻,分散於肩部、頭部、腹部。

另外,因為蓄積的魔力量極高,單純的物理攻擊打碎的地面碎片也會被魔力侵入,而能給Servant造成傷害,迴避也非常困難。
蓄積到極限解放時,可以爆發出足以改變地形的對城威力掃清戰場,將周圍變成平地。

職階為Saber時,效果改為在成功抵受對方的攻擊後回復體力和魔力,並能對同種攻擊產生抗性將其反彈。
極大逆境.疵獸咆哮 Warcry Overload 不明 不明 不明 不明
在第三異聞帶藉由御主的令咒以及原本的寶具「疵獸的咆哮」的「根據輸入改變輸出」的原理,發揮強大輸出功率的寶具。
除了能一躍而起飛入天際,威力還足以與天外飛來的隕石抵銷。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名稱
反叛吧
陰鬱的瞬間開始了。
狂熱的觀眾、罵聲、激勵、黃色的悲鳴。
將這些全部無視,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同胞」身上。
被拔掉利牙的飢餓的獅子。
因空腹而變得異常凶暴,聽說已經咬死三個人了。
不殺的話就會被殺,這點不論對於牠或自己來說都一樣。
因此,這頭野獸的死已經是板上釘釘。
――何等悲哀啊。
玩弄人與野獸性命的暴君們,現在就在那裡好好看著吧。
我斯巴達克斯,一定會揮出最後一擊的。


簡評、其他資料

  • 武器為小劍(Gladius),其斬擊甚至可以帶起強烈的衝擊波。另外,可以輕易舉起三米高的魔像,空手將其粉碎,其力量大至可怕的地步。但其最大的武器是強韌的肉體,戰鬥方式是承受對方攻擊,再加以反擊。
  • 「狂化」等級高達EX,卻可以進行對話,看起來似乎還有理性,但其實完全沒有理解或以自己的方式詮釋對方的話。
  • 全身膚色都是藍白色,加上戰鬥中一直帶著的微笑,令敵我都感到詭異而恐懼。
    • 雖然第一卷的配圖(上面的圖)的膚色是健康的,可是到了第二卷又變成藍白色,文章中也以「屍體一般的藍白色」來形容其膚色。
  • 沒有託付於聖杯的願望,有的只是渴求身赴戰場的夙願。因為對於以救濟被害者、向加害者造反為志願的Berserker而言,戰場就是只有弱者和強者的地方,充滿了他渴求不已的苦痛和試練。
  • 拒絕成為任何人的屬下,因此幾乎沒有「Berserker」職階以外的適性。而其寶具的性質也決定了,無論如何最後都會暴走而無法控制。因此在所有Servant裏,其難用程度是最高的,在這一點上自我太強的王者之類連他腳趾都比不上。此外,還是在任何聖杯戰爭裡都是絕對拿不到聖杯的Servant
    • 作為Berserker被召喚出來的斯巴達克斯,時常將思考維持在「叛逆」的狀態。因此,即使殺害御主也在所不辭的從者在正常的亞種聖杯戰爭被稱為「召喚到就確定敗北」───但是,實際上斯巴達克斯並不會積極地反抗御主。即使他的狂化是EX且無法正常溝通,但仍能判斷御主「是否為壓迫者」[7]。如果是「偶然被捲入聖杯戰爭」的御主,那並肩作戰直到敗北為止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 也就是說,他大概跟某位紅毛少年的相性大概非常好吧。但能否因此在聖杯戰爭中勝出就另當別論了。
      • 成為他第二任Master的黑方Caster在以「你的對手是侵略者,權力的走狗」說服他出戰後,也認為若當時以高高在上的態度指令他,自己就會被一直克制殺意的他殺死。
      • FGO的主角則是另一種狀況,雖然溝通還是有點困難,但可能是因為主角對他的態度不是主從,而是單純的戰友關係,所以完全沒發生上述的狀況,甚至情人節的時候還會把主角拉來一起做訓練,當然主角只能很抱歉的回應他/她做不到
    • 順帶一提連設計他的近衛都在FGO的設定集中寫下了「這傢伙和尼祿的相性大概是最差的了」,但結果二章他還是跟尼祿並肩作戰,果然是因為特異點的關係?
  • 他讓烏合之眾的叛亂軍團結一致,屢次戰勝強大的羅馬軍,可以推測他的人望和戰爭指揮能力非常卓越。但他受人愛戴更主要的因素是,因為他是「必定可以逆轉取勝」的英雄。對叛亂軍的士兵來說,戰況越是令人絕望,前方有著的勝利就越確實。
    • 因為逆轉的英雄這一威名,所以即使上面是這樣說,在知名度夠高的地區(如意大利)召喚的話就能夠以之逆轉所有敗戰,反敗為勝並取得聖杯也說不定。
  • 雖然可能性很低,但作為Saber被召喚時會更需要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在背叛的意義上)正是這位斯巴達克斯的棘手之處。
    • 但是,其使用難度並不影響其實力。無論相性如何,他極高的攻擊力,防禦力和再生能力意味著他任何時候都是非常難以擊倒的極惡Servant。
      • 順帶一提,他的事跡實在太對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口味[8],因此所以如果馬克思[9]作為聖杯大戰的Caster甚至作為他的Master召喚他出來的話,相性將會好到不得了。當然言峰四郎就麻煩大了。
  • 另外關於他的個性在FGO中描寫也有所差異
    • 大部分情況由神奇東出和櫻井執筆時,他的性格猶如精神病一樣,我行我素、完全不聽話、不思考也無法講出什麼道理。
    • 但在第二部第三章登場時,可能是因為操刀劇本的是他真正的原設定者虛淵,雖然我行我素、不聽勸的狀況仍在,但多了會體貼旁人(主要是對自己認定的被壓迫者,例如當地的住民)的那一面,也會認真思考自己的存在意義等,讓不少早就習慣東出與櫻井筆下那瘋癲一面的玩家們驚訝不已。
    • 而在綱屋執筆的盈月劍風帖活動中雖然依然是一副瘋狂的模樣,但也用短短幾句點出武尊的過往並讓武尊放下武器停戰,而確認武尊為善的本心後也停止攻擊了。
      • 於是武尊成了繼輩前後第二個被斯巴達克斯嘴過的人
  • 在TM的2015愚人節企畫中,以藝能事務所「インペリアルローマ・プロダクション」的社畜劍鬥士製作人「斯巴達克斯P」登場。之後這個捏他也在FGO的2020泳裝活動出現過。
  • 在Fate/Grand Order中以1星角色實裝
    • 作為1星角色二圍都很抱歉[10],不過他的價值在寶具與耐久生存性,簡單來說就是1星的弱化海叔/阿周那(Alter)
    • 做為寶具擁有無視對方防禦力的極大輸出的能耐,面對防禦力點超高的敵人[11]都能打出強悍的傷害。
      • 雖然寶具的設定上是不斷累積傷害到最後自爆,但跟大英雄不同,本作的斯巴達克斯使用寶具不會自爆,可能是跟芙蘭一樣設定成可以自由控制出力了
    • 即使沒有赫拉克勒斯的迴避,但擁有每回合自我補血(第一技,做過強化任務後回血量會倍增)、為自己賦予根性狀態與打完強化任務後可得到的第三技瞬間補血能讓他多在場上待久一些
    • 加上絆禮裝帶有另一次自回50%生命的根性狀態,讓他生存性更大幅增加。
    • 除此之外,二技強化後加上了充填30NP的效果,配上三技的B卡強化,周回的效果絕佳,嫌醜的一用就真香

名台詞

  • ははははは。これはいい、これは素晴らしい。
    雲霞の如き敵兵、そして我が身は満身創痍。
    ああ、これでこそ――勝利するときの凱歌はさぞや叫び甲斐があるだろう!

    「哈哈哈哈哈。這真棒,這真是太棒了。
    一望無際的敵兵,而我滿身瘡痍。
    啊啊,正因為如此——才值得在勝利時高唱凱歌啊!」
    • 膝蓋以下被靈體化,全身被黑方Caster的魔像拘束時,仍在大笑。無論是怎樣絕望的戰況,如何的傷痛,都不能動搖他對勝利的信念。
  • 雄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々(オ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ォ)———!!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 如同小山一般大小的異形巨人,發出一生中最大的吼叫。
  • さあ、愛を受け取り給え!
    「來吧,接受我的愛吧!」
    我が誇りを受けるがいい!
    「接受我的尊嚴吧!」
    おお圧制者よ! 汝を抱擁せん!
    「喔喔壓迫者啊!讓我擁抱汝吧!」
    ふはははは! 愛! 愛を!
    「啊哈哈哈哈!愛!用愛!」
    • FGO中的攻擊台詞。
  • 「ふあぁぁはははははは! 行くぞっ! 我が愛は、爆発するぅぅ!」
    「哈哈哈哈哈哈哈!上!我的愛會爆炸!」
    「叛逆こそが我が人生!大彼方の圧制者よ!刃を持って汝を打ち砕かん!」
    「反叛即為吾之人生! 遠方的壓迫者啊! 我要用刀刃將汝徹底粉碎!」
    • FGO的寶具台詞。下一秒(ry
  • バーサーカー、スパルタクス。さっそくで悪いが、君は圧制者かな?
    「Berserker,斯巴達克斯。 不好意思先問一句,你是壓迫者嗎?」
    主従?
    「主從?」
    主従関係など不要である。万人に区別なし
    「主從關係毫無必要。 萬人皆平等」
    許せぬ物か。圧制者とは永遠に相容れることはない。死ぬがよい
    「不能原諒之物。 我與壓迫者永遠水火不容。 都死光就好了。」
    • FGO的召喚與房間台詞,能看出他對壓迫者的厭惡。
  • 圧制者と聞いて!
    我聽說有壓迫者!
    • 2-3裡被達文西以「反逆三銃士」的身分被介紹的台詞。
  • まあまあ。圧制者に怒り募らす想いは我らとて同じ。どうか暗殺の英霊、荊軻どのにも共に戦っていただきたい!
    「算啦算啦。我們都同樣懷有對壓迫者的滿腔怒火。希望暗殺的英靈荊軻,務必與我們並肩戰鬥!」
    • 面對荊軻身為三銃士一員的不滿做出的勸戒。
  • 見過ごしていた美と善に気づき、看過しきれぬ醜悪さに気づく。それが成長というものだ。
    「留意到曾經擦肩而過的美與善、留意到無法置若罔聞的醜惡。這就是所謂的成長。」
    • 將少年帶出村外,表示少年想出村外的心情是正確的。
  • なれるとも。スパルタクスには誰でもなれる。人生とは即ち、逆境への叛逆に他ならないのだから!
    「當然可以。誰都可以成為斯巴達克斯。所謂的人生,無非就是衝破逆境起身反叛啊!」
    • 少年詢問自己能不能夠像斯巴達克斯一樣高大時,對少年做出的鼓舞。
  • 踏み止まり見届けるというのもまた勇気ある行為である。少年よ、君は恥じる余地などなく強かったとも。
    「站穩身軀見證也是一種勇氣可嘉的行為。少年啊,你很堅強,不必感到羞恥。」
    • 少年在眾人與魔獸戰鬥時因為害怕地在一旁看著而向斯巴達克斯道歉,斯巴達克斯做出的回應。
  • 民には、自由が与えられるべきなのだ。
    戦うための牙、未来への希望、そういったものを掴み取って初めて、競い合うことが許される。
    無論、私はマスターのサーヴァントだ。
    マスターの属する陣営、汎人類史の勝利を懸けて戦う。その意志に一片の曇りもない。
    だがな、人の誇りを讃える者として敢えて言おう。
    生き残るべきが汎人類史の側だと決めつけて進むべきではない。

    「人民,應當被賦予自由。
    只有獲得用於戰鬥的獠牙、對未來的希望,才被允許互相競爭。
    當然,我是御主的從者。
    我會賭上御主所屬的陣營、泛人類史的勝利去戰鬥。這份意志沒有蒙上一點塵埃。
    但是,身為讚頌人類尊嚴之人我必須這麼說。
    絕不可心懷泛人類史才是應該存續下來那方的想法前進啊。」
    • 因為懦弱的民眾而觸發了身為反叛者的開關,雖然說的話比平常多但和平常一樣是在心中自成一套的大道理。
    • 既無法理解、也無法改變,這就是所謂的Berserker。
  • 我が身と、そして我が同胞が流す血の果てに、いつか、或いはこんな笑顔を見る事が叶うのではないかと――
    そう夢見た眺めが、ここにある。ここは、私には遠すぎた理想の世界なのだ。

    「我和我同胞的鮮血,或許有朝一日,也會化作這樣的笑容吧——
    那如夢似幻的景色,就存在於此。這裡,是離我過於遙遠的理想世界。」
    • 眼見因為御賜而歡快的民眾,有感而發說出的台詞。
  • 〇〇よ。未だ圧制者ならざる者よ。
    今こそ、その権能をスパルタクスに示す時が来た。
    我に令呪を課すのだ。
    そしてただ一言、命じるだけで良い。跳べと。

    「〇〇啊。還沒有成為壓迫者之人啊。
    現在正是將你的權能展現給斯巴達克斯的時候。
    對我使用令咒。
    然後只用一句話,命令我。跳起來。
    • 面對從天而降的凶星,對御主所下的指示。
  • 「哦哦,此時此刻,我的雙腳正反抗著引力!———人們啊!!刮目仰視吧!!這飛翔正是解放的極致!!顛覆逆境的荒唐無理!!自由之翼!!若你是壓迫天空的災星,那我就是照亮大地的反叛晨星!!!哦哦哦哦哦——!!」
    「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這份痛楚就是我的榮譽!我的生命!我的愛將在這裡炸裂!」
    極大逆境.疵獸咆哮Warcry Overload!」
    • 犧牲自己毀滅凶星前一刻也不忘狂吼自己一生至終的理念。
    • 下一(ry
  • ハハ、さすがに檄が重い。それでこそキャメロット円卓随一の益荒男よ。
    「哈哈,還真是霸道呢。不愧是卡美洛圓桌第一的男子漢。」
    • 墜落後被莫德雷德接住,對對方一句「你不是墜落而是降落」做出的回應。
    • 莫「渾蛋誰是男的啦」
  • ハハハ。死なぬよ。スパルタクスは滅びはせぬ。その小さき胸に不屈の闘志が、尽きせぬ叛逆の灯が宿るなら……それこそが我が命なのだ、友よ。
    「哈哈哈。我不會死啦。斯巴達克斯是不滅的。只要在你那幼小的胸膛中還寄宿著不屈的鬥志、不滅的反叛燈火……那就會是我的生命,朋友啊。」
    • 與在第三異聞帶結識的少年所做出的最後道別。
  • いや指揮云々、圧制云々より以前の話である。回避中の相手に向けて宝具攻撃を発動させるなど……
    「那是在指揮、壓迫之前的事情了。你居然要我對處於迴避狀態中的對手使用寶具攻擊……」
    • 虞姬幕間中,對其指揮能力的吐槽。
  • (……淑女?)
    • 虞姬的幕間中,對項羽一句「吾妻不是武士而是淑女」內心OS。
  • 「能看見!我可是能看見的!你,那血淋淋的雙手!」
    「那把劍,是為了趕盡殺絕不服從之人!汝,是走過鏖殺征伐之人―――即為壓迫者!」
    • 活動《盈月劍風帖》中,用短短幾句話點出了武尊生前的過往。

相關人物

生前

  • 克拉蘇——敵人。羅馬軍的主帥,最終敗亡在其手中

Fate/Apocrypha

  • 黑方Caster——第二任Master
  • Ruler——聖杯大戰最高權力者,反叛的對象

Fate/Grand Order

  • 荊軻莫德雷德——叛逆三銃士夥伴
  • 秦始皇——第三異聞帶的反叛對象
  • 哥倫布——壓制者等級高達89%,只差一點就是反叛對象
  • 阿拉什——同中之人且同為一星的自爆寶具使用者

相關

回應

討論:Spartacus (Fate)

備註

  1. 異形化後
  2. 例如FGO2-3中的異聞帶居民
  3. 具體的實行方法為把受罰的部隊分為每十人一組進行抽籤,被抽中者將被同組的士兵活活打死
  4. 《FGO》中完成了寶具強化任務後升為A+。
  5. 極限爆發時則是威力能達到EX級別的對軍寶具。
  6. 傳說斯巴達克斯的屍體被撕得粉碎,無論在戰場的任何地方都無法尋獲。分明是暗示他在臨死前自爆了。
  7. 亞種聖杯戰爭的參戰者幾乎都是魔術師,斯巴達克斯會確實將他們分類在壓迫者的範疇。
  8. 馬克思說過他極為尊敬之
  9. 或是任何一名共產主義哲學家
  10. 明明長滿一身肌肉筋力還有A,攻擊白質卻是全遊戲最低的;相對的有著一星角裡最高的HP
  11. 例如尼祿祭再臨超高難度關卡的齊格飛